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白骨大聖 愛下-第645章鑒賞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黑石城山巅的王室贵族区域,这里雕梁画栋,大量千年木桩牢牢打进岩壁里,支撑起一片古老建筑物。
这里气候干燥,那些木桩上画满了彩绘,即便千年岁月过去依旧保存光鲜,栩栩如生,描绘着黑石氏几代先祖的英勇史诗传说故事。
浑身上下都是穿着从康定国传进高原的华美锦缎布料的黑石氏族长、长老、贵族们,此刻坐在宝石黄金点缀的奢靡豪华王宫里,大声说笑喝着手里美酒,盛酒液的酒碗是一只只嘎巴拉人头骨酒碗。
嘎巴拉酒碗在高原,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只有有权势的人才能用得起嘎巴拉人头骨酒碗设宴庆贺。
大量的黄金,宝石,嘎巴拉人头酒碗,精美丝滑的汉人丝绸布料,这些黑石氏高层就像是高坐云巅上的一座大山,大声谈笑,沉醉在纸醉金迷里,早早就摆开庆功宴。
在他们眼里,纵然一个汉人道士再怎么能打,敢只身一人来到高手云集的黑石氏,与主动上门找死无意。
“哈哈哈,那个汉人道士还不知道他的情报,早已经被我们得知,他的身份早已经暴露,到现在他还蒙在鼓里,以为我们不知道他是凶手,居然还有胆子踏入我黑石氏领地!族长你放心,今天就叫他有来无回!让他还我儿波青的命!”说话的人是波青父亲,他盘腿坐在离族长最近的位置,雕刻着雪山圣湖的精美案桌上摆放着精致水果、烤全羊、温热青稞酒等美食。
波青一家都是黑石氏最高统治阶层,祖父是黑石氏族长,他的父亲和几位阿库阿妮都是黑石氏高层,出生高贵。
一说到自己儿子的仇恨,波青父亲怒目恶瞪,脸上暴突起几根青筋。
波青可以说寄托了他的全部希望,被他和黑石氏当作未来能统一整个高原雪山的杰布,结果在那么多高手保护下,还是死在了西昆仑山神迹里,当他得到这个无法接受的结果时,连杀了三天人,那些刚死在他手里农奴尸体现在还丢在山后的尸洞里没有腐烂。
“这次有自在宗十几位佛爷联合我族仅排在黑金刚多杰之下的强巴勇士、格勒勇士同时出手,就算那个汉人道士插上一对翅膀也飞不出黑石氏!我们一定能为黑金刚多杰、为我的天才侄子波青,还有更多死去的勇士报仇,我达娃会亲手剐那个汉人道士每一片肉,切下他每一片内脏烤熟让他亲口吃下,再取下他的头颅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头颅被我制作成嘎巴拉酒碗,一定要百般折磨他才能为我的侄子波青报仇!”说话的人,是波青阿妮,虽是女人,说出的话却十分恶毒。
阿妮,相当于姑姑等女性亲属的所有统称。
血族禁域
底下不少高层此时也纷纷附和,抓到汉人道士后,一定要用尽手段慢慢折磨,别让他这么轻易就死了。
黑石氏的族长,是位须发半黑半白,身体强壮如高原马熊的黑肤老人,他举起手里的婴儿头盖骨酒碗,敬酒向下座的几名天竺人:“这次还得感谢几位远方来的朋友,提前告知我们关于那个汉人道士的情报,才能让我族这么快就抓到凶手,为了再次感谢这份友谊,我潘多再次敬远方来的朋友一碗酒。”
出卖晋安的那几名天竺人,目光有点忌讳的看了眼手里瘆人的人头盖骨酒碗,虽说这嘎巴拉酒碗镶着金边,精美华贵,可那冰冷触感,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们,这酒碗是用人的头盖骨打磨成的,让他们的头皮一直凉飕飕。
端着人头盖骨酒碗的他们,故意转移开话题:“黑石氏最伟大的族长,我们几天前谈的事,不知您考虑得怎么样了,趁现在神猴后裔部族高手折损厉害,黑石氏和我们尸奴比国联手,一起消灭神猴后裔部族,侵占他们在喀喇昆仑山脉最肥沃的草原和森林。”
“这事等抓回那个汉人道士再说。”黑石氏族长并不想这么快就给出两方结盟的明确答复,随口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然后继续举起酒碗敬酒。
领会到族长用意的黑石氏其他高层,此时也纷纷举起人头盖骨酒碗朝这几名天竺人劝酒。
这些人沉醉里纸醉金迷,美酒佳液里,谈笑风生,高坐云巅,掌握他人生死习惯了的高层们,根本不把区区一个汉人道士放在眼里,都觉得晋安是掉进他们提前布置好的陷阱里的猎物,运筹帷幄中把别人的命运玩弄于鼓掌中,早就把晋安视作网中猎物,插翅难逃。
呃那几名天竺人见实在躲不过去这一劫,先是彼此对视一眼,然后两眼一闭,强忍恶心的一口闷喝光酒,他们还没来得及咽下所有酒水,突然,轰,一声大爆炸!
噗,吓得这几名天竺人刚喝进嘴里的酒液全都喷出,脸色大惊的看向宫殿外的山脚下方向。
伴随着爆炸声,大量惨叫声和骚乱声音从山脚下传到山巅宫殿,宫殿群外大批大批黑石氏铁骑和精锐战士,形成黑色潮水,气氛紧张的涌向山脚方向。
山腰位置喊杀声震天。
“发生了什么事?”有黑石氏高层站起身,然后怒气冲冲的冲出宫殿。
结果这个人才刚出去不久,就吓得屁滚尿流的连滚带爬回来:“不好了,打进来了!打进来了!有人攻城,已经攻破了城门防守,杀上山来了!”
波青父亲惊怒摔碎手里的嘎巴拉人头酒碗,既惊又怒的大喝道:“混账!难道是那几个死对头认为我们的高手全军覆没在西昆仑山里,欺我黑石氏从此无人,趁机来侵略我黑石氏!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我们事先一点情报都没有收到!”
这时,黑石氏族长捏碎手里婴儿头盖骨酒碗,身影如一头巨熊豁然站起身,带给人极大压迫感:“对方派来了多少人马攻打黑石城!”
“只,只有一个人,是那个被我们通缉的汉人道士攻破城门,正一个人在城里大开杀戒,现在已经杀到半山腰,距离我们已经不足…几百步!”那名
“族长,那个汉人道士打进来了,他正在朝宫殿这边杀来,还请族长和几位大人去自在佛祖那边暂时避一避,我们会!”那名吓破胆的黑石氏高层,脸色青白的说道。
此言一出,宫殿里的所有高层哗然,什么?只有一个人就攻破了城门?
恰在这个时候,有守在城墙处的黑石氏高手,抄近路上山,推开拦路的几名战士,火急火燎冲进宫殿:“禀报族长!大事不好了!城门失守了!格勒带领的铁骑全被汉人道士杀死了,带领我们守城的强巴将军也被汉人道士打断脖子,壮烈战死了,帮我们一起守城的自在宗十几位佛爷也全,全被汉人道士杀死!族长,汉人道士正杀山上来,我是专门抄近路才赶在汉人道士前面,怎么现在该怎么办?那个汉人道士并不是路过黑石氏,他今天就是冲着黑石氏和自在宗那些佛爷们来的,就在刚才,他在城墙前向我们黑石氏和自在宗宣战!”
这人低下头,不敢看此刻脸色铁青,正如风暴酝酿的族长,浑身被冷汗浇湿。
“你是说他一个汉人,就敢向我们整个黑石氏几十万族人,大大小小上千个部落联盟,再加上自在宗,宣战?”黑石氏族长脸色铁青,咬牙切齿,极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不被愤怒剥夺最后一份理智,这一刻,连他都生出一丝荒唐,一度认为自己手下假传军情,但理智又告诉他没人敢在他面前说谎,除非他全家都不想活了。
那人深深低垂脑袋,身体惊恐发抖的点头,也不知是被晋安一人摧城杀破胆,还是被黑石氏族长身上的惊人杀气吓破胆。
“口出狂言的汉人道士!他难道欺我潘多带领下的黑石氏无人吗,凭他一个人也敢向我这个高原沙漠上的王宣战?”
黑石氏族长震怒,一脚踹断面前沉厚石桌,一身杀气的大步走出宫殿,波青父亲和几位阿库阿妮,其他高黑石氏高层也都惊怒跟出去。
此前还高谈阔论,举酒杯庆祝胜利的盛宴,转眼变成一地狼藉,在高原上的珍贵瓜果被人遗弃的滚落一地,所有人都冲到宫殿前的广场栏杆,遥望山腰。
此刻,山腰处血流成河,尸体堆积如山,有残酷杀伐正在那里上演,四周房屋门窗紧闭,住在建筑物里的商人、百姓们全都身体颤栗躲在门窗后,偷偷看着外面的残酷杀戮,鲜血染红了上山的石阶,刺鼻血腥味时时刻刻刺激着他们的嗅觉和胃部,有不少人承受不了堆尸如山的画面呕吐起来。
守卫在山巅,负责保护黑石氏高层,用铁器从头武装到牙齿的精锐黑甲军,倒了一地,就在黑石氏高层们刚冲出宫殿,又有一二十名黑甲军倒下,无人能挡得住一人就可摧城的晋安,这个道士,用黑石氏鲜血铸就杀神之威,吓傻满城的人。
“快给我阻挡他!绝对不能让这个叫晋安的汉人道士杀上来!我们这里这么多黑石氏战士,这个汉人道士就只有一个人,用人海埋也能埋死他,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给我儿波青报仇雪恨!”看着晋安已经从山脚山到山巅,距离他们只剩百步左右,波青父亲声嘶力竭咆哮,指挥更多人向晋安发起人海冲锋。
晋安虽然听不懂吐蕃语,但他还是听懂了“晋安”二字发音,尸山血海中的他,顺着声音抬头望去,眸光冰冷。
看着那些气度不凡的黑石氏族人,他一眼就辨认出那些人就是掌握整个黑石氏命脉的贵族高层们,他冷漠的在人群里巡视,看到了几名目光闪躲,正往人群后躲的天竺人,立刻明白这几个天竺人出现在此的用意。
他脚掌一挑,从尸堆里挑飞起沉重牛角弓和铁箭,左手弯弓,右手搭箭,一身肌肉精壮的他,蕴藏着比熊象还惊人的霸道力量,轻松拉满月。
气血覆盖箭矢,化作灼烧空气的惊虹,他的速度太快了,锋利箭矢带起灼烧空气的焦臭味,擦着黑石氏高层的脸颊,瞬间射爆了那几名恩将仇报的天竺人。
刚才还说要用人海埋死晋安,要为我儿报仇的波青父亲,当场吓得脸色灰白,但晋安的速度太快了,他根本不需要换气,人类身躯里仿佛有着用不完的神力,牛角弓再次拉满弓,这次是五星连珠!
暗殺教室
蓬!蓬!
……
站在高台护栏后的波青父亲,连同身边五个人,身体直接被箭头上的磅礴血气冲散。
晋安根本不需要准头,箭芒所过之处,擦到一点身体边角,就是身体爆炸。
“这……”
“他难道是康定国玉京金阙来的第三境界道尊吗!”
“父亲我们先逃到自在宗找佛爷求救,让佛爷杀死那个汉人道士替我哥报仇!”之前还说着要把晋安内脏切片煮熟吃掉的毒妇达娃,看着身边三哥被一箭射爆,血流一地,她此刻吓得花容失色,扶住黑石氏族长要跟其他人撤退。
“逃?今天你们一个也逃不掉!你们不是说要通缉我吗!今天我来了,今天谁敢杀我!”晋安看出这些黑石氏高层有了退意,他脚掌一蹬,纵身一跃。
人还未落地,已经在半空连开几弓,大半黑石氏高层都倒在惊虹下,血流一地。
黑石氏高层全都被这场一边倒杀戮吓破胆。
“是康定国玉京金阙的第三境界道尊杀来了!快逃去自在宗求救!”
才刚经历丧子之痛的黑石氏族长潘多,看着自己苦心经营半辈子的黑石城,一朝之间被一人摧毁,他怒不可遏:“你们被毒酒腐蚀得太久,已经忘记了我黑石氏一族的勇气和荣誉,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耻辱,给我滚滚滚!”
他一把推开女儿,就如一位不肯向命运低头的固执老头,极力压制怒火的阴沉看着正在天上飞速弯弓射杀自己族人和亲人的晋安:“汉人,你可向我堂堂正正一战?”
他这次是用汉语说的,这位族长精通康定国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