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txt-第八百一十九章 又是夜龍島展示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
小說推薦我在凡人科學修仙我在凡人科学修仙
随后的饮酒畅谈中,洛虹与韩老魔说起了各自这些年的见闻,才知韩老魔已经去了趟蛮胡子的秘密洞府,并且遇到了金花老祖。
“哦?金花老祖已经死在韩师弟手中了吗?那倒是省得为兄去找他了。
不知韩师弟可有在他的储物袋中找到半块古怪的玉珏?”
洛虹装出早就盯上金花老祖的样子,沉声问道。
“此事我正要与师兄说,当日师弟与金花老祖交手之时,对方寄出的半块玉珏威力奇大,只在通天灵宝之下,远超寻常古宝。
更为关键的是,那半块玉珏与师兄手中那半块颇为相似,想来原本应是一体。”
说着,韩立便手掌一番,取出半块乳白色玉珏来。
“韩师弟身边有天澜圣兽在,想必已经知晓此物乃是仙界流传到灵界之物,本不应出现在人界。
不过据为兄所知,此宝乃因上古大战而来到人界,更是因大战而碎成两半,其所记载,乃是仙界的符箓之道,颇为精妙高深。
为兄得到那另外半块这么久,也只是领悟了些许皮毛,但即便如此,也是受益颇多。
所以,此来乱星海后,为兄就一直在打探另外半块的下落,没想到才刚有消息,韩师弟便已经得手了。”
洛虹说着也取出了他那半块金阙玉书,当初在虚天殿中镇压魔魂后,此宝就没了继续留下的必要,自是被他带了出来。
“世间缘分当真是妙不可言,时隔数万年,如此一掌可握的玉珏竟能同时落到咱们师兄弟手中,看来命中注定,它们是要在今日重聚了。”
金阙玉书又不是有使用次数的宝物,就算今日两块合为一体,他也可以与洛虹轮换着参悟。
所以,韩立当下没有一丝迟疑地便将手中玉珏,往洛虹面前一递。
洛虹却觉得没那么简单,命中注定纯属瞎扯,原时空中两块金阙玉书根本就没有见面。
不过,尝试一下也无所谓。
神念一动,洛虹便操控着两块玉珏在石桌之上相遇,只见靠近一尺范围内时,二者竟同时亮起了乳白色的灵光,并主动朝对方而去。
然而,在二者还有半寸之距时,却一下就停住了。
如果有來生,還願意與我結婚嗎?
任凭它们的灵光如何高涨,就是不能跨越这最后一步!
随后更是围绕着某个中心高速旋转起来,化作了一颗越来越刺眼的乳白色光球。
“不好!”
感应到那越发激荡的气息波动,洛虹和韩老魔同时在心中呼喊一声。
随即,洛虹立刻伸出左掌朝其虚握,顿时一层由五色霞光组成的光罩就将那光球圈在了其中。
与此同时,韩立用法力一引,将田琴儿拉到了他身后护持了起来。
下一刻,只听“嘭”的一声闷响,两道白色流光如雷电般从相反的方向激射而出,但一碰触那五色光罩便被扭曲了方向,在光罩内飞快地打起转来。
这时洛虹微微催动乾坤之力,便瞬间令这两块玉珏停下,漂浮在石桌之上。
“洛师兄这是….”
见意外解除,韩立顿时惊疑地道。
“是法则排斥,人界不允许这两个半片重聚。
看来只有到了灵界,才有令它们恢复如初的机会了。”
在最后时刻,洛虹感应了一股法则之力的介入,虽然他不是很理解,但他们方才的举动,应该是触犯了某种规则。
“也罢,机缘未到,无需强求。
洛师兄,你我不如就此交换彼此的半片金阙玉书一些时日,毕竟下次见面只怕就得是灵界了。”
韩立早已看出洛虹近期准备飞升,这一别再见可就千难万难了。
“呵呵,韩师弟所说,正是为兄所想。”
洛虹笑着点了点头,再度与韩老魔对饮一杯。
随即二人就拿了对方的那半片金阙玉书,将一坛酒饮罢后,便各自回府参悟了。
韩老魔那边有天澜圣兽给出的,所谓的银蚪文正解,但其实只是大能修士所留的,他们自身对银蚪文的理解。
洛虹对此没有半点兴趣,这种充满个人主观臆想的东西,对他而言只能是妨碍。
《银符大典》乃是他日后研究的根本所在,必须尽可能地保证没有一点谬误,保持绝对的客观,否则带来的危害必然是巨大的。
因为二人都有着各自的快速记录方式,所以仅仅小半年后,二人便换回了各自的半块金阙玉书。
这一回,韩老魔又给洛虹拿来了一储物袋的龙鳞果,这些只是他三十年中种出来的一半,可仍有数百枚之多。
“韩师弟倒是守约,不过今日此果就不必分给为兄了。”
洛虹笑着接过储物袋后,却是摇头道。
“这是为何,难道此果对师兄已经无用?”
韩立闻言一惊,随着大量吞服,龙鳞果的妙处他可是深有体会的。
“是也不是,这解释起来很是复杂,反正师弟记得今后不必留为兄那一半就好了。”
洛虹皱眉想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解释。
因为他很难跟韩老魔说明白什么是银符文,银符大典是怎么来的,如何改造肉身中银符文等等的这些问题。
虽然他的银符大典下卷还未彻底编成,但刚好新收集到的那些银符文,加上上卷中的银符文,已经将龙鳞果在肉身中新增的银符文全部包含在内。
也就是说,他很快就能在不服用龙鳞果的情况下,达到与服用此果相同的效果,而且多半在效率上还要超出许多。
见洛虹不愿多说,韩立便知此事触碰到对方的隐秘了,便也没再多问。
告辞一番后,他也打算悄然离开碧灵岛,毕竟前些年木行的极品灵石也已到手,此岛已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目送韩老魔遁回洞府后,洛虹便又去见了冰凤一面,对方已经帮他炼成了法宝,此时已是自由之身。
这些年下来,他们也算交情不错,走之前自然要道别一声。
结果冰凤很是洒脱,听说洛虹要离开碧灵岛,当即表示自己要去外海闭关进阶化神,二话不说就化作一道银色遁光跑没影了。
“呵呵,倒显得我矫情了!
韩老魔那边也已提了一嘴元磁神山的事,剩下的就只有将瑶儿安排好,乱星海这边就没什么放不下的了。”
自语一番后,洛虹身形一闪便出现在洞府中。
感应到洛虹的气息,在玄玉床上修炼的元瑶当即睁开双眼,柔声道:
“夫君,事情都处理完了?”
“嗯,此番回内海,瑶儿可想去金钵岛看一眼?”
绿竹和八级龟妖他们已被洛虹收入了随身玉府,现在洞府中就只有他和元瑶两人。
金钵岛则是元瑶出生的小门派,算是她的故乡,此番不去看一眼,今后怕是都没机会了。
“不必了,一座不起眼的小岛而已,当初所住洞府肯定也已过了好几道手,变得面目全非,想必是看不到故乡之景的。
夫君只需回天南后将师姐找回来,我就满足了。”
想起自己多舛的命运,元瑶不禁叹息一声道。
而当洛虹正要答话之时,一道火光突然飞射进来。
他当即用法力一引,令那火光显出原形,看气息正是卢正义打来的传音符。
神识探过后,洛虹不由露出玩味的神色。
“怎么了夫君,外头发生了何事?”
见洛虹神色有异,元瑶不禁问道。
“逆星盟派人过来,说是他们将三阳老魔给擒住了,想请你我去内海商谈一番,问明为夫对星宫和他们的态度。
此时,使者已经在岛上了。”
洛虹眼神闪动着道。
“什么!三阳老魔被找出来了!夫君,我….”
元瑶闻言立刻咬牙切齿起来,她当年可是被青阳门追杀得犹如丧家之犬一般,并且她落到今日这个地步,其源头就在青阳门少主身上。
虽然那青阳门少主已死,但三阳老魔的罪过同样不少。
此番重回乱星海,她本就有报仇血恨的念头,只可惜那三阳老魔太过狡诈,不等她行动就抛下青阳门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她又不想耽误洛虹的飞升大业,才一直没有显露出来。
如今听闻此魔已落入人手,她顿时遏制不住情感,恨不得立刻手刃此魔。
“瑶儿的意思为夫明白,但先冷静一下,此魔已是必死无疑,不必急于一时。”
洛虹安抚元瑶道。
三阳老魔同时被星宫和逆星盟追杀,整个乱星海已无立锥之地,被找出来是迟早的事,洛虹对此并不惊讶。
他现在所关心的,是逆星盟想要用三阳老魔达成的目的。
“夫君说得对,此事很是蹊跷,不能操之过急。”
元瑶深吸了几口气,勉强冷静下来道。
“蹊跷归蹊跷,但也没什么可怕的,瑶儿且先与为夫去见见那使者。”
说罢,洛虹便抓住元瑶的手,灵光闪烁了一下后,二人就都消失在了洞府之中。
……
此时,客舍之中,万天明正焦急地在屋内踱步打转。
连续两次被派来当使者,万天明就是再迟钝也意识到了里头有问题。
而随着关于洛虹的情报越来越多,有些证据表明洛虹就是当年在虚天殿中冒充六道传人的结丹修士,加之前些年传来的极阴的死讯,万天明顿时猜到了这前后两次被派来碧灵岛的缘由。
令他绝望的是,第一次带他来的正是他的姑姑万三姑,也就是说他的靠山都已经放弃他了。
可明知是被送来给洛虹泄愤的,万天明还是不得不来,否则三阳老魔如今的下场就是他将来的下场。
“祖师保佑,希望这一次那人还是摆架子不见,不然弟子的小命可就危险了!”
万天明一边踱步,一边呢喃自语道。
他第一次来时,有多恼怒洛虹摆架子不见他们,现在他就有所想洛虹不要注意到他。
海底的鋼琴家
可惜有句话叫:好的不灵坏的灵。
万天明话音没落多久,洛虹和元瑶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屋内。
“万门主,我们又见面了。”
不!我不想见你啊!
万天明心中哀嚎一声,脸上却不敢表露出半点,恭敬地行了一礼后道:
“晚辈万天明,见过洛前辈。”
“呵呵,万道友不必紧张,你与洛某的恩怨不深,洛某也不是当初那个结丹修士了,并无秋后算账的想法。
不然当初得罪洛某的人那么多,全都杀了….哎?好像也不费什么事啊!”
洛虹说到一半突然大转话锋,直接令一旁的元瑶捂嘴轻笑起来。
然而,这话听在万天明耳中,却是令他遍体生寒。
果然,他还是要对我下杀手!
自知敌不过洛虹,更是跑不掉,万天明当即跪了下来,求饶道:
“还望洛前辈开恩,饶在下一命,在下愿将功赎罪,说出此番盟中的谋划!”
洛虹本就是吓一吓万天明,见他早已成了惊弓之鸟,便直接问道:
“说说吧,六道极圣和你那姑姑打算怎么对付洛某?”
“回前辈,具体的过程在下虽然不清楚,但肯定是与夜龙岛有关!
前辈别看此岛只是有两个元婴修士的小势力,但其来历颇为神秘,据我们万法门的宗门典籍记载,此岛几乎是一夜之间突然出现在乱星海的。
并且当初上岛探查的修士,都遇到过朝生花发的玄异现象。
虽然此现象就维持了短短数日,但也难保不会再次发生。
而此次盟中请前辈会面的地点,就在夜龙岛附近,所以前辈到时只要不靠近夜龙岛,就必然不会有事!”
万天明语速颇快地道,一下就将逆星盟卖了个干净。
“原来如此,你的意思是会面当日,六道他们很可能会在夜龙岛弄出些动静,用来引洛某过去,但其实那只是一个陷阱?”
听到“夜龙岛”三个字,洛虹就能确定逆星盟这次不怀好意了。
不是他有多聪明,而是想谋害他的人想法竟然惊人的相似。
好家伙,玉蛟要我去夜龙岛,逆星盟也想我去夜龙岛,这夜龙岛还真就是龙潭虎穴喽。
“洛前辈说得极是,晚辈正是这个意思。”
万天明面上一喜地应道。
他知道,只要洛虹此刻信他,他的小命就多半可以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