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蓋世-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 登天捷徑!讀書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和众生血脉相关的知识,如漫天的雨点和雪花一般,随着血能的注入,涌向虞渊这具奇异的阳神体内。
迅速地,落入他一条条晶莹如虹电般的经脉,化作他自己的知识宝库。
嘶嘶!
他阳神中的灵魂意识,瞬间分为千百道,散逸在不同的经络中,汲取着那些新颖却并不显深奥的血脉知识。
也是在这一刻,虞渊忽然如醍醐灌顶般,知道他为何难以令阳神蜕变了。
也明白了,他真正缺少的究竟是什么了。
他缺少的是,由浅至深的,将血脉和生命奥义一步步铸就的基石。
源血烙印在他阳神中的,乃是生命力量最顶尖的奥义,源血将世间最复杂神秘的生命道则,一下子全部刻印了进来。
他想要破解这些,几乎是终极的生命力量,必须要有足够的知识积累才行。
溟沌鲲当初在他体内的生命祭坛,内藏的那部分血脉奥义,包括他后续采集的,仅仅只占非常小的部分。
这部分和血脉、生命相关的知识,并不足以让他参悟出,由源血垂青而烙印的,众多完整且深奥的生命法则。
他这方面知识的积累太浅薄匮乏了,他本应该需要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的时间,游荡在诸天星河,接触更多层次的血肉生灵,异兽,大妖,甚至是星空巨兽。
他必须去洞悉他们血脉的奇奥,理解他们生命的运作方式,淬磨自己的认知。
唯有如此,唯有不断充盈他血脉和生命方面的知识库,他才有希望参详更深的,由源血赠予的生命真谛。
想要攀登万丈高楼,他这具阳神原有的阶梯可不够。
他该继续收集相关的血脉秘术,熔炼更多族群的精血,参悟他们生命的奥义,将梯子一寸寸地搭高。
唯有等真正能触及高楼之巅,才能理解摆放在上面的,被源血烙印的终极奥义。
这才是常规的进阶之道。
为此,他本该耗费千百年的时光,本该持续地积累下去。
而现在,当他的阳神落入这条宽阔的血色长河,他在聚涌磅礴血能入体时,还感受到无尽的知识,也在融入他的经络。
他突然笑了。
原来阳脉源头就是现成的阶梯!
阳脉自己,还有阳脉通过血魔族,从漫天星河的智慧生灵,收集的血脉知识,阳脉自己领悟的生命秘术,就是一片助他登顶的浩瀚血术海洋!
那海量的知识,在充盈着他经络内的知识宝库,如将亿万本相关的书籍秘典,摆放在相应的位置,烙印在他的一条条经络。
他第一世掌握的,那种一心多用的灵魂之术,也在此刻发挥作用。
千万道魂念,如成了千万个独立的意识,徜徉在那一条条经络中。
修罗,银鳞族,女妖,暗灵族,翼族,异兽中的巨鳄,雷兽,还有浩漭的妖族,血魔,诸多的血脉奥义,生命的形成和衰落,被不同的他独立地参详着。
他的条条经络中,正被阳脉早已醒悟的知识灌满,且由浅至深。
从浅显的开始理解,一步步地进阶,他很容易就能掌握其中的奥妙。
这一刻的虞渊,如化作千百个有独立意识的人,仿佛站在千百个书库中,从底层的书籍翻阅,领悟其中的奥妙。
随后,慢慢朝着更高的血脉、生命知识进阶,去琢磨更深更复杂的。
无垠星河中,能够如他这般将灵魂意识分裂,每一个意识单独参悟一条血脉奥义者,也就他和大魔神贝尔坦斯了。
源血大陆地底深处。
那条深红色的宽阔血河中,一具红晶般的璀璨身躯端坐着,似在一点点地长高。
辽阔的血色长河,从外向内收缩着。
收缩,意味着浩浩荡荡的纯净血能,被他这具神奇的躯体吸收了。
血色长河深处的,许许多多的微小光烁,便是属于阳脉源头的血术记忆,是它熔炼凝结的知识。
一一灌向虞渊的阳神之身!
“我……”
大魔神格雷克,恍恍惚惚地,生出一种更换了主人的感觉。
他的血脉源头,他的始祖,如从阳脉变成了虞渊。
身在灰域的安梓晴,以两手捂着暴跳的太阳穴,总觉得浑浑噩噩的脑海深处,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慢慢取代了那条虚幻的血色长河。
她的思想,她的念头,她的一举一动,似被那道熟悉的身影看着。
不再是阳脉了。
“还真是。”
本体依然留在灰域的虞渊,神色冷峻地,看着如从大梦中醒来的安梓晴。
通过掠夺阳脉源头的那具阳神,他瞧见在安梓晴的本体灵魂深处,有隐秘的阳脉的意念被寒力封冻着,此刻才突然碎裂。
这说明纪凝霜的判断没错。
从头至尾,安梓晴就被阳脉的力量侵染着,她的所作所为,她流露出的期待和焦急,她的一声声呐喊哀求。
背地里都有阳脉的影子!
阳脉指使着她,蛊惑着她,让她向自己求救,让自己为了她出力,目的就是为了自己那具神奇的体魄。
“你?”
安梓晴明眸中满是惊骇,望着眼前的虞渊,她有一种想要跪下来膜拜的本能。
仿佛,就是虞渊赋予了她全新的生命,让她晋升为大魔神,给她诸多血魔族的秘法和神通。
阳脉和虞渊的神影如在渐渐重叠。
才清醒过来的她,又一下子茫然了,分不清真实还是虚幻。
“迟些再想,我也迟些再说。”
虞渊冲着她轻轻点头,本体真身静坐在擎天之剑,阴神和主魂内的魂能意识,通过下方那一轮深红圆月,不断地流向深黯星域。
一落入深黯星域,就凭借和斩龙台的连接,出现于他端坐宽阔血河的阳神。
阳神的诸多念头意识,分裂去参悟那些不同生命秘术时,需要极其醇厚的魂能支撑,单靠阳神内藏的已然不够。
好在,这一轮深红圆月此刻还能传导魂力。
“源血大陆地底的极寒,帮你……封禁了阳脉的灵智?”
纪凝霜还在那块暗红如血的浮石,先前和她两手紧握着的,虞渊的阳神已不见踪迹,她感觉到了异常,“好像,我送达深黯星域的冰寒神力,也是因为你我携手的缘故,被那股极寒垂青了。”
“你本身就天赋非凡。”虞渊轻喝。
两人的本体真身,此刻还在灰域,并没有能够越过只能传导血能和力量的那轮深红圆月。
但,另一方世界的微妙变化,他们是知道的。
可渐渐地,因阳脉的灵智被冰冻,那一轮浮石中的深红圆月,传递魂力的效率越来越低了。
他和深黯星域的连接也有种生涩模糊感。
这意味着,代表阳脉的深红圆月,正逐渐失去它应用的功效。
“看来要提前参战了。”
留下这句话以后,虞渊抓住纪凝霜的手,脚下的擎天之剑,直奔泰亚星域而去。
一身凶戾霸气的小棘龙,皱着眉头,望着暗红浮石内的圆月。
他感受不到阳脉的存在痕迹了。
圆月似被极寒之力渐渐冷冻,被至高妖凤震裂的血脉法则,也被寒晶封闭,使得力量的传导受限。
蝶影重重
“对不住了!”
泰亚星域上空,虞渊朝着被泥石凝固的巨型时空之门,挥出了一道掺杂灰域构架道则的一剑。
喀!
粗如瀑布般的剑光,劈在凝固的泥石上,让固体泥块纷纷脱落。
沐浴在七彩霞光的时空之门再现!
深黯星域。
端坐在巨大紫色神座,拍拍翅膀令十二座万丈冰川,刹那间崩塌爆裂的至高妖凤,本好整以暇地看着那轮圆月。
期待着,后续有更多更玄奥的生命力量乍现。
待到那道雄伟的赤红身影出现,以斩龙台瞬间破开源血大陆界壁,并直达地底代表阳脉源头的血色长河以后,妖凤突然沉默了。
她骤然看向如一颗硕大冰球般的源血大陆!
呼!
那座漂浮在星空中,巨大的紫色宫殿,沿着另一头小棘龙留下的不稳定空间甬道,蓦地在源血大陆旁边出现。
“大人!”
“殿主!”
数十万头大妖和异兽,因这座紫色宫殿的冒出,立即吆喝着参拜。
浓稠的紫色烟云从宫殿内流逸出来,渐渐将整个宫殿淹没,又有一道巍峨的妖影,从浓稠的烟云内节节攀升。
“没用的东西。”
端坐在紫色神座的另一个妖凤,凝望着变得冰冷,如沦为僵硬死物的那一轮深红圆月,埋怨着阳脉的不中用。
那股最极致的酷寒,从源血大陆开始发力时,阳脉源头的灵智就被封禁了。
连带的,导致这一轮深红圆月也失去了应用的奇妙。
除了纪凝霜的冰寒神力外,后续再传出的力量,在她眼中都已不够看,让她也再难有期待。
于是,她透出神座的巨大羽翼,又轻轻拍了一次。
蓬!
将虞渊阳神送过来,将纪凝霜的冰寒神力弄出的深红圆月,终于完完全全地爆灭,化作碎小的血色光雨。
她这道分身和神座作势离开,要和那座殿堂汇合,要破开源血大陆的界壁天幕。
轰!轰隆!
那颗死寂的星辰,突然间猛地一震,深渊巨蜥的泥石和血能,被人给一剑劈裂。
海邊的Q
旋即,有两人两剑,携手从灰域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