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討論-第1357章 抑制劑閲讀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小說推薦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
正如狼王所言。
新生的龙城文明即将迎来生存还是毁灭的终极之战。
作为冲锋陷阵的尖兵,孟超别无选择,只能勇往直前。
在图腾战甲彻底失控之前,他凝聚起了最后的力量,被链刃缠绕,如同流星锤般的双拳,朝死亡之壁的下方狠狠轰去。
摧枯拉朽的冲击波,顿时将几十根螺旋缠绕的管道都轰得支离破碎。
五颜六色的灵气,夹杂着“呜呜”的嘶鸣,从纵横交错的缝隙中激射而出,漫无目的地朝四面八方喷涌而去。
当管道上的裂缝越多。
从每一条裂缝中激射而出的灵气,其温度、压力和破坏力就越低。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死亡之壁的声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低。
但火焰、冰霜和闪电,仍旧发出摄人心魂的咆哮。
事已至此,再没有任何投机取巧的办法。
孟超咬紧牙关,将速度飙至极限,化作一支捆绑了高爆弹药的离弦之箭,朝死亡之壁冲去。
他在字面意义上,穿过了刀山火海。
顿时觉得刚刚修复和升级的每一条血管、神经、灵脉以及肌肉纤维,都在岩浆中浸泡,都在寒风中颤抖,都在和最明亮的闪电,进行着最激烈的搏斗。
他的每一簇神经末梢,每一条脑沟,乃至每一颗细胞深处的每一条线粒体,都被接近绝对零度的冰霜冻成一坨,又被千丝万缕的烈焰和电弧缠绕,身不由己地剧烈痉挛。
就连图腾战甲都趁机作祟。
类液态金属物质争先恐后朝他的毛孔深处渗透,试图强行接管他的中枢神经系统甚至大脑皮层,将他改造成类似起源武士,半血肉、半机械的怪物。
孟超从未像此刻一样无比强烈地感知到,自己的心灵指数正在疯狂震颤,无限接近走火入魔的临界值。
他甚至不敢想象,自己此刻青筋毕露,面目狰狞的样子。
唐砖
但他终于穿过了死亡之壁!
在彻底失去对血肉之躯的控制权之前,他竭尽所能,腾空而起,在惊天动地的怒吼声中,喷涌出了强劲无匹的灵焰,化作一对五彩缤纷的翅膀,在半空中拖曳出了一条华丽的弧线,跳到了深不可测的裂谷上方!
好消息是,他脱离了圣山神庙的控制区域。
不知为什么,由类液态金属物质组成的图腾战甲和杀戮雕像,似乎很抗拒离开圣山神庙的控制区域。
无论被六弑战甲影响甚至操纵的狼王。
还是类液态金属物质凝聚而成的杀戮雕像。
都只能在孟超身后张牙舞爪,发出气急败坏的嘶吼,却不愿或者不敢追上来,和他一样跳出圣山神庙的控制区域。
坏消息是,孟超还在半空中就已经力竭。
死死咬住血肉的图腾战甲,更是重得像一具塞满了铅块的铁棺材,令他根本来不及越过地底裂谷的中线,就开始往下坠,坠入无尽的深渊里。
一切手段都已经用尽。
孟超只能拼命瞪大眼睛,试图看清楚,无尽深渊的真面目。
就在千钧一发之时——
对面的岩壁忽然模糊起来。
就好像坚硬如铁的岩石,忽然变成了粘稠无比的柏油。
又像是某种神秘力量,在岩壁上打开了一扇大门,甚至是一个漩涡。
那头人面蜘蛛,竟然从漩涡中冒了出来,六条反关节刃肢深深蜷曲,如同压缩到极致的弹簧,猛地一弹,便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射向了孟超!
它在半空中将孟超捞了个正着。
看到镶嵌在那张畸形丑陋的面孔上,一半混浊,一半清澈的眼睛,孟超姑且将它想象成和自己一样的碳基智慧生命体,想象成一个“人”。
巨大的冲击力令两人一起下坠。
人面蜘蛛如同节肢类生物般高高隆起的腹部,却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朝后方的岩壁射出了几根半透明的,韧性极强的蛛丝。
利用蛛丝的牵引和自身的重力加速度,两人在裂谷中大幅度摆荡起来。
裂谷彼岸,狼王的六弑战甲和张牙舞爪的杀戮雕像一起,朝他们发动了远程攻击。
成千上万枚被灵焰缭绕的凶兽骸骨碎片以及高能金属颗粒,就像是一场声势浩大的陨石雨,劈头盖脑砸向了孟超和人面蜘蛛。
孟超仍旧在走火入魔的边缘苦苦挣扎。
无力抵挡疾风骤雨的远程攻击。
人面蜘蛛虽然面目丑陋甚至狰狞,却敏锐感知到了孟超的状况,用两条刃肢,将他牢牢护在自己和岩壁之间。
却用自己展开如同盾牌的甲壳,抵挡威力惊人的“陨石雨”!
轰轰轰轰轰轰轰!
整片岩壁都沉浸在“陨石雨”连绵不绝的轰击中。
最坚固的岩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最炙热的岩浆,而最炙热的岩浆又在短短瞬间,化作了最狂暴的火海。
孟超能清晰感觉到人面蜘蛛被连续击中的闷哼和震颤。
它——他脸上流露出无比痛苦的表情。
但他却根本没时间也不在乎自己的伤势。
反而低头查看孟超的情况,试图将孟超保护在他的甲壳里,唯恐孟超擦破半块油皮。
孟超大惑不解。
不明白人面蜘蛛为何对他如此重视。
宁愿自己粉身碎骨,都不愿他伤到半根毫毛。
人面蜘蛛也来不及解释。
他挥舞着刃肢,摆弄着蛛丝,在滔滔火海中腾转挪移,如履平地。
很快,就带着孟超回到了他刚才冒出来的地方。
被炸得坑坑洼洼如同月球表面般的岩壁上,明明空无一物。
孟超却能感应到一缕缕古怪的灵能波纹正在聚集并高速旋转,组成了看不见的漩涡。
就在源自圣山神庙的攻势猛烈到了极致,恍若无数颗小太阳朝他们呼啸而至时。
人面蜘蛛带着孟超,一头扎进了岩壁中央的漩涡深处。
那种感觉,和探矿师改变岩石的分子结构,把岩石变成沙砾,再慢慢浸没进去不同。
孟超既没有感觉到丝毫阻力,也没有产生丝毫窒息之感。
恰恰相反,他感觉到了失重。
仿佛自己并不是钻进了岩层。
而是漂浮在黑暗无垠的浩瀚宇宙中。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感应不到星球磁场的存在。
刚刚还弥散于天地之间,如同烟花般绚烂的电荷以及粒子,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就好像,他短暂脱离了星球表面,甚至离开了异界一样。
孟超非常熟悉这种感觉。
他知道,自己刚刚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短距离的空间跳跃。
“是传送阵!”
孟超心道,“岩壁上天然生成着,或者人工架设着一座小型传送阵,人面蜘蛛并不是生活在岩缝里面,而是生活在传送阵所连接的空间褶皱里面!”
果然,片刻的失重和眩晕感,如潮水般消退之后,孟超发现自己被人面蜘蛛带到了一条狭长的山洞里。
从周围的温度、空气湿度以及大气压力来分析,这里应该不是地壳以下数千米,高温高压的地底岩层深处。
来自圣山神庙的狂轰滥炸,也像是被他们抛到了九霄云外,掀不起丝毫涟漪。
只是,孟超的图腾战甲仍旧处于极不稳定的状态。
类液态金属物质发出“嘶嘶”的声响,泛起诡秘的波纹,试图侵入他的血肉,接管他的神经。
孟超咬紧牙关,瞪大眼睛,僵硬得就像是一头冰冻的丧尸,勉强保住了大脑的清醒,却无法彻底将自行其是的图腾战甲镇压下去。
人面蜘蛛察觉到了他的异样。
粗大的蝎尾高高扬起,“毒针”上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朝孟超的胸甲狠狠刺来。
孟超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人面蜘蛛的“毒针”,刺穿自己的……
咦,奇怪,这根毒针的长度,明明超过了孟超整个胸腔的厚度。
孟超却没有感觉到丝毫心脏被贯穿的痛楚。
不,别说心脏了,他觉得毒针连自己的皮肤都没有刺破。
而他身上躁动不安的图腾战甲,却随着毒针的刺入,瞬间安静下来。
刚刚还不受孟超控制的战甲,又被重新纳入了他的神经网络中。
在生物电流的涌动下,每一片甲胄,都像是肢体的延伸般驯服,再生不出丝毫自行其是甚至反噬主人的念头。
“人面蜘蛛果然有办法,解决图腾战甲失控的问题!”
孟超稍稍松了一口气。
感觉人面蜘蛛的蝎尾长针,就像是某种运用仿生学原理制造的注射器。
将能够抑制类液态金属物质过于活跃的神秘药剂,注入了自己的图腾战甲里。
完成抑制作业的人面蜘蛛,显得格外疲惫。
刚才始终死死镇压的伤势,都在确认孟超安全的这一刻,如同火山爆发般释放出来。
他背后的甲壳片片剥落,伤口流淌出了大量淡金色的黏液。
原本还算饱满的体腔,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枯萎下去。
就连畸形丑陋的脸庞,都在瞬间爬满了纵横交错的皱纹,显得愈发扭曲。
唯独那对深深镶嵌在千沟万壑中的眼睛,依旧闪耀着仿佛三千年甚至更长时间都没有熄灭的,无比璀璨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