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星門 起點-第378章 心眼多(求訂閱月票)閲讀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回来了。
这一次,李皓前前后后,在大道宇宙待了几乎有一个月。
虽然中途出来过,可这可能是他闭关修炼追究的一次。
今日的李皓,愈加缥缈一些,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侯爷!”
林红玉走上前,招呼了一声。
洪一堂上下打量了一番,笑了笑,看向李皓,开口道:“我先去看看武道学院的情况,你和林都督商量一下接下来的事。”
李皓微微点头。。
黑豹倒是还想继续跟着,结果,被洪一堂拖着狗尾巴,硬生生给拖走了。
原本还没什么,结果洪一堂拖走了狗子,倒是让李皓有些无奈了。
林红玉见状,也笑了笑,出声道:“侯爷很久没来都督府了,进去坐坐吧。”
李皓微微点头。
两人一前一后,朝都督府大殿走去。
远处,洪一堂拖着黑豹,扭头看了一眼,笑了起来,真有意思啊。
……
大殿中。
见林红玉站着,李皓抬了抬下巴,“坐吧。”
林红玉正襟危坐。
李皓笑了笑,又道:“这次做的不错,相当完美!一切都很顺利,指挥全民配合,数十亿修者,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夸赞了几句,又继续道:“你应该进入合道了吧?”
“嗯。”
林红玉微微点头:“有些勉强,和一些弱圣交战,也许还有希望,遇到一些老资格圣人……”
“没几个老资格的圣人!”
李皓笑道:“就郑宇那边,剩下的都是歪瓜裂枣,真正的强者,早就离开了银月世界!如今,我们打的都是一群歪瓜裂枣罢了!”
“侯爷……战天城这些势力,也有圣人。”
骂归骂,可别这么说,说了,战天城这些圣人也会很无奈的。
李皓笑了:“没说他们,他们本就是新武圣人,我说郑宇那边,一群冒牌货,早些年撑死了不朽,又没战斗过,又没真正跨入圣人层次,和本源大道有过接触,只是肉身、气血达到了那个层次罢了。”
现在的圣人,大多都是水圣。
又没本源加持……和新武没法比。
李皓也懒得去对比。
如今,他都是用合道,去对比这些圣人,合道三重的话,横扫一群圣人都行了,哪怕你是巅峰圣人也一个样。
“不说这个,最近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有一些,不过也不算太大的事,天地恢复正常了,赵署长、乾无亮、天剑这几位,进入了日月八重,圆平武科大学这边,几乎都跨入了日月,日月七重也出现了几位。”
“王署长也进入了日月八重,猎魔武卫军这边,柳艳进入了日月七重……”
她一一道来,对这些情况倒是了解的很清楚。
说到这,又补充道:“妖植军那边,帝卫还有几位妖植,都在感悟新道,但是还没正式移道,这几位的想法是,先在星河中留下大道星辰,再潜移默化地自然移植大道,保持完整的实力转移……”
李皓微微点头,这个是可行的。
“还有,镇星城遗迹之前出现了一些暴动……战天城那边去探查过,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但是有战斗的痕迹,还有,龟守护去看了,说王座可能被人动了,我们推测是映红月!但是天地复苏太快,之前我们忙着别的事,没时间管他,映红月应该第一时间跑了,目前不知所踪。”
“另外……”
说到这,她顿了顿:“银城那边,封印最近波动了几次,郑宇大概也很紧张!最近到了晚上,银月有些异常,不知道是不是封印中出现了什么变故,张处长他们一直不曾出现,最后就是西方女王消失了,生死不知。”
大事倒是没有,小事倒是不少。
李皓不断点头。
银月的封印!
还有,如今天地恢复,又能承受圣人了,那李道恒这边,是不是也该出来了?
一个月时间,不知道这位有什么想法。
“对了,最后就是普罗大众方面,最近民间出现了不少强者,山海日月都有!侯爷觉得,这些人,是放任不管,还是搜罗到军中……”
“不管!”
李皓开口:“管这个干嘛?修炼一道,并非说,所有强者都是听你的才是对的……只要遵守律法,是主动加入军中,还是当个散人,随便他们便是!如今天下都是修炼者,山海日月,迟早会出现一大批,不可能都要加入官方才行。”
“嗯!”
林红玉微微点头,看了一眼李皓,又轻声道:“民间最近还有一个白圣教有些活跃,据说收拢了不少强者,五花八门,有对我们不满的,也有神国、大荒、大离、水云各地的强者参与其中,都是一些不满意目前状态的家伙。”
“据说,其首领朝白圣,早些时日就是日月强者,而今……甚至可能进入了日月后期!”
“另外,苍山和奎山妖族,最近也有一些动荡,奎山那位蛇王,好像召集了不少强大的妖兽……不过近期听说和白圣教起了一些冲突,双方在苍山、奎山一线,爆发过一场小规模战斗,我让人去看了,恐怕有日月参战!”
她余光看了李皓几眼,李皓笑了:“嗯,挺好,都是我安排的。”
果然!
林红玉释然了,我就说,奎山蛇王,应该是和李皓一伙的,早些时候就曾帮过李皓。
还有,她甚至知道几位熟悉的大妖加入了奎山一脉。
当然,朝白圣是李皓安排的……她之前有想过,但是不确定,倒是能确定,奎山妖族,应该和李皓关系不小。
倒是出乎预料。
如此说来,天下乱党,几乎要被一网打尽了,只剩下一些少数人,还在兴风作浪。
说完了这些,她也没话说了。
李皓见她不说了,看了她几眼,见她好像有些呆呆走神,轻咳一声:“没有别的事了吗?”
“没了。”
林红玉有些硬邦邦地回了一句,还有什么?
什么都没了!
李皓失笑,笑了一声,林红玉朝他看了一眼,见李皓看着自己,很快低头不再看李皓。
李皓笑道:“应该还有一件事,你忘了。”
“什么?”
“你忘了说了,对于我宣布,会迎娶你……就没人反对,或者其他反应之类的?”
“……”
林红玉无言,说这个干嘛?
你给个名,反正你也不在乎,说什么说。
李皓又笑道:“真没人反对?”
“没有!”
回答的还挺硬气。
李皓想了想道:“那就行……接下来,我要去对付一人,你让其他圣人,封锁飓风城!”
“映红月?”
“对!”
李皓点头,也没继续说别的,轻声道:“如今飓风城动不得,天上那位动不得,唯有映红月可以动!我要撬动一下他,试探一下各方反应!实际上,你还忘了一件事……天意!天意不会轻易消散的,上次只是消灭了一部分,天意……一定还会选择一人垂青!而且,这一次,可能更青睐,诞生真正的天之子!”
“而这个人……你要想办法找到!此人,一定是和我有仇的,恨我的,天赋不弱的,对方获得了天意青睐,一日三升很正常,甚至很快跨入合道也很正常……”
林红玉心中微动,马上点头:“我知道了,的确差点遗忘了天意,主要是天意无形,我没太过在意,现在想来,的确不该!”
怎么能遗忘天意呢。
若非李皓提醒,她可能真要遗忘。
“不是你忘了,是天意代表了这片天地,会让人沉浸其中,天然将对其的敌意消散,天意其实无处不在,很可怕的家伙!你是一直在天地之中,很自然地就会放松对它的警惕……”
林红玉有些凝重,再次点头。
的确可怕!
天意若是一直针对他们,大家也许不会遗忘,可此刻,天意好像成熟了一些,不针对他们,但是悄无声息地潜伏,又很顺利地让大家忘记了对它的注意。
“行,就这样吧,最后说一句,最近修炼,多参悟一下我老师留下的五禽术!关键在于其中的融合,我帮你梳理了一下大道,目前来看,还是不太圆满,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你会发现……万道之力,会有一个循环,依次助你修炼!”
林红玉再次点头。
说到这,李皓也说完了自己要说的事,起身准备离开了。
林红玉跟着起身,默默跟在后面。
结果,前面的李皓忽然止步,林红玉瞬间止步,李皓转头,此刻,双方距离很近,李皓疑惑:“你怎么没撞上来?”
“……”
林红玉呆呆地看着他,半晌没听懂意思。
我一位合道层次的存在,别说距离还有一点,就是距离一厘米,我瞬间止步也没问题吧?
“我力量控制还可以……”
林红玉回应了一句,有些木木地回应着,李皓失笑:“你好像没谈过恋爱……”
“……”
林红玉惊呆了!
“你不是馋我身子吗?我以为你会按照小说中说的,主动撞我……”
“……”
“算了,看来你很忙,连看小说的时间都没有,可以多看看,我是没谈过,但是我看过,我师父以前很喜欢看,你也可以看看。”
“……”
下一刻,李皓呵呵一笑,瞬间消失。
林红玉愣愣地看着他消失的方向,什么跟什么啊?
我这么忙,从小到大,忙着修炼,忙着算计,忙着对付各方反抗者,忙着主管超能之城,忙着天星大业,忙的几乎从不睡觉……我还有时间看什么杂书吗?
李皓……莫名其妙!
还有,李皓不忙吗?
袁硕不忙吗?
这些人,居然还有心思看那些杂书,真是……玩物丧志!
……
李皓踏空而走,笑了一声,忽然觉得有些有趣。
31岁的老女人了……看样子,除了算计,除了修炼,好像也不会什么了,真惨。
童年,一定是很无趣的。
我的童年,还算有趣。
正想着,洪一堂飘然而来:“笑的很开心,谈的不错?”
“还行!”
李皓笑了,“对了,好久没看到红袖师叔了,最近忙什么呢?”
“……”
洪一堂沉默不语。
李皓皱眉,出事了?
没有吧。
红袖几乎没有参战过,因为是洪一堂的妻子,加上实力一般,李皓几乎不曾征召她参战的。
“去神国了。”
“什么?”
“去神国了……”
沉默了一会,还是开口道:“之前在水云,后来又去了大荒……她去收养了一些因为战争遗留下来的老弱孤寡,天星如今还可以,神国如今最凄惨,太过混乱,死伤无数,她去那边了!我劝过她,神国那边不要管,她没听我的……”
李皓心中微动:“大爱无疆……好事!”
说归说,还是思索一番,身上溢散出淡淡的大道光辉,直到领域浮现,这才道:“这个我没意见,其实挺好,就怕……天意盯上她!”
洪一堂心中一震!
“她实力一般,天赋一般,天意会盯上她?”
“不好说!”
李皓微微皱眉:“我不想亲者痛仇者快,但是这不确定,因为天意如今很难选人,其实我想过,要不选择女王,要不选择映红月……可这两个,现在都跑的没影,那最大的可能,就是没去过大荒的一些人,比如……天星皇室的九皇子,还有现在,你说红袖师叔去了大荒,而且一直都在收养一些孤儿,很容易被天意盯上,这算是大爱的一种吧?”
“九皇子……你说南拳留下的那个徒弟?”
“对!”
李皓点头:“对方现在在天星武道学院,很安静,不过全家死了,南拳师叔也走了,他天赋很好的,你忘了吗?我可没忘,我这人,记性好!天星皇室被我斩尽杀绝,当时南拳师叔为他求情,留下了他,后来南拳师叔走了,也没人管他了,很容易出现变故。”
洪一堂不得不感慨,大家都忘了这人了,李皓居然还记着。
真是……心眼不大啊。
不过那位,天赋的确不错。
想到这,开口道:“也对,可以观察一下,至于红袖这边,我让她回来……”
“不用!”
李皓摇头,忽然笑了:“若是真找了红袖师叔,回头我给它来一次狠的,顺带着,让红袖师叔赚一笔大的!一个不成熟的天意,还想和各方斗,还想培养自己的代言人……真是想太多了!”
说到这,笑呵呵道:“不管这些,天意青睐是好事,暂时放下,找映红月!这一次,我要在这家伙身上拔毛!他是我接下来计划,很重要的一环!黑豹,你来找人!”
“汪!”
黑豹叫唤一声,四处闻了闻,接着,一动不动,闻不到。
啥味道也没有!
李皓无语,废物!
白养你了!
不过也不得不说,映红月能躲。
“走,去大离!”
“大离?”
洪一堂思索一番,李皓笑道:“禁忌海源头!他若是不在一些遗迹中,就在那边!那孙子,能躲!之前去了镇星城遗迹,也许看到了什么,但是他身上有红月之力,很容易被那把刀击伤,那把刀,针对红月之力,他想夺刀,必然要剔除一部分红月之力,禁忌海最适合他无声无息地释放红月之力……”
李皓此刻脑子很清醒。
对映红月,如今其实也相当了解。
他九成九潜回了大离。
洪一堂沉声道:“那位大离的初武之神……”
“不用管!郑宇不管,李道恒不管,红月大世界的人也不去找他麻烦……这代表,那位可能真的人畜无害,或者说,目前阶段,不会涉及到各方利益!”
李皓分辨的头头是道,洪一堂也只能点头。
这家伙,以前就能盘算,现在修道之后,更能算计了。
一个沉寂巡检司一年,默默观看无数卷宗的家伙,面对红影面不改色……心中盘算多,很正常的事。
……
大离。
禁忌海源头。
一处席卷起滔天巨浪的地方,海水腐蚀各方。
映红月的确在这。
此刻,任由海水冲刷,也只有这些腐蚀能力极强的海水,才能将他身上的红月之力,冲刷出来,一次接连一次,带走了一丝丝红月之力。
而脑海中,还在想着那把刀!
很可怕的一把刀!
远远看一眼,他就知道非同寻常,若是能拿到……自己也许不需要再去算计什么,也许……自己就有资格,正式走上台前,和各方较量!
海棠閒妻 小說
八大家的血脉,可以靠近。
而自己……也许就是为了这遗迹而生。
八大家的血脉……恐怕也是有人故意引导我聚集的,他隐约猜到是谁,不过不去想,不去说。
镇星城遗迹中,杀了郑宇的分身,收获不小。
而今的他,再次恢复到了合道层次。
八条血脉之力,融合程度更高了。
而一缕红月之力,还在消散,但是很快又会出现,这代表,红月帝尊那边,还在渗透红月之力,不过比以前好多了,大概是张安他们进入,红月帝尊放缓了速度。
“李皓闭关了一个月,消失了一个月,天星全民祈福了几天……李皓也许也在筹备什么。”
他心中想着,还有,李皓应该也见过那把刀。
却是没太在意的感觉,是觉得他拿不到,还是想着,等自己变强了,让自己去取,他坐收渔翁之利?
正想着,忽然脸色微变。
不对劲!
就在他察觉到不对劲的一瞬间,虚空裂开,天地屏蔽,道字领域浮现,一瞬间,一张白玉般的手掌,从虚空穿插而来,砰地一声,一掌拍下!
映红月脸色剧变,八大血脉,瞬间融合,气息瞬间暴涨,也是一拳打出!
轰!
巨响声响彻四方,巨浪滔天,无数禁忌海水翻滚!
砰砰砰!
一连数掌,映红月血脉忽然动荡起来,一柄长剑浮现,剧烈震荡起来,八大血脉,瞬间动荡了一下,映红月瞬间钻入海水,就要遁逃。
就在这一刻,海中,一柄地覆剑浮现,一条金色大狗浮现,吞噬天下,剑斩苍穹!
轰!
映红月从水中遁出,脸色微变。
前后围堵!
地覆剑,黑豹,还有李皓。
“李皓!”
映红月沉声道:“你不敢杀我!杀我,会有人出手对付你的!”
李皓浮现身影,笑容柔和:“我知道,所以……我不急着杀你,我只是会重伤你,养着你,如同人彘,养在瓮中,你说如何?”
映红月脸色变幻,不断朝四处探查。
李皓轻笑一声:“别看了,逃不了!天下就这么大,除非逃去飓风城,再次受郑宇辖制,否则……你去哪呢?”
李皓笑道:“我要的不多,红月之力,你消化不了,给我提供一些,我替你消化,也能减少你的压力,给你八大血脉更加融合!”
映红月脸色微变。
李皓笑道:“没事的,我这人,向来喜欢互惠互利,最近刚好进步太快,又没大道雷霆劈我几下,我觉得有些不太舒服,你给我弄点大道雷霆,我还很满意的!”
映红月眼神闪烁了一下,也笑了:“只要红月之力吗?这倒是没问题,我太多了,刚好觉得太麻烦了,你要多少,我可以给你多少……给了你,你会放我走?”
李皓摇头:“给了红月之力,我想,你不介意再给我一点别的吧?”
映红月脸色变幻:“你要什么呢?”
“紫月在哪?”
“什么?”
映红月一怔,看向李皓,忽然笑了:“你……难道还打我女儿主意?她早就死在大离了,之前乾无亮来大离,大离王率军围剿,早就杀了她……要找她……难了!”
远处,洪一堂也愣了一下,不谈正事,你要紫月做什么?
七月几乎死光了,紫月也不是第一代紫月,都是第三代了,是映红月和黑寡妇生的女儿,当时在银月,死了很多三大组织的人,倒是这位,虽然被抓了,可一直活着。
按照映红月所说,她死在大离了。
李皓轻笑道:“紫月在哪?”
映红月皱眉:“死了……不信你去问乾无亮,问大离王,李皓,作为一方霸主,想对付我,直接来便是,何须如此?”
李皓又笑:“飞剑仙、昊天山主,你都保护了,会任由紫月死去?”
“不一样,那两位对我有用!”
李皓失笑:“行吧,你嘴硬,非要我揭穿你吗?”
“什么意思?”
映红月看着他,微微蹙眉:“李皓……我承认我现在不敌你,何须故弄玄虚?”
李皓叹息:“你好像生了很多孩子,男男女女的都有,孙子都有不少,紫月,你却是相当重视……”
“我是多情,并非无情!”
映红月有些潇洒:“我的女人,我的后代,我都很重视!”
“别恶心我。”
李皓笑了:“你就是个无情的货色,装什么有情种呢!以前没看懂,没看透,可我记性好,气度小,紫月这边,我还记着呢!虽然只是小人物,回头一想,小人物也有大作用!你身具红月之力,还具备八大家血脉之力……你这种人,能生出孩子来?你侮辱谁的智商呢?”
“你真要能生出来……那才见鬼了,非要给自己戴绿帽子吗?你那些孩子……我看,都是试验品!一些是失败的,一些可能成功了,紫月应该是成功的……”
映红月脸色正常:“什么意思?”
“不知道。”
李皓摇头:“紫月要不就是纯粹的红月之力组成,要不就是八大家血脉之力组成,没有第三种可能性!当然,其实也可能有,那就是彻底融合成功的产物……但是可能性不大,若是真如此,你就不会现在这样了!”
说到这,李皓笑道:“你没后代的,别跟我来这套,你这种人,断子绝孙的货色,哪来的后代?你其他后代,死了一大批,紫月一直跟到了最后,不会轻易死去的……你就直接说,她是偷偷进入了封印之中,还是被你留在了镇星城遗迹?”
说罢,又道:“或者……如今还活着的飞剑仙,其实是紫月伪装的?被你留在了飓风城……难不成,你还想阴郑宇一次?”
“……”
映红月一言不发。
只是看着李皓,心中……微微有些震动。
许久,缓缓道:“李皓,你想太多了!”
“不不不,我从不会想多!”
李皓摇头:“紫月擅长雷霆之道,没错吧?而据我所知,洪家,其实叫雷霆之城!洪家主城,一直不曾出现,一直消失到了今日,还没出现!还有,你一定身具八大家一家血脉……另外,你丢给我的第一柄神兵,就是洪家的雷霆之锤!被我直接击破了……然后,洪家就彻底失去了消息,因为没了神兵,也很难寻找,封印对应的八条血线,如今几乎都找不到对应的一方了……我要叫你洪红月呢?还是洪映月呢?还是洪什么?”
李皓笑道:“紫月,一定身具八大家之一,洪家的血脉……所以,可能是八大家血脉汇聚而成的!雷霆一道,虽然超能也有,可是……我执掌大道之后,几乎探索过所有强大的雷霆星辰,并未发现那特殊的紫色雷霆!”
“说起来,你和我师叔,还是本家呢!”
李皓笑了起来:“告诉我,洪家的雷霆之城在哪?谋划什么呢?后新武时代崛起的洪家,难道也想分杯羹不成?”
映红月脸色依旧镇定:“就凭紫月是雷霆之道,就断定我来自洪家?也许,我来自李家呢?”
他笑道:“你猜,我当年在银月,称号是什么?我……其实擅长剑法!”
李皓点头:“我知道,多情剑客映红月……不过……谁在乎呢?”
他笑了起来:“映红月,咱们彼此应该很了解的,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郑宇他们不懂你,其实我懂你,你我相辅相成,你看,虽然仇深似海,我杀你老婆,你杀我全家……不都一起互相扶持着,走到了今日吗?”
“我又不会拆穿你什么……你若是能解决郑宇,或者天上那位,我给你鼓个掌!我喜欢和银月人斗,不喜欢这些人成为这个时代的主角!紫月去哪了,我就不问了……也不会拆穿你,但是,除了红月之力,你还要给我一样东西。”
“你说!”
映红月看了他一眼,语气有些深沉。
“一部分封印的控制权!”
李皓轻笑道:“简单来说,就是你汲取封印之力的办法和手段……应该也和洪家有关,当年,应该只有八大主城才有这样的能力……否则,你怎么融入封印中的?洪家的石门,就在银城,我若是没猜错……洪家的主城,很可能也在银城地下,但是很深……”
映红月失笑:“怎么可能呢?”
李皓摇头:“别说了,说了,我都想去探查一下了,我第一次见到的石门,就是洪家的!那时候,我还太嫩,也没多想,还有,你一直在银城折腾,早就盯上了八大家了,甚至主动献身给人当棋子,当红月帝尊的棋子,当郑宇的棋子,当李道恒的棋子……你是真的厉害!我师父,天赋也许比你强,可要说其他……真不如你,三十六雄,你最奸诈!”
“很多线索,其实串联起来,是能知道一些东西的,我又不是没研究过你,别人小看你,我李皓会吗?杀我全家的家伙,我会不研究吗?”
李皓笑道:“还有……紫月不会才是你的真身吧?弄个映红月出来,转移视线?若是如此……你就厉害了!当然,无所谓的事!先把我要你做的事做到,其他的再说,不然今日,你这不管是真身还是假身,都走不了了!”
映红月扬眉,半晌才道:“红月之力可以给你,至于你说的封印权限……这个怎么给?我身连封印,你也要如此?真要如此……我倒是无所谓,就怕你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得了吧!”
李皓笑道:“给你十秒钟考虑,要不给我权限,要不……我去挖洪家的雷霆城出来!搞不好不在银城,而是跑进了封印之中……那就更有意思了!”
映红月看了他一阵,暗骂一声!
这家伙,真妖!
他怎么会联想到紫月?
他怎么会想到很平常的雷霆之能?
他怎么会去想,洪家叫雷霆城……洪家多低调啊!
八大主城,大家都以为洪家正式覆灭了呢!
天下动荡,洪家一直不出,老乌龟他们觉得,洪家可能彻底覆灭了,古城已经被彻底掩埋……要不然,何至于从未现身?
果然……这家伙,就是我一生之敌!
映红月眼神闪烁一番,刚要开口,李皓就道:“得了,你啥也别说了,就直接说,如何用八大神兵,开启一些封印就完事了!”
“……”
映红月深深吸了口气:“和八大神兵无关……”
李皓没理会,自顾自道:“也不对,你就直接说,如何通过八条血线,将我本尊弄进去……难道用神兵包裹我肉身才行?我以前精神力进入过,通过八卦的八条血线才行……而这八条血线,需要神兵或者血脉蔓延才行……可是只有精神力,不能肉身进入!我又不想动静太大,被人关注到。”
映红月彻底无言,半晌才道:“身藏神兵就行!”
“这么简单?”
映红月点头:“最好还要通过主城进入,这封印,其实和主城有些关系,张安能顺利进入,不是因为他强大,而是因为他驾驭了星河城,才能顺利进入其中!你不想主城直接进入,那就通过主城的城主印,融合八大神兵之一,再通过血线,就可以顺利进入了!”
说到这,又道:“还有……那位帝尊虽然被封印了,可八大神兵若是被他夺取,他可能会通过分身融合神兵,从而走出来!你可别乱来……”
不是怕李皓死了,而是怕李皓把大家都给折腾死了!
此刻,映红月觉得,这家伙要比郑宇他们难缠多了。
他太了解我了!
小人物……也这么受到关注了吗?
八大神兵,如今几乎都破碎了,被李皓的星空剑吞噬,星空剑虽然断裂了,可现在也愈合的差不多了,这也是唯一一柄八大神兵了。
不,还有王家的那位乌龟。
映红月自己都在这么想着,就听李皓忽然道:“洪家的锤,现在在紫月身上?”
“……”
映红月皱眉:“早些时日,不是被你破碎了吗?”
李皓失笑:“扯淡呢!八大神兵除了王家那位,都没任何意识,王家那位有意识,也是因为很早之前就诞生了,洪家的锤,后来才诞生的,压根不可能用妖族神魂锻造的,结果吞噬洪家的锤,却是有些意识存在……你从哪弄来的仿制品?别说,还挺真的,看起来像那么回事!连血线都暗淡了一些,难不成,你用自己的血脉之力铸造的?”
“……”
这一刻,映红月头疼欲裂!
许久,吐气:“你要不杀了我试试?”
“你这人,满嘴谎言,真是……让人难受呢!”
瞬间,李皓浮现,一剑洞穿天地!
99条道脉瞬间融合,一剑杀出,天崩地裂,却是不是斩向映红月,而是禁忌海!
轰!
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地,禁忌海甚至被斩的断流,这一刻,映红月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看着李皓,一言不发,什么也不说,瞬间丢出无数的红月之力。
接着,又丢出一枚城主印,不断咳血:“给你……这是洪家城主印……主城关键其实就是这个,没有这个……”
“假的!”
李皓一剑斩碎!
轰隆一声巨响,爆发出强大无比的威力,李皓淡淡道:“真正的宝物,你不会带在身上的,大概率都在紫月那边!忽悠别人可以,忽悠我就算了,你所有的话,我一个字不信,我只相信我自己的推断,所以……你别想在我眼中搞什么小动作,我只相信我自己!我要城主印,还有洪家的锤,三日后,我要在银城看到这两样宝物,看不到……我就强攻飓风城……让郑宇交出飞剑仙!飞剑仙大概率就是紫月伪装的,要不然,你岂会丢下?你这人……想法多。”
映红月好像有些苦涩:“没你想的多!”
李皓失笑:“别这么说,我只是跟着你去想,我若是你……我也会反抗!当然,我是被动的,你是主动当饵,主动诱惑各方,主动去反抗……还是你更厉害,所以……我迟早还是会杀了你全家,你和紫月一起,不管谁真谁假,都一样!”
李皓说着,汲取了大量红月之力,眼中红光闪烁了一下。
很快,直接在体内泯灭红月之力,这一幕,看的映红月眼皮子颤动了一下,而李皓又道:“还有……不要妄图将禁忌海炼化成你的分身或者本尊!想法不少,野心不小,故意让人觉得你只是通过禁忌海转移红月之力吗?”
映红月彻底变了脸色,看向李皓,皱眉道:“李皓!你很让人讨厌,你明白吗?”
难怪刚刚李皓只斩禁忌海!
李皓笑了:“我讨厌吗?不不不,我很善良的,大家都喜欢我,只有你不喜欢,无所谓!你再敢炼化禁忌海,我就让大离的那位初武之神对付你!我现在难以泯灭,对方也许可以……”
“可笑,你能让对方出手吗?”
映红月忽然硬了起来,冷冷看着李皓,李皓意味深长道:“总有一些东西,是他在意的!比如……大离?人嘛,都有一些弱点,我也有,你也有,大家都有!”
映红月一言不发,许久才道:“东西,三日后我会放在银城的巡检司……若是巡检司还在的话!不在,那就放在那附近,你自己去找!另外……禁忌海我不会再炼化,李皓,你看如何?”
“行,可以的!”
李皓点头,笑了一声,下一刻,再次出剑,一剑接连一剑!
禁忌海剧烈波动!
映红月怒了,这一刻,好像真正有些怒了,禁忌海疯狂翻滚,八大血脉瞬间融合,一股强悍到了极致的力量爆发,一拳打出,雷霆爆发!
轰!
天崩地裂!
这一刻的他,好像才是真正的他,强悍无比,看的不远处的洪一堂和黑豹目瞪口呆。
而李皓,疯狂斩击数十剑,搅动的禁忌海剧烈颤动,无数红月之力溢散而出,大量能量溢散。
眨眼间,全部被李皓吞噬!
双方交战一段时间,李皓瞬间撤销领域,映红月瞬间停手,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看着李皓。
李皓笑了:“我还会再来找你的!”
话落,消失在原地。
洪一堂和黑豹,也瞬间消失。
此刻的禁忌海,颤动不断,好像受到了创伤,有些痛苦地挣扎起来,映红月脸色变幻不定,还是一言不发。
许久,低沉道:“李皓!”
只是一些蛛丝马迹,他自己都忘了,结果,李皓这家伙,记得一清二楚!
他什么都记得,哪怕再弱小的时候,一些情况,都记在眼中,而且,还会不断去串联一些东西。
这家伙,不觉得自己活的很累吗?
……
而这一刻,李皓咳嗽一声,笑道:“真厉害!”
洪一堂有些震动,传音道:“这家伙……隐藏的这么深吗?”
“一个主动走出来,给帝尊、半帝、李家黑手当饵的家伙,当然不简单!我就没这么大魄力,刚好梳理了一下大道,发现紫月的道不对,串联一下,就想到了许多……还有,我自己都能融道星河,有人融道禁忌海……也正常,以己推人,加上这家伙胆大,连雷霆道都敢用……多想一下,也很正常。”
正常吗?
洪一堂想了想,压根不正常好吧!
还有,这家伙要洪家的锤,还有城主印,难道……真打算进入封印中?
“那刚刚……怎么不想办法,击杀了他?”
“杀不了,现在杀不了!割他一点肉,先养着,回头再来割,当然,这家伙容易养虎为患……不过我不怕他!”
洪一堂有些感慨,“三十六雄……果然还是这家伙藏的最深!”
李皓微微点头,也没多说什么。
此刻,正迅速朝大离皇宫方向飞去。
见他又要去大离皇宫……洪一堂觉得,大离王可能恨死了这家伙,几次三番出手,好处一点没捞到,现在还丢了天意眷顾,这家伙还敢去,真不怕人家初武之神出来和他斗一场?
……
同一时间。
大离王还在修炼,忽然睁眼,眼神很是复杂,忍不住低骂一声:“还来!”
几次了?
每次都是吃亏不小,好处没有。
和李皓合作,是最愚蠢的决定!
可是……你没法说什么。
他咬牙切齿,有些愤怒:“姜离!去神殿,找那位出来……今日李皓再敢忽悠本王……集全力给我斩了他!”
可恶的混蛋!
真当本王那么傻,还会被你利用?
神国没捞到,天意还丢了,这次来,你还要什么?
这一刻,远处,姜离也是复杂无比,消失不见,真去神殿了,不是为了斩李皓,是想通知一下初武之神……能不能把这家伙赶走!
这家伙再来大离几次……大离就算没融入天星,差不多也要被李皓折腾没了!
远处,那座神殿,一尊虚幻人影,也朝李皓来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烦。
又来!
要不要打他一顿,让他滚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