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愛下-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秉性純良,忠厚老實推薦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小說推薦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赵城主,许久不见。”
上官明月面无表情道,“别来无恙?”
“托上官小姐的福。”赵天豪哈哈一笑,心中却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苍云城近来还算顺遂,赵某倒也过了几年清闲日子。”
他好歹也是个地轮巅峰高手,却完全没有察觉到上官明月等人的出现,足见对方三人之中,至少有一人的修为必定在自己之上,也即是那让他眼馋不已的天轮境界。
此时赵天豪身边并没有天轮高手在场,可以说是生死尽在对方掌控之中,这无疑让素来小心谨慎的他颇觉不安。
“那敢情好。”上官明月淡淡一笑,“明月不请自来,失礼之处,还望赵城主见谅。”
“哪里话,哪里话!”赵天豪爽朗地笑道,“上官小姐大驾光临,当真是蓬荜生辉,赵某欢迎还来不及,只是没有什么准备,招待不周之处,还望担待。”
就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虚与委蛇之际,赵一龙的目光却始终在上官明月和江语诗两位绝色佳丽身上来回游走,毫不掩饰心中的欲念。
他只觉这两名突然到访的姑娘皆是貌比天仙,一个娇柔艳丽,让人忍不住想要将她搂在怀中好生疼爱,另一个英姿飒爽,令人本能地生出一股征服欲望,可谓春兰秋菊,各有千秋,竟是难分高下。
与这两位绝世尤物相比,自己先前掳来的清秀少女简直就是个丑八怪,瞬间变得不香了。
上官小姐虽好,这位白衣姑娘却也不差,该选哪个好呢?
也不知她们肯不肯一齐嫁我?
暖洋洋輝夜鈴仙
他越想越是兴奋,眼中满是淫邪的光芒,嘴角涎水直流,竟然陷入到不可自拔的妄念之中。
“傻小子,家里来贵客了!”
就连赵天豪都有些受不了儿子的猥琐神情,不禁眉头一皱,厉声呵斥道,“傻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叫下人接待?”
他是个老奸巨猾之辈,表面上斥责赵一龙,实则却是担心儿子的丑态引起上官明月不快,故意找个借口想要将他支开。
“哦、哦。”
赵一龙醒过神来,总算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擦了擦口水,随即转身一步三回头地朝着主楼方向走去,脸上满是不舍。
他一边缓步而行,一边还在脑中比较着上官明月和江语诗这两位美女孰优孰劣,若是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应该如何取舍,竟是完全不曾考虑对方的意愿。
“不劳赵城主费心了。”不料上官明月突然开口道,“赵公子,还请留步。”
她果然是为我而来!
看来只好对不起那位白衣姑娘了。
哎,我这该死的魅力!
赵一龙脚步一滞,心中一阵狂喜,忙不迭地转过身来,笑得合不拢嘴:“上官小姐,有何吩咐?”
“有吩咐的不是我。”上官明月嫣然一笑,水葱般的玉指对着身旁圆盘上的“干尸”轻轻一点,“是他。”
“这位是……”
赵一龙皱了皱眉头,眸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十分不爽地看向钟文所在的位置。
直至此刻他才发现,两位美女身旁,竟然还有一个男人的存在。
然而,看清钟文容貌的那一刻,他却不自觉地松了口气,瞬间断定此人构不成任何威胁。
实在是如今的钟文形貌太过诡异,几乎不像个人类,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上官明月和江语诗这样的天之娇女,会看上一个枯瘦如柴的丑八怪。
“在下钟文。”
钟文半躺在金属圆盘之上,懒洋洋地答道。
“原来是钟兄。”
赵一龙隐隐感觉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一时却记不起在哪里听见过,便也不再细想,只是十分敷衍地抱了抱拳道,“不知有何指教?”
“看赵公子和那两位老兄手法这般娴熟。”
上門女婿 霸王別基友
钟文伸出干枯的右臂,有气无力地指了指被两名家丁扛在肩上的包裹,嘿嘿一笑道,“想来这强抢名女的勾当,平时没怎么少干吧?”
“什么强抢名女?”赵一龙面色一变,声音登时冷了几分,“没有的事,钟兄怕是误会了吧?”
“哦?这样么?”钟文依旧不紧不慢道,“却不知这两位老兄扛着的是什么?”
“不过是件古董罢了。”
赵一龙的脸色愈发不善,“赵某的一点小小爱好,钟兄未免管得有些太宽了。”
“原来是古董,那倒是我唐突了。”
钟文点了点头,似乎颇以为然,随即话锋一转,“赵公子可记得,约莫四年前,你当街调戏良家妇女,曾经有一名少年出手阻拦,却被贵府的两名家丁打成重伤之事?”
此言一出,不仅赵氏父子和两名家丁面色一变,就连上官明月和江语诗也忍不住齐齐看他,娇俏动人的脸蛋上满是好奇之色。
“孽畜,真是岂有此理!”
赵天豪心思机敏,很快便反应过来,脸上摆出严厉之色,对着怒喝一声道,“你身为城主府长子,怎么有脸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爹爹,冤枉啊!”
赵一龙愣了愣神,转头看向赵天豪,却见父亲正在不停地朝着自己使眼色,登时恍然大悟,连忙大声喊冤道,“四年前不正是孩儿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苦读圣贤书的那段时光,连门都没出过,哪里来的调戏妇女一说?”
“这个……倒也有些道理。”
赵天豪面现踌躇之色,转头对着钟文客客气气道,“钟公子,若事情真如你所说,发生在四年之前,犬子那段时间确实是闭门不出,一心钻研学问,这点赵某可以作证,你会不会是……认错人了?”
“不满赵城主说,当初那个被贵府家丁打成重伤,险些丢了性命的少年人,便是在区区下了。”钟文缓缓摇了摇头道,“令郎便是化成灰,我也能认得出来,况且当时那两位老兄还曾自报家门,那是万万错不了的。”
此言一出,整个院子里瞬间陷入到死寂之中。
“咦?”
赵三和赵四二人闻言,忍不住对着钟文端详了起来,这一看之下,发现眼前的“干尸”和曾经被自己殴打过的莽撞少年,竟然还真有那么五六分相似,顿时惊呼出声道。
就连上官明月和江语诗也不觉吃了一惊,一会瞅瞅钟文,一会又看看远处只有人轮修为的赵三和赵四,一想到堂堂圣人高手,居然险些命丧两个人轮家丁之手,顿觉滑稽而荒唐,嘴角不禁微微翘起,好容易才忍住没有笑出声来。
前桌學霸,後桌學渣
“你这人好不晓事!”
眼见钟文不依不饶,颇有种追究到底的架势,赵一龙终于克制不住情绪,恼羞成怒道,“都说了不是我,你特么自己在外头挨了揍,不去找正主报仇,却一味胡搅蛮缠,非要把脏水泼在本公子头上,莫非是欺我城主府无人么?”
“上官小姐,犬子虽然不成器,却也是个秉性纯良,忠厚老实之人。”
赵天豪见双方闹僵,连忙出来打圆场道,“他说不是,那多半便不是了,赵某愿以人格担保,还请您劝劝这位钟公子,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何必为了一个误会,伤了和气?”
对于他的说和,上官明月却只是淡淡一笑,并不回答。
“赵城主怕是误会了。”
钟文叹了口气,吃力地直起身子,缓缓说道,“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和赵公子当面对峙,辩个谁对谁错,谁是谁非。”
“阁下的意思是……”赵天豪不解道。
“我是来报仇的。”钟文一字一句道。
此言一出,赵天豪登时面色剧变,一股浓浓的不安感瞬间涌上心头。
“好你个丑八怪!”
不等他开口,一旁的赵一龙已是勃然大怒,破口骂道,“我就知道你有问题,原来是专程上门找茬来的,赵三,赵四,把他给我……啊!!!”
报告长官,夫人嫁到 小说
一句话还未说完,他突然倒在地上,面色煞白,七窍流血,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双手猛地抱住脑袋,身躯来回翻滚个不停,仿佛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