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53ju人氣言情小說 荒島之王-第四百四十二章 你們是不是已經熬成粥了吧?閲讀-nielw

荒島之王
小說推薦荒島之王
一看到曲洪波醒了,杜欣儿连忙高兴地跑过去把他扶了起来,并倒了一杯热水让自己的导师先坐下再说。
原来这个曲洪波打刚刚就已经恢复意识了,只是身体一时还动转不了,只能四肢僵硬地躺在地上,不过却把顾晓乐和宁蕾刚刚回来以后讲述的那番事情听了个明明白白。
虽然这个老头子刚刚从鬼门关里面转了一圈出来了,但是精神确实极度的亢奋,双手不断地比划着说道:
“你们说的那处实验室在哪里?我现在就要下去看看!这种伟大的发现我是绝对不能错过的!”
对于这么一个突然出现的搅局者,顾晓乐真的是有些无语了。
当然他也不否认曲洪波说的不是一点道理没有,那团隐藏在地下实验室陨石坑里的诡异物质,对于他们现在而言根本就是一个可怕的存在。
“我说曲教授是吧?我们现在这些幸存者作为一个小小的团体,一直都是在这座荒岛上艰难地生存着。
我相信您也能知道,外面领着大部队的冷子峰对于我们这些人一直是虎视眈眈,还有那些袭击的生化日军,这些都是可怕的麻烦!
所以我们现在根本不想多事,只想安安全全地从这里出去到外面获救而已!就是这么简单!”
顾晓乐耐心地解释着说道。
他的说法也马上得到宁蕾的支持:“顾晓乐说的一点没错,现在我们对什么伟大的发现,什么对人类的贡献根本都不感兴趣!我们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从这里逃出去!”
其他几个女孩子也都纷纷表示不想参与曲洪波说的什么伟大发现!
只有后来的杜欣儿以及达西亚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
她们两个很清楚,现在这里可是这个顾晓乐说了算,就算老头子再急三火四地要求下去也是没用的。
曲洪波看到这种情况也不得不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既然你们不想和我一起成为这个跨越时代伟大发现的见证人,我也不勉强,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破坏这里的一切!等外面冷子峰的人到了以后,再展开研究工作好了!”
玩票线人
顾晓乐一听,什么?还要等那个心里变态到了以后?那家伙到了以后怎么展开研究工作,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小命肯定是保不住的!
不过他随即一想,最多到明天中午,那条密道也差不多可以打通了。
到时候老子等着自己的这些大大小小的如花美眷们,早就两鸭子加一鸭子,撒丫子就跑了!
缺心眼才在这里等你们慢慢研究下面的那团诡异物质呢!
至于到时候你们这些家伙是死是活干我屁事啊!
所以顾晓乐也点了点头说道:“曲教授,我尊重您作为一个学者的求知欲,这样好了,只要我们一离开这座要塞,您愿意怎么研究就怎么研究!
至于这座要塞本身,您放心我们是肯定不会破坏的!”
“那就好,那就好!”曲洪波连连点头,随即又看了一眼顾晓乐身后的宁蕾奇怪地问道:
“这位漂亮的小姐一定就是冷子峰这一次兴师动众要找的那位出逃的未婚妻吧?
果然是天香国色,晓乐兄弟你也算艳福不浅啊!虽然现在被那个冷大少追杀的很凶,不过你放心,只要冷子峰来了,老朽一定豁出这张老脸来,为你求个情!
相信你们年轻这点小事一定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花都兵
顾晓乐听得差点没骂出来,心说:“我信你个鬼啊!你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不过脸上还是带着几分客气的笑意,连连点头表示感谢!
就这样,几个女孩子重新回到了里间的卧室里继续休息,而曲洪波顾晓乐傻小子刘失聪以及那个还在地上一直昏睡着的眼镜学霸男睡在外面。
要说,曲洪波不亏是生物的教授,一眼就看出大白猫的奇特之处。
“奇怪啊!这只大猫的种类我怎么重来没有见过吗,甚至在已经灭绝的动物化石里也没有看到过!
可是我却有一种错觉,又似乎是在哪里看到过它的同类,但是又有点不太一样呢?”
面对曲洪波的疑问,顾晓乐一伸手把牡丹唤了过来,掏出一块肉干塞进它的嘴里,并不断抚摸着它脖颈上的长毛说道:
“曲教授就是曲教授,这猫你一定见过,不过只是那些都是普通的版本!
云之破晓
而我们的牡丹则是安哥拉猫中的PLUS版本!”
“什么?这猫还有PLUS版的?”曲洪波被顾晓乐的话弄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顾晓乐嘿嘿一笑:“曲教授,你不用当真我也只是打个比喻!其实这只大白猫很可能是当初接受日军生化实验的产物,当然具体是怎么回事估计也就只有外面的那些生化日军知道了!
对了,曲教授你和冷子峰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顾晓乐话锋一转,开始问起了这个曲洪波的根底来。
殘王的風流紈絝妃
美女的近身医王 科科小超人
这个曲洪波也是老江湖,马上哈哈一笑地说道:
“要说我和冷家的关系,那可就话长了,当初我还只是一个学院派教授的时候,就是冷总也就是外面那个冷子峰的老爸慧眼如炬地发现了我。
而且还出巨资为我户外探索考察赞助,当然了,我对冷家也算是有所报答,这么多年下来光是世界各地一些奇异的山体矿脉或是海底资源,我都没少了告诉他们!
所以说,晓乐兄弟帮你求情的那件事儿,你大可把心放到肚子里,你看我这个人胡子都有些白了,还能撒谎骗你一个年轻人吗?”
顾晓乐心说:你胡子白不白,跟你撒谎不撒谎有一毛钱关系吗?
不过现在的他也已经学的油滑了很多,脸上还是带着笑意地说道:
“那就到时候有劳您多费心了!”
听到顾晓乐这么恭维自己,曲洪波用手抹着自己花白的胡子得意地一笑:
“好说,好说!不过,晓乐小弟,求情这点小忙我是一定帮定了!
但是在这之前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那个冷子峰的未婚妻宁蕾宁大小姐到底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说到这里,这个平时看起来文质彬彬德高望重的老教授突然压低了声音:
“你们两个是不是早就生米煮成熟饭了?不会是已经熬成了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