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青蓮之巔》-2129 馬芊芊的逼迫相伴

青蓮之巔
小說推薦青蓮之巔青莲之巅
“王师弟,你把玄天之物交给我,你们的状态很差,护不住玄天之物,咱们是同门,谁把玄天之物带出去都一样。”
马芊芊的声音从天际传来,显然,她也惧怕汪如烟的幻术,根本不敢露面,只能远远跟着。
“你现在想起我们是同门?你们刚才袖手旁观,我们好不容易打退了敌人,你让我们把玄天之物交出来?”
王长生一脸不屑,冷笑道。
“此一时彼一时,你们还是把玄天之物交出来比较好,汪师妹的幻术确实厉害,不过你们现在的状态很差,不要嘴硬。”
马芊芊的声音从天际传来。
“你喜欢就跟着吧!你们不仁,别怪我不义。”
王长生冷笑道,收起麟龟和阵法。
汪如烟收起散落在地上的宝物,跟着王长生离开了。
千里之外,马芊芊等五名化神修士聚集在一个低矮的小土坡。
马芊芊手中托着一颗红光闪闪的水晶球,神色凝重。
“马师姐,他们离开了,咱们要不要跟上去?”
一名身材瘦弱的青衫青年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们本来是想坐观山虎斗,等王长生和汪如烟被敌人所杀,他们再出手抢夺玄天之物,不过他们没想到,汪如烟能够借助音律施展幻术让敌人自相残杀,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马芊芊眉头紧皱,她一开始根本没把汪如烟放在眼里,毕竟汪如烟不过化神中期,并不起眼,谁能想到,汪如烟可以借助音律施展幻术。
“你们有克制音律攻击的宝物或者符篆?”
马芊芊开口问道。
他们四人面面相觑,青衫青年从怀里取出一张青光闪闪的符篆,道:“我有一张寂元符,可以削弱音律的威力。”
“就一张?撑不了多久。”
马芊芊皱眉道,没有克制音律攻击的宝物,她根本不敢去找王长生的麻烦。
“要不咱们跟上去,我就不信他们真的敢对我们动手。”
青衫青年提议道。
“是啊!那可是玄天之物,若是带出此物,咱们不愁资源冲击炼虚期了,只要不杀他们,就不算违反门规,顶多是分配不公。”
马芊芊有些心动,略一犹豫,挥了挥手,道:“走,咱们追上去。”
重生,庶女爲妃
他们五人化为五道遁光,追了上去。
一条湍急的河流,一道蓝色遁光从天而降,落在河畔,正是王长生和汪如烟。
“他们还跟在我们后面,看来不弄到玄天之物,他们是不会放弃的。”
王长生皱眉说道。
汪如烟眼中闪过一抹寒芒,道:“不如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难而退,省的他们以为我们好欺负······咳咳。”
她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越发苍白。
“真的打起来,不管谁赢了都不好收场,苏云涛恐怕还没有远去。”
王长生摇头拒绝了,他放出了麟龟,麟龟漂浮在河面上。
王长生和汪如烟站在麟龟的背上,一道蓝色水幕凭空浮现,护住他们,麟龟驮着他们下沉,消失在湍急的河水之中。
过了一会儿,马芊芊五人追了上来。
“水遁?”
马芊芊眉头一皱,她修炼的是火系功法,让她在水里追击王长生和汪如烟,难度还真不小。
“我有一件宝物分海珠,应该能追上他们。”
青衫青年祭出一颗淡蓝色的圆珠,打入一道法诀,放出一道柔和的蓝光,罩住他们所有人,潜入了河水之中。
······
一个隐秘的地下洞窟,石壁闪烁着一些玄奥的符文,显然是阵法。
苏云涛盘坐在地面上,脸色苍白,周身笼罩着一层红色霞光。
“化神期就有这么大的神通,若是晋入合体期,那就更不得了,镇海宫居然把继承者派入玄灵洞天,好大的手笔。”
苏云涛自言自语道,王长生和汪如烟施展的神通是镇海宫镇宗功法的独门神通,他误以为王长生和汪如烟是镇海宫的继承者。
一般情况下,一个势力会有几门特别厉害的功法,修炼难度比较高,耗费的修仙资源比较多,好不容易培养到高阶,不会轻易派到秘境或者禁地冒险。
······
一个被无数青色蔓藤遮掩住的山洞,洞内。
金钬站在一旁,神色冷漠,手中抓着一只迷你元婴,迷你元婴面露痛苦之色,李风阳站在旁边,神情紧张。
“玄天之物!玄灵洞天居然诞生了这等宝物,可惜落在了镇海宫弟子的手上。”
金钬自言自语道,目光凝重。
他们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谁知道两名化神修士斗法毁掉了他的藏身之处,金钬出手灭掉他们,对他们搜魂,得知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玄天之物?不会吧!”
李风阳惊呼道。
“应该不会有错,可惜被镇海宫弟子抢走了。”
金钬沉声道,脸上露出感兴趣的表情。
“金道友,咱们还是不要打此物的主意吧!万一······”
李风阳小心翼翼的说道,话还没说完,金钬一个冷眼,他就打了一个哆嗦,闭上了嘴巴。
“我还没那么愚蠢,以我的实力,根本抢不到此物。”
金钬冷着脸说道,他本来还有些兴趣,不过当他搜魂得知,炫音瞬间被人族修士擒下,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人族精通炼器布阵炼丹,手段太多了,还是不要冒险。
等他安全离开玄灵洞天,他会上报长老,人族得到一件玄天之宝,这会改变玄灵大陆的局势,精火族必须跟其他种族联合起来,抢夺这件玄天之宝,实在不行毁掉此宝。
李风阳长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担心金钬被贪欲冲昏头脑,让他一起对付人族。
“这个消息你可以汇报给你们李家的长老,至于我的存在,你不想死就别提,让镇海宫那些势力知道,你杀死他们的弟子,就算镇海宫等势力不计较,那些被你杀死的修士的亲族好友会不会放过你?”
金钬似笑非笑的说道,他逼迫李风阳杀了多位化神修士,全程录像,之所以不种下禁制,主要是担心被高阶修士察觉。
“金道友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你答应我的事情?”
李风阳的神色紧张。
金钬取出一枚青色储物戒,丢给李风阳,道:“有了这些东西,只要你不是太废物,应该都能晋入炼虚期。”
“多谢金道友。”
李风阳连声称谢,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