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信息全知者 魔性滄月-第九百六十八章 越像越不像相伴

信息全知者
小說推薦信息全知者信息全知者
“不要再继续了,你会死的!”林立震撼于诗格慕的自由意志强得离谱。
这种强大有何好处呢?那就是时时能打破命运,博出因果宿命中的小概率路线。
难怪诗格慕能从垫底邪神中一路崛起,明明智慧层次和其他天骄差不多,但却能脱颖而出,成为大家眼中的传奇,与古老者比肩。
除此之外,作为自由意志主要能力的具现力,反而很鸡肋。
扭曲现实的程度,和其他的基本力相比,实在是太弱了,比引力还弱,非要说哪里厉害,那就是具现力乃是‘不可抗力’!
如果能一直释放,就算是天王老子,她也能一滴水、一滴水地磨死!
可惜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那反噬的代价就是意识的消亡,难道说诗格慕有某种抵消代价的方式?
只见诗格慕欣喜道:“不是什么九维究极体,祂的意识就一个,就是虚空恐惧,我感觉到了!”
“具现力探查真实无虚,绝无可能造假!”
林立愣住,随后坚定道:“那可不一定,九维究极体的意识,又岂是你能分辨的,只有我大哥能看得出来。”
“你!”诗格慕极为愤怒:“你懂什么,具现力就是这个宇宙最强的力量!”
“它的强大不在于运动物质,而在于‘独立’与‘真实’!”
“其所知所感所为,皆不为外力所改变,这是个体最自由的力量。”
诗格慕很清楚,在真实性上,所有力都可能被他人操控,但具现力不可能。
甚至同为具现力,都不可能阻挡,这是绝对只属于自己的真实。
也许它影响物质的能力非常弱,但绝不会错。
“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具现力绝对真实什么的,谁能证明?”许多邪神皱眉道。
诗格慕说的,只是她自己的理解,而非什么公理。在九维的究极生物面前,真有那么真实吗?
只见诗格慕还要再说,忽然脸色一变。
林立大喊:“小心!”
虚空恐惧已经追上众人,激发出磅礴的时空粒子,仅仅用了一招简单的能量归返,就把诗格慕全身的高能抹除,几乎就要将她彻底湮灭。
无论是八元邪神还是什么究极体,执行力都完全碾压区区六元的诗格慕。
也碾压在场除黄极以外的所有人!没有谁是虚空恐惧的一合之敌!
千钧一发之际,黄极停下脚步,瞬间挪移了回来。
“咻!”
金色身影与恐怖阴影瞬间交汇,因果律纠缠,各种编外现象如烟花般绽放,弥漫方圆数千光年。
黄极与虚空恐惧大战,展现出来的实力,堪称匪夷所思。
对方完全伤害不了他,而他金色的身影,摧枯拉朽地插入虚空体内,举重若轻,乃至游刃有余。
“祂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啊!大帝!具现力的结果,是绝对真实的,对于六维世界的超维模型,我早就验证过了,那就是真正的求道之路!”
诗格慕一边说,一边心里松了口气,眼见黄极回来吊打虚空恐惧,她就放心了。
“不,九维究极者,是真实存在的!我刚才的确看到了。”黄极说道。
“你用什么看的?大帝,信我,你用具现力看看就知道了!”诗格慕对于具现力,有一种极端地信赖和推崇。
仿佛连这个也能造假,那她就失去了人生意义一样。
“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也好,正面一战吧。”黄极战斗之余,也用具现力探查了一番。
“还真是……真的只是虚空恐惧。”
“啊?”林立瞪大眼睛,无法相信黄极会误判,这怎么可能呢?
他宁可见到全世界都错了,也不敢相信黄极错了。
好在,黄极立刻警惕地扫视所有人,似乎在一一排查九维究极体,现在夺舍在谁的身上。
“对方换人了!”
林立目光扫荡众人,心想原来如此,黄极并没有看错,九维究极体,又成了他们中的一个吗?
这下又轮到诗格慕纠结了,如果所谓的九维存在,还能随意切换寄宿体,那她刚才的证明就毫无意义了,说明不了什么。
“你们立即降维,只有这样你们才不会被控制与我为敌!”黄极极度严肃道,战斗节奏再次加快,想要迅速解决虚空恐惧。
一方面这个强敌只有他能对付,他要为众人争取时间,另一方面,这已经不是所谓的九维了,他能轻易解决,那就先尽快解决掉。
见黄极要把眼前最直接的一个敌人给解决了,在场众人都松了口气,几乎都老老实实地降维,进入到黄极创造的低维世界。
一时间,场上只剩下两个人,一个是诗格慕,还有一个是林立。
林立并非不听话,而是他很自觉地准备帮忙补刀。
“大哥,我来帮……啊?”
轰然一阵湮灭,虚空恐惧化为乌有,林立人傻了。
他没想到,黄极毫不犹豫地斩杀了虚空恐惧!
“大哥……你不是不亲手杀人吗?”
黄极严肃道:“情况危急,我别无选择,林立,你旁边的诗格慕,就是九维究极体。”
“什么!”林立连忙回头。
只见诗格慕一声惨叫,那叫声歇斯底里,如同见到了某种超出逻辑,超出常理的东西,令她疯狂。
而在这疯狂嘶吼中,她的气息不断突变,越发恐怖和强大,乃至于还超出了黄极之前九元气场的威慑。
诗格慕白色的小小身躯,让人感觉像是在面对一个宇宙巨人。
那双眼睛空洞如渊,似乎是两颗黑洞,发出震撼人心的引力波:“你是第一个认出我的人。”
“没有人可以瞒过我的感知。”黄极语气极为凝重地说道。
同时暗中给林立传讯:“事已至此,无路可逃。林立,这是宇宙最强者,我需要你的帮助。”
听到这话,林立压下心中的一些困惑,严肃道:“大哥,你尽快吩咐!”
一路走来的兄弟二人,再一次要并肩作战,而敌人是一个操控了诗格慕的九维至强者。
虽然林立很菜,但他也知道,自己是黄极最好的伙伴,没有之一。
很快,林立收到了一连串的操作数据,方案很难,也很简单。
困难在于,黄极没有一点把握,敌人强得无解,这是他唯一给出的一次不完美的攻略,只能凭运气致胜。
简单则在于,林立要做的事很简单,那就是击败诗格慕。
黄极负责对上九维究极体,接下对方所有超规格的力量,与其进行超乎想象的博弈和拼杀。
林立只需要面对,敌人操控的这具身体本来的力量,也就是诗格慕的战力而已。
“我理解了,敌人就好像在操控一个游戏角色,我负责对付角色,而大哥……你对付玩家!”
“不过,为何不让兰绝他们出来?”
林立记住全部操作,同时提出了一个小疑惑。
黄极解释道:“这是究极体的一场游戏对决,你比所有人都弱,所以祂对付你,不会使用超出诗格慕的力量。”
“但对付我会,而且如果兰绝他们参战,凡是强于诗格慕的,也统统会有匹配的额外力量诞生,没有意义。”
“林立,你虽然最弱,但在我眼里,却是最强王牌!”
林立毫不谦虚地点头,黄极说他行,他就行。
他虽然最弱,但他的上限,决定于黄极,可以说是最适合这场特殊战斗的人。
全属性武道 小说
黄极又道:“林立,你一旦击杀诗格慕,幕后的究极体可能短暂地回归,到时候我就可以借助那一瞬间,具现力跟随过去,观测到祂的本体。”
“祂本体的状态,我现在就已经感知到了,是黑洞。只要我直接观测到那颗九维黑洞,我就能将其抹杀,这是我唯一胜利的可能。”
林立点点头,原来是利用直接观测黑洞,将其质量归零的那招。
强如九维究极者,也是要有物理基础的。
而且林立回忆起来,黄极很早的时候,介绍黑洞时就说过,九维的黑洞是法则基石,万能材料,终焉物质。九维强者借此,几乎无所不能。
理论上,九维没有别的物质形式可以存在,只有黑洞。所以毁掉九维黑洞,就等于毁掉究极者的本体。
黄极恰恰,极度擅长玩弄黑洞,只要让他看到!
以区区六维之躯,逆伐九维!
林立周身遍布斥力场,霎时间斗志昂扬,他一定要为黄极,制造一次这样的机会!
来不及再多讨论,战斗攻略里的出手时间已经到了,林立毫不犹豫,进入全神贯注状态。
雪花般的几何体,迸发无数深蓝晶球,对着诗格慕狂轰滥炸。
诗格慕淡漠地拿出光矛,轻松化解。
林立毫不意外,一切尽在掌握,竟然反制对方的化解技术,将一股强大的撕裂效果,作用于诗格慕,几乎要将其分解成粒子。
另一边,黄极也好像在战斗,金色的丝线如叉状闪电般蔓延,在竭力地抵抗着什么。
一重又一重古怪的因果律,凭空降临在黄极身上,乃至周边时空。
让那里出现可怕的,令人窒息的种种极端现象。很多林立都看不懂,他也不需要懂,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击败诗格慕上!
兵对兵,王对王,如此交手数秒,忽然一股具现力扭曲了林立的灵魂,使其凭空多出一段通讯数据。
“林立!住手!快醒醒!”
这是具现力特有的通讯方式,即凭空扭曲对方的一两个粒子的参数,表达出要传达的讯息。
在他们这个级别的人手中,几个粒子的变化,就足够交流了。
“嗯?你还有意识?”林立愣了,认出这是诗格慕的具现力。
他心想都被究极体夺舍了,诗格慕应该失去意识了,没想到此刻竟然与他建立通讯。
“不对,你已经变成究极体了,你不是诗格慕,休想骗我!”林立依旧没有丝毫迟疑地执行着战斗。
诗格慕惊道:“我变成究极体?变得明明是你……原来如此,你被骗了,林立!”
“什么?”林立心神俱震,差点出招都慢了。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快告诉我!”诗格慕极力抵抗,同时询问。
林立回道:“你不会看吗?”
诗格慕具现力波动激烈道:“笨蛋,我们看到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在我眼里,是你变了,黄极说你被究极体夺舍,让我帮他!”
“我不愿相信一切是九维生命的游戏,所以极力地想要唤醒你,但你不理我,疯狂攻击……而且还带有一种超强大的气势。”
“可我依旧不愿还手,林立,只有具现力感受的世界,才是真实的。”
“此刻我们的对话,才是真实的我们在对话!其余一切所见,所闻,所说,都是幻境……”
“黄极是假的!我刚才用具现力攻击他,根本感觉不到他的自我意识,眼前只是个躯壳!”
“林立!你最了解他,他到底是不是黄极你难道看不出来?”
林立本不相信对方的话,绝对贯彻黄极的指令。
但如果黄极是假的,那他岂不是白给?
换做平时,他绝对不会怀疑,会认定一切是敌人的奸计。
可现在情况不同,林立不禁开始思考。
極 進化
第一,此刻是敌人在骗他的可能,很低,几乎没有。
照‘黄极’的说法,九维究极体强得无解,连他都没办法,只能搏命。
而如此强大的究极体,竟然搁这篡改具现力来骗自己?搞离间?怎么可能?
如果究极体真爱这么玩,那这是‘黄极’最擅长的啊,又怎会束手无策?更不可能不提前告诉自己。
‘黄极’只是观测不到九维本体,但眼前的投影是一定被看透的!不然这战斗攻略是哪来的?
所以此刻是敌人在欺诈自己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反倒是‘黄极’在糊弄他的可能性很高。
第二,‘具现力是绝对真实的’这种事,是不是真的,林立不知道,但至少之前的‘黄极’承认了。
在诗格慕拼命要验证虚空恐惧时,‘黄极’也用了具现力,验证出了与诗格慕一样的答案,然后说是究极体换人了。
这种行为,其实就代表‘黄极’也认为,具现力的答案不会错。
如此,正在和他林立沟通的,就是诗格慕本尊。
可诗格慕说的情况,与‘黄极’说的情况,完全矛盾,必有一人在撒谎。
由此,问题来了,诗格慕为何要骗他?没怨没仇的,此刻两人战斗,还不是因为有一个被所谓的究极体夺舍了?
这两个矛盾,林立思来想去,都没法洗,顿时细思恐极。
回忆起从头到尾的黄极,林立的确能感觉到陌生,陌生得令他恐惧。
明明说要走,结果又说走不了,要战斗。既如此,以黄极的能力,绝对应该是从一开始就选择战斗,而不是最后被逼的战斗。
有生以来,他第一次见到黄极慌乱焦急,束手无策只能逃跑。
也第一次见到黄极被打脸,做出矛盾之举。
更是破天荒地,亲手斩杀了虚空恐惧。
当然,每一次,这个‘黄极’都能用下一步的行为,完美解释。
比如逃跑,‘黄极’也说了是无解,强如他,也总会有逃跑的时候,面对究极体,继而惊骇至极,乃至看不清未来,也不是不可能。
又比如他回来,发现是究极体换了人,这个情况也刚好说明诗格慕为何验证出是虚空恐惧。
乃至于,最后这场战斗的策略,也非常的像黄极。那种在最后只有林立是他的王牌,且要动用作弊般的黑洞抹杀,乃至给攻略,王对王……
可以说,种种连串下来,逻辑上可以解释。
在究极体游戏的大前提下,所有出格行为,也是合理的。
其他方面,无论是语气,能力,灵魂波动,乃至于和林立的感情,都像得要死!
但是,像归像,感觉上,还是有陌生感。
就如同……就如同……
林立忽然大声说道:“就如同这是我揣测中的大哥,而不是真正的那个,永远给我惊喜与震撼,超乎我想象的他!”
没错,就是这样,林立瞬间罢手了,乃至于站在了状若邪魔般的诗格慕旁边。
其实逻辑什么的,他不认,哪怕有所谓的矛盾情节,和逻辑漏洞,他也会选择相信黄极。
因为林立不相信自己的逻辑推理……他会认为哪里是他没想到的,可能所谓的漏洞,只是他蠢,继而一概只选择信任黄极。
但是,在最后,林立终于把握住了那种陌生感的来源,识别出了眼前之人不是黄极。
林立心中的那个黄极,是无法用逻辑来模拟的,超乎了林立想象。
作为最了解黄极的林立,其实根本也不了解黄极,如此照着他心中模样刻画出来的黄极,越像!就越别扭!
像到极致,就错到极致!
这是仿佛直觉、感觉、真我体验上的某种差异感。
正如……道可道,非常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