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深空彼岸 辰東-第四百九十四章 近古第一人姜清瑤熱推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不周山的的混沌仙藤结出的葫芦,在仙界名气太大了,自古以来没有几人能遇到,更遑论是拥有。
那片高等精神世界出产奇物,但是,危险等级也高的可怕,那里的无人区连绝世高手都不敢轻易涉足。
剑仙子成功找到,并采摘回来一个紫皮葫芦,流动混沌气,这绝对是无价的好东西,比不少绝世异宝都要珍贵。
“给!”见王煊出神,她再次伸手递过来葫芦,一个“给”字,简单而纯净,她美丽的面孔上,没有其他情绪。
这是真正的仙子,无世俗气,人非常纯粹,有一颗向道的心,她冰肌玉骨,明净不染人间烟火,像是超脱世外,又像是只能出现在画卷中的人。
王煊回过神来,道:“啊,不要了,我有各种奇物,这个葫芦你采摘不易,冒了很大的风险,你自己留下用吧。”
“你有些呆啊。。”剑仙子看向他,这个年轻人和小东西和她沟通时说的性格不相符。
王煊:“……”
在他眼中,缩小版的的剑仙子很萌,成年的剑仙子傲娇,是一个很纯粹的修行者,甚至有些呆萌。
结果,她反过来说他呆!
剑仙子笑了起来,美丽的面庞,干净的笑容,澄澈的眼神,像是花树堆雪般清新。
“我不适合这类奇物炼制的宝物。”说到这里,她侧首,示意他看向其背负的仙剑,道:“喏,我只要这口仙剑就好。”
然后,她就将采摘自不周山无人区的负有盛名的葫芦塞在王煊手中。
“好吧,我也有东西送你。”王煊说道,他来见剑仙子,也是有些准备的,将一口银色长剑取出。
这是从超绝世恶龙那里缴获的兵器,一口能够短暂凝固时空的恐怖仙剑,原本的主人曾是绝世列仙中的佼佼者,来头极大。
他早已以至宝养生炉化去了别人留下的所有印记,这是无主之物了。
“时光斩空剑?我很喜欢,可是太贵重了,我暂时没什么其他奇物再能送你了。”剑仙子说道。
她知道,王煊似乎什么都不缺,各类经文都有,小东西和她沟通时可是美滋滋,反过来送进大幕一堆经文,说都是王煊传的。
“客气什么,我各种兵器都有。”这次轮到他直接塞到剑仙子手中,有笑着问道:“你用刀吗?还有一口金色长刀,品质极惊人,不弱于这口剑。”
“不要长刀。”剑仙子摇头,而后接过仙剑,很干脆,并没有什么扭捏,道:“那我以后帮你多斩几个大对头。”
看得出她很喜欢,抽出银白仙剑,雪亮的剑身映照出她美丽无暇的面孔,露出笑颜,并开始炼化。
她取出自己背负的那口仙剑,这是她养剑五百年,助她突破绝世的利器,早已化为绝世异宝。
她在羽化大境界十一段领域驻足很久,压制那么多年,始终在养剑,就是为了一举冲破桎梏,并且连破关卡。
两口剑放在一起,彼此吸引,而后交融,发出灿烂的仙光,剑仙子的那口剑居然在吸收时光斩空剑的规则纹理,至强奥义,要化为己用。
“你这是……”王煊吃了一惊,它发现那口银白仙剑暗淡了一些,缩短了一些,像是被汲取走了什么。
“养剑,我的这口剑最早时只是一口铁剑,有些平凡,但是,被我以剑气滋养,不断融入各种奇物,它持续蜕变,后来它更是能够直接从他其他兵器中汲取精华,弥补自身不足。”
王煊深感惊讶,和她简单的聊着,了解到了她很多过往。
不远处的小镇,青石铺路,河水穿镇而过,人口不是很多,这个时期很多人都知道了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整个镇子,整个世界,都显得暮气沉沉。
吸收和融合赫赫有名的时光斩空剑,自然要花费一定的时间,仙界有至高规则交织最适宜,到了现世那就很难了。
“正好,我准备在仙界走一走,看有没有特产,购买一些回去。”王煊说道,他还真想走一走。
特工零
这可是仙界啊,谁没有一个成仙梦?可是,他们这代人生错了时候,刚迈入超凡时,一起便要结束了。
连仙界都要毁掉了,熄灭了,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连人间的神话传说中都没有这种说法,这个时代无疑是颠覆了认知。
既然无法成仙了,不能长居此地,那就最后领略下它的大好河山,和无限美丽的风光。
“好,我带你走一走,去看看仙界,我其实也舍不得,毕竟在这里生活了佷多年。”剑仙子说道。
她将两口仙剑贴着放在一起,抱剑而行,任自己的剑汲取规则纹理等,养剑已经在自动进行。
有一个绝世高手在身边,又有至宝在王煊的体内体内,兼且恶龙远去,如果小心一些,现在的仙界对他来说危险不大。
两人一路远去,冲霄而起,飞过无垠的大地,俯瞰壮阔的山河,领略仙界的无边风光,这片锦绣山川确实让人不舍它就这样暗淡下去,最后整体死去。
尤其是看到,各座城镇中很多人虽然活着,但有些麻木了,王煊和剑仙子的心情都沉重起来,失去了再游历的心情。
“近期,很多超凡者会被送出去,进入各个超凡星球,但终究还是有很多人会留下,仙界广袤,很多片大幕,生灵无数……”
剑仙子告知情况,各大教最近都有些动作,协商后进行分流,和各大超凡星球沟通后,要送出去一部分人。
……
“清秋,你真的要嫁给最讨厌的人吗?你不是说……”
“爱情不能救命,不能当饭吃,我要活着。现在离去的名额越来越少,高阶修士还好说,可是我们不过在逍遥游层面,连距离养生主都还远,正常途径不会带走我们。”
絕品透視 小妖
路途中,这样的画面,这样让人驻足的场景,不止一例,人生百态,在仙界即将腐朽时,各种故事都在上演。
一世兵王 小说
也有相依为命的姐弟,彼此谦让,都想让对方获取那仅有的一个名额,自身留下。
还有年迈苍苍的父母,跪在一些大教道场之外,只为子女求取一个活着离开的通行证。
每到这时,剑仙子都会出面,和大教协商,让他们多带上几人,但是,她能管一人,十人,百人,又能管的了千万吗?
“有心却无力啊。”王煊心情也不怎么好,他想离去了,不忍目睹这一切。
都说现世超凡崩塌,是最坏的时代到来,可是,相对大结界中这样的生离死别,现实世界的人如同活在天堂。
“生在现世,应该满足了。看着别人的故事,那些悲伤,那些困苦,像是画中的人世界,可是,都在真实发生啊。”
……
“是你,最年轻的准绝世,姜清瑶!”在游历一片壮阔的瀑布群时,一口黑潭中冲出一个灰发人,一看就是妖族,妖气冲天,撕裂了长空。
王煊也是才知道剑仙子的名字,早先一直都没有问过,自语道:“亭亭明玕照,洛洛清瑶流,名字好听。”
剑仙子姜清瑶瞪了他一眼,而后,看向那个持刀的高大男子,道:“你是妖祖的大弟子,叫什么来的?”
剑仙子,被称为近古以来第一人,也号称八百年来的最强后起剑仙,自然也有对头,也有敌视者,眼前之人就是一个。
这是妖祖的大弟子,号称第一妖圣,最有希望成为绝世强者的人物之一,但是近古以来都说他不见得有后起之秀姜清瑶强。
“既然巧遇了,那就切磋一番。”第一妖圣冲起,无尽瀑布群,所有水泽都倒着向天上流。
漫天妖气,震散了苍穹上的云朵,遮蔽了太阳,看得出他很好战,而且实力非常强大,无限接近绝世层面了。
可惜,他遇上的是剑仙子,以羽化十一段突破桎梏,站在绝世领域中,她轻轻一弹指,剑光如雨,顿时让此人噗的一声,满身是血,身体和元神近乎瓦解,坠入深潭,再也不出来了。
“要不要弄死,感觉像是蛟龙,肉质不错吧?”王煊问道,正缺土特产呢。
深潭下,妖圣头皮发麻!
剑仙子摇头,道“算了,没听说他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大恶之事,留他一命吧,再说,那么老了,肉质很柴,不好吃。”
妖圣瑟瑟颤栗,而后又气抖冷。
两人远去。
“你知道齐天的老巢吗?去他的道场看看能有什么收获。”王煊不死心,觉得既然来了,怎么也要从仇敌那里薅些羊毛。
“十分危险,他那种境界,超绝世层面,能够追溯源头,发现是谁做的。”剑仙子姜清瑶在那里摇头。
“没事儿,我这有好东西。”王煊取出两件甲胄,取材讲究,有虚无之地的魔花的根须,也有造化真晶等,上一次他来仙界杀郑元天,挖走恒均的第一仙茶树,就是穿了这种甲衣。
不过那件毁掉了,这是重新炼制的,这次再来,他可谓准备充足。王煊详细解释后,剑仙子是行动派,道:“走!”
她清丽脱俗,空明出尘,但是做起事来却不含糊,带着王煊,比翼齐飞,直接前往齐天如今的洞府。
再次复活后,齐天底气十足,根本无惧任何人的挑战,再加上有至宝在手,他无所畏惧,其洞府不再遮遮掩掩。
半日后,剑仙子和王煊匿名,遮掩真身,直接杀进去了,抢了齐天的洞府,各种奇物,装满福地碎片。
最后,实在装不下了,剑仙子和王煊一起炼制那个紫皮葫芦,以它那可以吞天纳地的空间,将整座洞府给搬空了。
“他这里除了有奇珍,有经文,有兵器,居然还有真龙肉,有鹏肉,有不死鸟蛋,有各种美酒,真是奢侈啊。”
王煊大呼,出乎意料,他想要的土特产全都有了,齐天的洞府收藏太丰富了,可谓应有尽有。
剑仙子点头,道:“当然,齐天宴请宾客,招揽部众,自然要有相应的应酬。到了那个高度,一般的珍肴怎么拿得出手?自然都是最顶级的,酒水也都是琼浆玉液,是稀世的神品。”
边说,她边吃了一串考龙肉,很满足,道:“很久没吃了,我的手艺很好,烤的外皮香脆,里面酥软细嫩,好吃。”
火火狂妃 小說
王煊道:“既然手艺这么好,不给我多烤几串,也太屈才了,来,接着烤,嗯,咱们也喝一杯,庆祝即将脱离大幕牢笼。”
“嘘,小声点,我们收拾东西,赶紧逃,该离开了。”剑仙子竟突然有些紧张起来,刚才略显俏皮的绝俗面孔上写满了凝重。
然后,她就带着王煊跑路了,一路逃之夭夭,赶向仙界边缘的黑暗地带。
轰!
远方,恐怖的血气滔天而上,刺目的剑光撕裂天宇,那种景象太骇人了,前所未有,震撼的王煊都目瞪口呆。
“距离我们十万里,他在练剑,其自然外放的血气和剑光,可斩杀一切敌。他立足之地,就是禁区,没有人敢接近,绝世强者过去也会死。”剑仙子说道。
“上古那个疯子?”王煊第一时间想到这个人,传闻早就炼化了至宝——人世剑,但却将它放养在外面。
事实上,他不久前的战绩也证实了这点,恐怖无匹。
勾陈帝宫和超绝宫的两位鼻祖,都是超绝世,依靠逝去的超级文明留下的血液也经文等,接近逍遥舟和羽化幡,并得手了。结果他们两人手持至宝,带领大批的强者围攻,还是被那个上古疯子一人给杀跑了,逃命而去,而途中超绝宫的鼻祖甄超被恶龙齐天偷袭,夺走羽化幡。
“他为什么这么强,有什么身份和来历?”王煊问道。
“来历很大,活的岁月也极其久远,当年,敢和第一个开辟出特殊内景地的人叫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