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蓋世 ptt-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都是要死的熱推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始祖!”
血魔族的当代族长格雷克,在那巨大的紫色神座,缓缓向峡谷底部沉落时,突然果断地冲出。
茂密的红胡须,遮蔽了半张脸的格雷克,在蒙克死亡时依然镇定。
可等他意识到,代表他血脉源头的阳脉,并不是要栽培造就虞渊,而极有可能是被虞渊给吞没消融时,格雷克终于不再淡定了。
咻!
格雷克化作一道猩红闪电,竟比至高妖凤端坐的神座都要快,直奔虞渊那道高大的阳神而去。
極品修真少年
他这可不是要挡妖凤,而是要唤醒阳脉!
滂沱大雨般的血色晶珠,随着格雷克一同浮现,每一颗血色晶珠内部,仿佛都有一个格雷克的小小血魂。
他的血能,他的灵魂意识,他那座生而具之的“生命祭坛”,都在血色晶珠中。
——只为唤醒阳脉!
“倒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好奴才。”
妖凤愣了一下,慢吞吞下沉的紫色神座,也在半途停了下来。
她阴冷的妖眸,追逐着格雷克的血色光影,看着漫天落下的血色晶珠,解析内藏的深意,赞许地点头道:“还真是一条好狗。为了它的苏醒,竟然不惜耗费自身的一切,你是知道只要它能存在,你终究还能复活是吧?”
格雷克充耳不闻。
地底千丈,那条原本宽阔如今却渐渐干涸的血色长河中,不动如山的另外一个虞渊,身高近百米,通体绽放出夺目的血色晶芒。
这具神奇体魄,如最剔透的血红宝石雕琢而成,内中一条条筋脉化作赤红闪电。
但凡是血肉生灵,仅仅只是离他近一点,仿佛都能找到和自身对应的血脉真谛。
流淌在四肢百骸,在虞渊阳神经络内的灵魂意识,因格雷克的沉落而突然聚拢。
一束束赤红幽电,飞入到他脑海时,虞渊的阳神睁开了眼。
深红色的眼瞳深处,仿佛藏着两片广袤无垠的血色海洋,且有亿万碎小血晶沉浮,看起来像是一颗颗赤红繁星,化作的两个奇异血色星海。
这个他冲着格雷克微微一笑。
那些从天而落的,格雷克分离“生命祭坛”而成的血色晶珠,虚空中猛地静止。
血色晶珠里头,格雷克的血魂,诡异地凝为纤细的血色溪流。
格雷克精神一阵恍惚,自我的意志和记忆,像是被强行篡改,逼着他扭曲思想。
喀!喀喀!
本该落向那条血色长河,点燃零星半点阳脉灵智的血色晶块,又神奇地相互寻找着,迅速堆砌了起来。
堆砌为,他格雷克生下时就有的那座生命祭坛。
神色茫然的格雷克,看着那座“生命祭坛”又飞到他身旁,然后钻入到他的胸腔,成为他心脏的一部分。
他强壮的魔躯微震了一下。
旋即,像是被换了一个魔魂的格雷克,朝着睁开眼微笑望着他的虞渊,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
如面对他的始祖,造就出整个血魔族群的阳脉,一副谦卑样。
“这……”
融入千万魔魂的大祭司里德,和披着黑暗法袍的夜魔族族长弗莱克,还有更多如阿德勒、西米茨般的九级魔神,被下方诡异的一幕震惊。
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为何在短短时间,格雷克的态度竟有如此大的转变?
“已经可以做到这样了?”
沉静端坐在紫色神座,见证了所有变化的妖凤,摸着精致的下颚,凤目内透出盎然的兴趣,“不错,我忽然开始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了。血魔格雷克,也曾重创天虎,还趁我不在时,来浩漭闹腾过一番。”
由小棘龙化作的那杆紫金色长枪,被她一只手握着,隔空刺向重聚“生命祭坛”,并向虞渊恭敬行礼的格雷克。
哧啦!
锋利无匹的紫金幽电,从格雷克胸腔的“生命祭坛”透体而出。
尚未来得及调整一下情绪,还没做好更换攻击目标的格雷克,被她给一抢穿透,而且这杆紫金色的长枪,还插在格雷克体内。
隱婚甜妻拐回家 小說
长枪内,三十六条发丝般纤细的晶芒纹络,渐渐变得明耀。
透着她独有的紫色妖霞。
守護甜心
长枪如有意识般地扭动,暗藏着的,属于她的血脉奥秘,立即向格雷克胸腔内,被枪尖刺穿的“生命祭坛”而去。
“咦!”
悬空的虞渊本体微颤。
里德和弗莱克同时惊叫。
虞渊的那具阳神体内,还有阳神坐落的血色长河中,如有三十六条巨蟒天龙扭动着,对阳脉和虞渊的阳神同时开始了入侵!
仅仅只是通过格雷克体内的那座“生命祭坛”!
呼!呼呼!
如呼应着至高妖凤的无上神通,笼罩源血大陆的界壁天幕内,也有三十六头类似的古老大妖,在那方变为梦幻紫色的血色异界咆哮。
“弗莱克!”
大祭司里德一声沉喝,被他以圈养的小魔头炼化的千万亡魂,因那根枯木法杖的指引,扑向了妖凤透出紫色神座的一对羽翼。
“魔魂,呵。”
没离开神座的妖凤,两只巨大羽翼晃动着,掀起了湮灭众生的飓风。
刺耳的怪啸声,伴随着风雷的疾速穿梭,不知多少受大祭司里德驱使的亡魂,在数十里外就化作飞烟。
有一片片紫色羽毛,变为玉石般的色泽,内中隐现出万物枯亡的末日画面。
不少较为强大的亡魂魔灵,只是看向那些羽毛内显现的世界,就和那些世界内的景象一般烟消云散。
夜魔族的当代族长弗莱克,将魔魂注入到黑暗法袍,如化作一条黝黑的法则纽带,缠绕向神座内的凤影。
天色骤暗,有隐秘的怪物和异灵,趁机侵入妖凤的凤首部位。
“弗莱克,夜魔族的族长,有趣。”
慢吞吞挺直身躯的至高妖凤,很有耐心地,等着那条黝黑的纽带接近,这才突然伸手掐住。
如掐住一条毒蛇的七寸。
“我好像杀过不止一个,夜魔族的族长,都是如你般的大魔神。”
她皱眉思考着,也不是很确定的样子,“实在是太久远了,你们这个外域天魔族群,每隔一阵子,就会冒出一批大魔神出来。其实都差不多,也和你一样,和里德一样,战力水平没有太大的出入。”
她慢慢地用力,被她掐住的那条黝黑纽带,里面弗莱克的魔魂渐渐碎灭。
在弗莱克的视野和魔魂的感知中,有道道粗阔的紫色光柱,碾压着他的魔魂,敲击着他的一缕缕魔念。
他痛不欲生,却又无力抗衡。
而至高妖凤的那番话,也摧毁了他的自信心,让他知道他这个夜魔族的族长,和以往的那些先辈前贤,本质上没有区别。
终究都是要死的。
“都是要死的。”
妖凤帮弗莱克说出了这句话,她语气充满了讥讽,看着被长枪穿透的大魔神格雷克,看着一点办法都没的大祭司里德,还有离死亡渐渐逼近的弗莱克,“说什么能永生,有着无尽的生命,可纵观你们外域天魔的历史,除了贝尔坦斯外,谁是真正不朽的?”
“有无限的生命,并不意味着就能永远活着。没有相应的实力,在这个变幻莫测的残酷世界,不还是要被我这样的存在斩杀?”1
“别说你们了,我们浩漭的人族至高,同样有无限生命,可又有谁是永恒的?”
“神魂宗覆灭以后,不就只剩下一个韩邈远?他……也未必能熬过此劫。”
妖凤突然转身。
她的目光越过梦幻的紫色界壁,落在荒神,白色天虎,绿柳这般突破到十级,却依然有生命限制的妖神身上,道:“除非诸天星河中,没谁杀得了你们,否则所谓的永生根本没意义。”
“有无限的生命,并不代表就能永远存在。没有敌人,而且还具备永恒生命者,才能叫真正的永生。”
蓬!
被她掐住的漆黑纽带,弗莱克和那件黑暗法袍,在突然绷紧后炸为碎光和魂烟。
一个永生的大魔神,就这样被她轰杀,还加上了一件黑暗魔器。
“檀笑天!”
回过身的她,看着漆黑斗篷的消陨,嘴角泛着彻骨的冰冷光泽,“敢对妖神殿下手,你还真是活腻了。待我平定深黯星域,拿到我想要的东西,就要你和魔宫一同覆灭!”
显然,檀笑天和极慧联手轰倒妖神殿的事,被她给忌恨上了。
“解开!”
端坐在渐渐干涸的血色长河内,万年磐石般岿然不动的虞渊阳神,朝着地底深处轻喝一声。
汩汩!
血色的长河恢复流淌,阳脉被冻结的灵智不再受限制,那股极寒也无需时刻镇压阳脉,大家都获得了解脱。
咻!
从虞渊阳神的四肢百骸,从其晶骨和经络内,从河流的内部,飞逝出千万意念。
那是阳脉源头流动的意志。
它意识和灵智回归以后,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知道它近九成的血能和浩瀚知识,已遍布在虞渊的体内。
它的选择很简单……夺舍!
没了浩荡血能可用的它,将意志和灵智汇聚,汇聚成另外一条暗红色的血河,沿着虞渊阳神和本体的魂之连线,突然向虞渊本体的灵魂识海而去。
斩龙台上方,在这个虞渊的眉心深处,有一条细长血河乍现。
却,并没有惊起任何的风波和浪花。
没了血能可用的阳脉,汇聚它的意志和灵智,以它并不擅长的方式,欲图通过夺舍虞渊的主魂来扳回劣势。
于是,它便长驱直入地,无比顺利地进入了虞渊的主魂。1
然后,便没了然后。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