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美食供應商 會做菜的貓-第一百八十四章民宿一條街熱推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美食供应商
“袁老板,晚上好。”
陶然看到袁州将手里的东西弄完以后,洗了手就出来,立刻出声问好。
倒不是说因为袁州一直严肃着一张脸她害怕他,没有这样的意思,虽然袁州板着一张脸,没有什么亲切的神情,气势还强,但陶然比较小的时候就出来讨生活,对于别人的善意和恶意还是能够十分明显感受到的,所以一点也不怕袁州。
她对于袁州很感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出她心中的感激之情一样,一直都是这么有礼貌的。
“晚上好。”袁州微微缓和脸色点头道。
“请问今天有没有桃胶牛奶这道菜?”陶然小声问道。
第一次来询问的时候,陶然问的是蜂蜜银耳,但是当时没有,碰巧就遇到了牛奶桃胶也是她可以吃得起的,于是就买的牛奶桃胶。
而这个日子自然伴随着桃胶美妙的滋味一直存留在记忆里。
每个月的这一天她都会来问问,要是有的话,就会买回去打牙祭,这可是难得吃袁州这位华夏厨王做的菜的机会,陶然是十分珍惜的。
目前来说她的运气还是挺好的,至少每一次来都能碰巧遇到有牛奶桃胶的日子,即使这样,陶然也会每次都问,否则不成了她就是来要桃胶的,那成什么样子了。
毕竟陶然知道牛奶桃胶和蜂蜜银耳属于特价菜品不是随时都有的。
“有的,还是一份吗,钱你知道的,直接转过去就是,将搪瓷缸子给我,我去帮你盛。”袁州看了看她拿在手里的白色搪瓷缸子道。
之前陶然来买也是想要带走的,其实要不是之前袁州完成了任务,可以将店内的食材带出去,就是想要卖也是没有办法的,不得不说小陶然的运气是真的好。
也是因为这是一份需要带走的菜品,陶然也是格外小心的,她是知道的,目前小店这里并没有开启外卖,只有少数几个人有这样的待遇。
陶然是既高兴又感激,自然也不想给袁州惹什么麻烦,这也是她每次即使很早就来了,但是也是会数着人数,一定想要排在最后一梯队的最后的原因。
“谢谢。”陶然诚挚道。
袁州点点头接过陶然递过来的搪瓷缸子转身回到厨房,将之前就一直炖煮着的‘咕嘟,咕嘟’冒着泡的牛奶桃胶,熄火以后,揭开搪瓷缸子的盖子,全部倒入其中,刚刚好距离缸沿一指的距离,然后‘啪’一声盖好,遮住了不断往外冒的甜香味。
虽然搪瓷缸子看着有些旧了,但盖得严严实实的,将气味几乎都锁在了里面,也是非常好的了。
其实打一开始袁州是打算让陶然拎着食盒走的,但陶然坚决拒绝,本来菜品就已经很便宜了,绝对不能让袁州还要倒贴餐具,也太不懂事了,于是坚决不同意。
考虑到牛奶桃胶其实不管是冷热都是一道美味的甜品,各有风味,不会损失其味道,袁州还是同意了。
“袁老板已经转好了,请看一下。”
刚刚端着缸子出来,陶然就立刻将手机支付的页面放到袁州面前,让他可以检查看看。
汉鼎记 不是兔崽子
最便宜的智能机刚刚好可以支持手机支付功能,其实要不是有的时候结算工钱需要用到手机支付的功能,陶然是舍不得买手机的。
她没有需要联系的人,母亲每天都会呆在家里,家里有一部座机,完全不需要多一部手机,浪费钱。
认真看了看,袁州朝着陶然点头表示确认然后将搪瓷缸子递还给她道:“欢迎下次再来。”
“谢谢袁老板。”
陶然感谢了一句以后就十分自觉地转身离开,已经耽误了袁州一小会了,不能再多做打扰了,自然不会多停留了。
袁州站在隔断那里目送陶然走出店门以后,才转身进店做下一道菜。
而陶然在店内走的时候几乎每一步都是一样的,不急不缓,但是走出店门以后,立刻就加快了脚步,她家住在距离桃溪路两条街的桂花街上,走快一点的话,大约十分钟就会到。
一刻都没有耽误,陶然双手稳稳地端着缸子,疾步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桃溪路上人很多,但陶然就是有本事在缝隙里灵活地穿越,不只是动作灵巧,就是手里的缸子也是没有一点颠簸,仿佛是一只翩然的蝴蝶一般,很快就走过了桃溪路的人山人海。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出了桃溪路以后,陶然的速度显然更加快了,没过多久,就来到一条稍显安静一些的街道。
安静其实是相对于喧闹的桃溪路而言的,其实也是很热闹的街道,当然一开始桃溪路都是半死不活的,更不用说还隔着一段距离的桂花街,但是随着桃溪路的崛起,袁州与日俱增的名气,桂花街几乎是肉眼可见的热闹了起来。
这条街上最多的就是各式各样的民宿了,因为距离桃溪路近,很多定不到桃溪路上民宿的人都会选择桂花街。
而且桂花街是首先跟风桃溪路大力发展民宿的街道,得到街道办的大力支持,只要旅客们想要订桃溪路这边的民宿,除了本来桃溪路街上有的,下一个地点的选择就是桂花街,比起桃溪路隔壁的琴台路,桂花街显然更受亲睐。
不单只因为是第一个做起来关于桃溪路的民宿,有一定的群众基础,也是这里的管理统一,不管是价格还是其他都是几乎统一的,不会出现节假日放假上涨四五倍的情况,节假日的确会贵一些,但也是有调控。
大家对于桂花街都亲切地称为民宿一条街,提及这很多游客都知道这么个地方,桂花街的街道办主任张主任那真的是笑得牙不见眼的。
陶然回到熟悉的地方,脚步更加快了,陶然家因为小,是一室一厅的结构,就是她跟母亲住都稍显挤了一点,她的房间就是隔了一半的客厅出来做的,怎么可能还有空间来做民宿,所以虽然住在民宿一条街上,陶然家也不能靠着这个生活好一些,也是无奈的。
“妈,我回来了,今天又买到袁老板亲手做的牛奶桃胶,运气真好,你又可以尝尝了。”
陶然推开门,语气轻快地对着卧室的方向说着,也不等里面的人回应,直直地朝着那边而去,脸上挂着显而易见的笑容。
卧室里一个脸色蜡黄的女人,正靠在床上努力绣着什么,大约是没什么力气,即使看着动作熟练,但是每次针穿过布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她的力不从心。
但是她一直都在咬牙坚持,还是听到陶然的声音才放下手里的针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脸上挂着恬淡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