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第五百零四章 時機錯過,市丸銀的堅持鑒賞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死神之搅弄风云
蓝染面对市丸银的说辞,微笑着说道:“你以为那时候我没有发现远远躲着的你吗,银?”
“当我成为一个死神后,我才知道那时候您应该发现的。进入五番队的时候也在想,像我这样的小鬼您应该早就忘了才对,现在看来您没忘记,就这样还将我放在你身边?”
“这又有什么,我很想看看你到底想做什么,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有自己的谋算,但没想到是这样的,真是让我失望啊,银。”
蓝染摇摇头,他对市丸银的期待要远胜过东仙,一度也非常看好对方。哪怕是抱着不知何时取自己而代之的想法,那也很有趣不是吗?
他伸出左手,以一种绝对无法拒绝的口吻说道:“把崩玉还给我吧,那不是属于你的东西,银。”
“怎么可能还给你呢,蓝染队长?”市丸银说着,偏过头朝着宏江:“虽然我现在也不能把崩玉给你,但我想,蝶冢先生你是可以保护我的对吧?”
宏江冷着张脸,“我对崩玉没兴趣,而且,我不认为你已经夺走了崩玉。”
市丸银疑惑地看着手上的崩玉,他搞不懂宏江究竟是什么意思,顺着对方的手指看去,是似乎正在溃散的蓝染。
“神杀枪的刀屑可是有剧毒的,直接作用于对手的细胞并加以融解。”市丸银笑着解释道:“所以只要崩玉还在我手上,蓝染队长这次就完了,蝶冢先生这种时候不会不顾全大局吧?”
宏江叹着气摇了摇头,“这不是我顾不顾全大局的问题了,而是一切都太迟了,市丸。”
顺着宏江手指望去,市丸银见到的是胸间已经开了一个大洞的蓝染,一切都在按照他的想法进行,他不明白宏江到底是什么意思。
突然,一股强大到难以言喻的灵压从蓝染身上爆发,对方胸间的空洞已经不再继续扩大,身后微微鼓起六个小包,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这样的变化绝不是正常该有的,哪怕先前的灵压是蓝染在抵抗体内的融化,但其体表的变化却是不正常的。
并且,市丸银能够感受到,对方正逐渐变得更有生命力,虽然只是种感觉,但这感觉却无比真切,就好像看着一个人逐渐变成虚一样。
“蝶冢先生,这……”
话还没出口,市丸银手中的崩玉就剧烈地震动起来,像是受到某种召唤要立刻飞出去一样,而它要飞向的目标,想都不用想,正是不远处的蓝染。
“这是?”
市丸银下意识将崩玉攥得更紧了,他不明白,明明已经失去了崩玉,蓝染的表现为何这么像是在‘进化’?
“你先退下吧,市丸。”宏江这时候微微上前一步,将其隐隐护在身后:“也别执著于崩玉了,防守吧。”
“可……”
“还不明白吗?分离并不意味着打断了融合,崩玉就是这样的东西,恐怕从他将其放入体内开始融合那刻起,仅仅是将他和崩玉分离,就已经无法打断融合的进程了。”
宏江沉声说道:“现在的蓝染与崩玉间的关系不单单是如同手足那般,恐怕,他们间的联系比你想的更加紧密,是超过我们理解的一种存在。”
话虽如此,但这时候要放手市丸银又怎么能甘心?为了给对方致命一击,他已经忍耐了数百年了,在他伪装自己强忍仇恨的岁月中,他每时每刻都在期待这这一刻。
而就在他迟疑的时候,对面的蓝染又发生了变化。
背上的六个小包突然张开,成为三对仿佛蝶翼一般的翅膀,抬起头,眉心的位置多了条仿佛眼睛一般的缝隙,看上去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市丸银手上的崩玉震动得更加剧烈了,宏江一声厉喝还是没能让他防守,只见他身影一瞬,下一刻人就不知道往哪去了。
同时消失的还有蓝染,他眸子中满是冷漠,先前惊人的灵压猛地一收,即使以宏江的灵压感知,也只是堪堪能感知到他的移动轨迹。
“混蛋!”宏江骂了一句,也不知道到底是在骂谁,可能市丸银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吧。
他能理解对方忍耐数百年终于见到曙光的那份心情,可黑暗中的曙光不一定代表着救赎,还可能是幽邃通道尽头的悬崖!
以市丸银的聪慧,他能明白也该明白的!
可有时候情绪这种东西即便旁人能理解,但还是太难感同身受了,市丸银这一系列‘昏招’,宏江站在理智的角度确实无法理解,但若是宏江为夜一复仇而忍耐这么久,说不定也会做出相同的选择吧。
现在的问题是,蓝染对待背叛的态度是什么,按照前世的经验来看,他并没有让背叛自己的市丸银活下来。
至于这一世?宏江稍想也就明白了,就刚刚市丸银那样子要说没和自己通过气,宏江自己都不会信。
那在蓝染眼中,对方很可能早就和自己有所关联,甚至松本和市丸银都没有隐藏他曾救过他们的事实。
现在就算宏江澄清市丸银的行为和他没任何关系都来不及了,蓝染之前本来就想对石田等人出手,现在好了,对象换成市丸银在他看来应该一点问题都没有。
虽然先前没有太多交集,可他这一世想让市丸银活着,如果刚刚市丸银听自己的话把崩玉交出去,那蓝染不一定下死手。
现在?换位思考,如果宏江是蓝染的话不杀市丸银都不可能,泄愤这么低级的情绪蓝染应该不存在,但用死亡告诉对方究竟多么愚蠢,可是那家伙最爱干的事了。
神医小农民
宏江也只是自言自语骂了句后就追着蓝染过去了,他可没百分百的把握能从现在这个状态的蓝染手上救人,尤其现在他还有些落在后面了。
另一边,市丸银藏身在一块巨大的碎石背后,小心地隐藏着自己的灵压,微微探出半边脑袋,希望能获取蓝染最新的动向。
这几乎是他下意识的举动,手中震动的崩玉告诉他,蓝染找到自己只是时间问题。
但他也坚信留在对方体内的刀屑是起作用的,对方如此迫切地想要要回崩玉,说不定正是因为其无法压制体内的刀屑。
所以在市丸银心中,只要能拖延足够的时间,就能杀了蓝染!
宏江这时候绝对不会做事不理,而他只要小心一点,应该也能拖延一些时间吧?
只要蓝染有接近的迹象,他就马上走,哪怕搭上不远处被结界保护的半座空座町,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