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萬古神帝 起點-第三千五百二十八章 赤陰界熱推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张若尘的丹道造诣,远胜从前,借用地鼎,不再只是将神灵物质炼回本源光粒,重凝成丹药状。
现在,可以多次凝练,甚至刻画丹纹,炼制出来的神丹少了,品质却是以前的十倍不止。
张若尘沉思。
刚才的确是作死了,但,至少印证了心中的猜想,凤天的确是有些问题。
难道真像外界传的那样?
如今的张若尘,早已不是曾经那个感情迟钝的少年,反而对男女情感,极为敏感。
就像绝妙禅女,风兮,他感觉到了,所以选择了立即回避。
凤天杀人如麻,神灵都是挥手即斩,寻常神王、神尊见她都胆寒,冷血、霸道、无情,是死亡的代名词,容不得任何人冒犯,且有着宏伟的愿景和理想。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偏偏对张若尘极为纵容。
不仅多次救他,还给予了他许多好处。甚至,就在刚才因为张若尘的一句“他罪不至死”,她居然解释了!
她居然解释了!
凤天有必要向一个修为远不如自己的男子,解释这种毫无意义的事?
这已经完全超过了对待合作者的态度!
正是如此,张若尘才冒险试探。
就算猜错了,凤天也绝不可能杀他。
越想张若尘越觉得不对劲,脸上表情变得古怪,这算什么事?
在黑暗大三角星域,遇到雷祖,是凤天救他。
在幻灭星海,遇到魁量皇,亦是凤天第一个赶到。
在命运神殿,因为凤天,更是得到了许多好处。看似是被软禁了千年,沦为凤天的御用炼丹师,但修为却突飞猛进,更能随意进出天守台。
这算什么?
不知不觉间,沦为“凤天身边的小白脸”了?
张若尘神念感知极广,这个称号,早就听外面在传,内心自然是不能接受。他是剑界之主,要做宇宙执棋者,绝不接受天下人如此看他。
实在太坑了!
他和凤天只是盟友,利益使然,各取所需。
“难怪那么多人劝我莫要与凤天走得太近,果然要出问题。希望凤天看重的是地鼎!”
张若尘心情复杂。
混沌金烏
刚才凤天将死亡神通打在他身上,他反而能轻松坦然一些。
目前,要将池瑶、无月、纪梵心、白卿儿、罗乷、般若……她们这些极有主见的女子料理清楚,已经是一件很有挑战难度的事。
凤天美是美,但张若尘自认为消受不起,不想步了大尊的后尘。
张若尘闭目,心绪快速平静下来,继而,拿出从无极天皇那里夺取的八卦罗盘,释放出太极四象图景,推演参悟了起来。
修炼可平复一切杂念。
实力强大,才能甩掉“凤天身边的小白脸”这个称号。
被魁量皇精神力攻击时,根据《河图》和《洛书》,张若尘找到了四象下一步演变的一个可能性。
《河图》上有五十五个数,是天地之数,阳数二十五,阴数三十。
《洛书》上有四十五个数,能演化宇宙星斗万象,呈九宫八卦之形排列。
在《河图》和《洛书》重叠之时,皆分四方和中心。至此,张若尘才找到自己修行最薄弱之处,四象已现,中心未成。
少阳“神山”,是剑道和真理之道为主体,无疑是代表五行之金。
少阴“神海”,是拳道和本源之道为主体,代表的是五行之水。
太阴“玉树墨月”,是时间之道和黑暗之道为主体,视其为五行之木。
太阳“幻灭星海”,是空间之道和光明之道为主体,视为五行之火。
而中心的自我,无疑是五行之土。
土,万物之母,厚德载物。
张若尘本就炼化过白苍血土,更有着“包罗万象”的愿景,一切都像是冥冥中早就注定的一般。
四象的下一步变化,张若尘不知道是什么,但可以肯定,自己下一步必须修炼五行,其中要重点修炼五行土之道,最好修炼出属于自己的神境世界。
以神境世界,去承载四象。
以前,张若尘认为太极四象图就是自己的神境世界,只要愿意,可以衍化出各种形态的神境世界。但现在看来,有些修行规律,是逃不掉的。
时间流逝。
凤天白衣若雪,戴着薄若云烟的面纱,身上的杀气和冷意皆收敛无形,如空谷幽兰,轻声漫步,从舰首,走到了舰尾,长发如柳枝一般摇曳。
她停步,定睛看向盘坐在地上的张若尘。
太极四象图景悬浮在他头顶,身周空间扭曲,里面黄雾蒙蒙,无数土行规则交织,就像一座雏形天地,混沌杂乱,清浊不分。
“哗!”
顷刻间,所有规则,尽数收敛回体内。
张若尘睁眼,看向她。
凤天眼神静若止水,道:“本天知晓你刚才为何那么做了!本天没有杀你,是因为你还有用处,但,不会再有下次了!”
张若尘本能的想要与她拉开距离,于是起身,与她对视,气势上有些争锋相对,道:“凤天将时间花在这上面,不如多思考如何应对九死异天皇和盖灭。赤阴界到了,我得去一趟。”
张若尘挥手一划,撕裂开空间,径直飞入进去。
就是这么洒脱,自有一股宇宙级强者的气度。
“唰!”
凤天眼神瞬间转寒,整个白骨神舰都被冻结,继而,化为一道白光,横移出去,追上张若尘,一掌便是击在他背心。
“轰隆!”
赤阴界的上空,空间破开一个窟窿。
张若尘从窟窿中笔直坠落下去,砸入进地底,方圆十万里的大地都在猛烈晃动。
凤天貌若谪仙子,却又煞气逼人,飘然落下,站在大坑边缘,眼神看向四方,道:“不想死的,滚!”
那些赶来查探的修士,来得有多快,逃得就有多快。
张若尘知晓自己刚才那话是惹到了凤天,她终于炸毛了!
做为盟友,做为能够与天尊齐坐的他,连这样的话都说不得?
张若尘重新凝合五脏六腑,一掌拍在地下,身形冲天飞起,落到大坑对面,与凤天对视。
在这一刻,空间都像凝固了一般。
张若尘率先开口,眼神前所未有的冰冷,道:“凤天可否告知,为何莫名其妙的对本尊下如此狠手?”
凤天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就是情绪上来了,压不住。
但,见张若尘神情如此认真,仿佛两人立即就会决裂一般,凤天终是没有选择最强硬的态度,而是转身就走,挥袖道:“自己想!”
说完这话,凤天竟克制不住,眸中浮现出一抹笑意。
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张若尘刚才的样子,有着一股让她都感觉到压迫感的英气,但说出来的那话,却让她忍不住想笑。
察觉到后,她又迅速恢复冰冷如霜的模样。
张若尘只是想今后以平等的身份,与凤天对话,要掌握足够的话语权和自主权,哪想到凤天反应如此过激?直接一掌就落了下来!
更郁闷的是,打完后,凤天居然让他自己想。
那模样,就仿佛是在说,“本天打你,还需要理由?自己找理由说服自己。”
“果然修为和力量,才是话语权。”
张若尘很想出手,与凤天战一场。
但凤天居然先退了一步,还径直就走了,这让张若尘积蓄起来的怒火瞬间降了下去。不禁思考,自己是否真有地方做得太过激了一些?不该去碰她嘴唇?
或者说,不该过早这般强硬?
现在的修为,还不够与她平视对话?
女人心,太难测。
张若尘在命运神殿修炼时,就通过神女十二坊将消息传出去,让苍绝到赤阴界等他。
要去黑暗之渊,苍绝是一个绝佳的向导,可以省去许多麻烦。
而这一切,显然没能瞒过凤天。
凤天先一步来到张若尘和苍绝约定好的地点,白邰山,阴风渡。
她没有看身后跟来的张若尘,道:“你约的那人,似乎并没有来。”
“他一定会到。”张若尘道。
“哗!”
凤天目光环视四周,继而一指点在虚空,激起道道涟漪。
时间仿佛在倒退一般,天地景象不断变换,三途河畔的潮水快速后退和前涌。
片刻后,三道人影出现在了凤天和张若尘身旁。
正是苍绝、五清宗、修辰天神。
他们来到此处后,就开始布置隐匿阵法,随后,进入修炼状态。
数日后,五清宗收到一道传讯光符,三人简单商议一番,便走出隐匿阵法,横渡三途河而去。
凤天收回手指,时空立即恢复平静,所有过去的景象都消失。
张若尘眉头紧皱,自言自语的念道:“他们居然先走了?他们到底收到了什么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