d7g95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終極小村醫笔趣-第兩千八百零二章 巨頭隕落熱推-vem42

終極小村醫
小說推薦終極小村醫
第两千八百零二章
虚空,凝固,时间也在这一剑下停止。
昆仑的百万修士,在这一剑下,如同是静止的画面。
直到剑光穿透了昆仑天宫,时间仿佛才重新运转。
所有修士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自己身体和四周,脑海中冒出一个巨大的疑问来,这就结束了吗?
那一剑是如此可怕。
但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啊?
忽然,一个修士感觉身体传来无数针刺般的剧痛来,他痛苦的嘶吼起来,下一刻,无数细小的剑气从他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中喷发出来。
砰!
修士炸成了一团血雾。
从距离龙小山最近的修士开始,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无数的修士开始嘶吼,紧接着,剑气从体内迸发,爆炸成血雾。
砰砰砰砰砰!
甜婚蜜爱:天价替身妈咪 袁诞
昆仑上空,毛骨悚然的炸裂声不绝于耳,密密麻麻,爆炸出的血雾染红了昆仑的天,那是极致残酷却又凄美的画面。
血雾凝聚成血云,血云滴落下血雨,哗啦啦!
血如雨下不再是形容词,而是一个真实的场景。
许多年后,还有头发花白,苍老无比的东胜域修士,回忆起那一天来,很多的细节都模糊了,只记得那天昆吾山下起了万年不遇的血雨,雨好大!好红!
福謀 緋我華年
炸裂声终于停止了。
百万修士,直接消失了四分之一。
籃筐之上 救贖小艾
剑气贯穿出的,是一条血色的长河。
剩下的修士,虽然因为分散,侥幸没有被那一剑带走,然而,他们的视野内,只剩下刺眼的红。
血雨瓢泼,染红了他们的衣服,头发ꓹ 模糊了他们的视线ꓹ 他们伸手,噼里啪啦的雨水在他们手掌上迸溅,滑落。
这不是雨水ꓹ 而是他们的师门长辈ꓹ 师兄,师弟,师姐ꓹ 师妹……
一剑!
仅仅一剑!
死了!
都死了!
啊——
有意志不坚的修士根本无法承受这一幕,心理直接崩溃了ꓹ 癫狂的嚎叫,意志混乱ꓹ 走火入魔,从空中坠落。
没有崩溃的修士也瑟瑟发抖。
他们甚至不敢抬眼去看天穹上那道身影。
这一剑没有带走他们的性命,却带走了他们自信,尊严ꓹ 只剩下恐惧ꓹ 无助和难以磨灭的神魂创伤。
是的。
这就是炼心一剑。
当初在海底ꓹ 龙小山战犼苍时ꓹ 曾小试牛刀,一剑将这位犼氏一族最强的半步妖皇击败。
如今,这炼心一剑更加的圆满了。
即便剑婴不出ꓹ 也几乎媲美天君一剑了,而且这一剑ꓹ 最可怕的不止是毁灭肉体的锋芒,更有摧毁意志的恐怖剑意ꓹ 所以叫炼心一剑。
唯能极于情,才能极于剑!
《慈航剑典》剑心通明ꓹ 圆满!
百万昆仑修士,四分之一被一剑斩灭ꓹ 剩下四分之三,也被炼心一剑直接摧毁意志,可以说,后半辈子也无法走出这一剑的阴影了,更别说继续修行。
这就是顶尖大能与普通修士的差距。
从不以人数论。
当然也不是说,全部都失去战力了,那几十个顶尖的真仙虽然也神魂受创,但还没有到失去战力的程度,但是他们怎么敢再上前去。
刚才龙小山是没有刻意针对他们。
只是对着百万修士发出一剑。
若是现在他们上去,那简直是厕所里点灯,龙小山一剑就能扫平他们。
虽然龙小山这一剑没有特意针对谁,但有个例外,就是那只坤元子控制的妖禽,龙小山这一剑,有意往那个方向偏转,所以,尽管那只妖禽躲在最后面,也难逃诛杀。
砰!
妖禽炸裂的瞬间。
补天鼎内,坤元子身躯一晃,脸色瞬间白了一下。
站在他身旁的无尘子,敏感的注意到这一点,连问道:“师尊,您怎么了?”
坤元子眼底深处的惊惧一闪而过,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有一点脱力。”
他不敢直言相告。
若是让无尘子等人知道龙小山一剑便破了昆仑百万修士,怕是意志都要动摇来,如今他们被困鼎中,若是失去意志,将是极度危险的事。
但是直面那一剑,分身被灭的坤元子,实则神魂已经受创了。
他没想到,都已经被逼到这种程度,龙小山还有底牌,那极致的一剑,让他千载不灭的意志都产生了动摇,甚至隐约感觉到了一丝末日来临的气息。
他不敢再想下去。
分身被灭,现在他已经成了瞎子,聋子,再也感知不到外面一点情况。
“坤元子前辈,外面如何了,那龙小山到底要倒下没有?”镇天海阁阁主沉声道。
坤元子眼神收缩了一下,低吼道:“快了,快了,再坚持一下,谁也不要留力,龙小山坚持不了多久了,他快油尽灯枯了,一定要冲出去!”
无尘子眼中闪过一丝狐疑,他总感觉师尊有些不一样了。
但此时,他也没有时间去追问。
众巨头听了坤元子之言,更加卖力的轰击起巨鼎来,不过他们的脸色皆是狰狞,痛苦,不住的往嘴里吞服丹药,要知道这补天鼎内的温度是极其恐怖的,连天宝都能融化。
他们虽然仗着法宝强大,修为高深能支撑到现在,但是每一刻的消耗都是巨大无比。
同时他们还要支撑着无上天宝的攻击。
无上天宝对他们而言,本身就是超负荷的法宝。
都是迫不得已才动用的。
之前他们和龙小山大战已经消耗很大,在补天鼎内又狂攻了许久,哪怕是巨头人物也是力竭了,只是靠着意志和丹药在支撑。
此刻的龙小山,感受到补天鼎的剧烈震动,他的眼神也变得越发的淡漠,冷酷。
心中的天使
一剑震慑了百万昆仑修士。
如今,他可以全力以赴,炼化这九人了。
只见他取出了一枚赤红色的古老天丹,直接吞了下去,这是从千面寺遗址中得到的上古天丹,药力极其恐怖,连龙小山都要谨慎使用。
但此刻,他不再犹豫。
人鬼殊途,请君远离
恐怖的药力,贯穿了龙小山的四肢百骸,他整个人都被药力冲击得身躯膨胀,血肉几乎燃烧起来,七窍都喷出了赤红色的光芒,龙小山直接腾空而起,双掌猛的拍打在补天鼎上。
比之前更加浩荡的法力涌入补天鼎中。
轰!
补天鼎上那些玄奥的道图闪耀出刺眼的光芒,九大火窍中喷出的火焰,一下子粗大了数倍,一道道紫红色的火焰贯穿鼎内世界,甚至在鼎中凝聚出了一个刺眼的太阳,火焰尽情的喷发。
噼里啪啦!
鼎内九大巨头身上的法宝都如干柴一样点燃来,他们痛苦的嘶吼起来,连着他们的头发,衣服都燃烧了起来。
他们朝着坤元子狂吼:“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么热,发生什么事了?”
“你不是说那龙小山快要油尽灯枯了吗?”
坤元子此时也被高温灼烧得痛苦无比,此时被诸巨头质问,他根本回答不出,因为他分身早就被灭掉了,现在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坤元子嘶吼:“坚持住,他这是回光返照,想和我们同归于尽,他就快完了,快完了!”
众巨头虽然已经产生了怀疑,但都到了这一刻,不拼命就是死,所以他们也疯狂了,将大把的丹药塞进嘴里,燃烧精血,做最后一搏。
只是他们终究低估了补天鼎的威力,低估了上古天丹的威力。
任凭众巨头如何拼命轰击补天鼎。
龙小山都神色不动,将各种丹诀加持在补天鼎上。
终于!
有人承受不住了!
恐怖的火焰之力,撕开了邬戬身上最后的一件法宝防护,天魂刀虽强,奈何是件兵器,根本护不住他,而他修行的黑魂功法,本身就被火焰之力克制,所以他是最先被攻破的。
当火焰之力贯穿他的身躯。
邬戬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嚎叫。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他只惨叫了一句,便戛然而止,因为失去了天宝的防护,邬戬的肉身在恐怖的火焰下,脆弱无比,瞬间就被融化了。
神魂俱灭。
剩下了八巨头看到这一幕,脸色铁青,眼神中有无法掩饰的恐惧。
开战到现在,这是陨落的第一个巨头。
就在他们眼皮底下。
而这,很可能仅仅是一个开始。
因为邬戬的实力不比他们弱多少,既然邬戬死了,他们还能坚持多久。
忽然林红音发出了一声尖叫,有着难以言喻的惊恐。
“红音,怎么了?”项龙冲到他身旁。
林红音手指颤抖,指着邬戬化灰的地方。
众人看去,脸色皆惨白无比。
只见那里,有一团晶莹剔透的黑色液体,载沉载浮。
邬戬虽然死了,但是火焰将其一身精血法力都提取了出来,熔炼成了一滩浓郁的精华。
补天鼎,它不是一般的鼎。
它是丹鼎,专司炼药。
战斗只是附属。
修行到半步天君,本身就吞服了不知道多少灵丹宝药,天地精华。肉体,金丹,蕴含了难以想象的精元,随便一滴血,让普通人吞服,都能长生百载。
若是用药材论,什么宝药能比得上一尊半步天君的精华。
八巨头看到这一幕,怎不恐惧。。
死不是最可怕的。
更可怕的是死后,还要被人炼成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