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回到2002當醫生 真熊初墨-862 幸好是陰性(求月票加更×3)相伴

回到2002當醫生
小說推薦回到2002當醫生回到2002当医生
姜主任刷手后回来亲自快速消毒。
因为黄老的手挪不开,只能给黄老也一同消毒至上臂的位置。
铺置无菌单,姜主任费了半天劲才顺着黄老的手指找到层层肌肉下面隐藏的被割断的椎动脉。
而黄老只用两根手指就轻巧的压住出血,成为抢救的关键。
姜主任越想越是佩服,这种徒手操做需要丰富的临床经验。
但光有临床经验是不够的,还要面对吊死鬼一样的患者心里不虚,镇定自若。
这也不是关键,当时要是自己站在这里,怕是患者都特么死了自己也找不到出血点。
如果要是能反应过来,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有从外面直接压迫患者颈部,不管出血在哪,全都压住。
而这种粗糙到极点的操作问题很大,能不能压迫止血还在两个之间。
大概率……是压不住的。
自己顺着黄老的手指找出血点都挺费劲,他想象不到黄老是怎么用手指“盲操”按住的出血点。
这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盖世仙尊 王小蛮
姜主任用血管夹子夹住断裂的椎动脉两端,这才微微转身,用恭敬、崇拜的口吻说道,“黄老,辛苦了,您休息吧。”
“姜主任,术后要是患者同意,查一下颈内静脉。对侧颈内静脉是不是缺如现在还只是猜测,要是能确定一下是最好的。”
“是是是。”姜主任连连应道。
“患者爱滋梅毒回来了么?”周从文问道。
“我催一下。”巡回护士道。
“不用了,我去给检验科打电话。”周从文知道事关重大,避免有任何遗漏、失误,转身去打电话。
类似的急诊抢救根本等不到传染病化验检查的结果回报,必须要争分夺秒的上手术。
玉池真人 小说
而患者一旦有爱滋梅毒,邓主任可是被喷了半脸血。
周从文努力去想,也没想起来艾滋病的阻断药物是哪一年上市的。
急诊大抢救就像是走钢丝,今儿遇到这个患者,是患者的好运气,但对于医护人员来讲就未必了。
如果患者艾滋阳性,邓主任就算是没被感染,也得闹心一年。
希望没事吧,周从文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快步走到手术室护士站座机旁,周从文给检验科打了一个电话。
结果还没出,周从文催促下等了十分钟检验科把电话打回来。
所幸是化验检查结果是阴性。
周从文也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想法,比如说先吓唬一下邓明说是爱滋梅毒阳性之类的。
这是大事,周从文知道轻重。
小事开玩笑之后一笑而过,但这种大事要是不知轻重的开玩笑,邓明极有可能翻脸。就算是强行忍住,心里也会留下极为不好的印象。
周从文可不想招惹自己这位看上去老实憨厚的大师兄。
来到更衣室,洗浴区花洒的声音传来,周从文很清楚大师兄遇到这种事儿不洗掉一层皮是不会干休的。
“邓主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周从文直奔主题,“患者乙肝、梅毒、艾滋都是阴性,其他的比如说丙肝什么的暂时没查。”
“知道了。”邓明瓮声瓮气的说道,明显情绪并不怎么高。
“邓主任,老板已经下来了,在看我们血管外科做手术。”周从文把话题岔开,“你当时的反应真快!”
“别扯淡,老实去抽烟。”邓明的暴躁情绪显露无疑。
周从文笑了笑,此时此刻绝对不能和大师兄顶嘴就是。
他从柜子里取出白灵芝,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抬头看着“禁止吸烟”的标志。
医院里禁止吸烟的标志基本就是个摆设,要等很多年后建立无烟医院的时候才能做到。
至于现在么。
周从文微微一笑,手指间冒出一团火,点燃白灵芝。
深深吸了一口,一股子凉气从尾椎直接窜到后脑。
每次急诊大抢救后的烟醉感觉是最舒服的。
“邓主任,很久没急诊大抢救了吧。”周从文问道。
“还行,在912的时候科里也收急诊。”
“你手底下那么多带组教授,一个急诊抢救还要你上台?别扯淡。”
“那倒是。”邓明道,“我刚才问护士要了一块肥皂,你记得买了帮我还给人家。”
GOGO!Princess
“这点小事你还在意。”周从文道,“前段时间我抢救了一个患者,术前没时间检查,我询问了很多遍患者有没有传染病。”
“患者家属没说?”
“当然。”周从文习以为常的说道,“患者家属总认为说了之后医生就不给做手术了。”
“哦,也正常。”邓明的脾气渐渐安静下来,在里面洗刷刷。
“不过我早都习惯做急诊手术要戴两层无菌手套,而且小心再小心。我们老主任王成发有一次缝合肺脏的时候被大圆针扎到手指,患者是梅毒阳性。”
“打长效青霉素呗,没事。”
“哈哈哈,当时王主任气的想直接下去,把患者扔台上。”
“不至于。”
“邓主任,你在医院里遇到最危险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周从文吐了一个烟圈,悠然问道。
和大师兄多说说话,安抚一下他的情绪。
被急诊患者的血喷了一脸,不知道有没有喷进嘴里,这是极度危险的事情,周从文都懂。
此时和大师兄说点八卦,他的情绪能平稳一点。
“要说危险……我只有一次被吓的魂飞魄散。”邓明的声音不像是之前那么瓮声瓮气,几乎回复到从前那种宽厚长者的语气。
“这么吓人?”
“别提了,骨科做截肢,锯掉的大腿不知怎么地被送去垃圾站。然后垃圾站的人被吓死,报警。当时满城风雨,说什么有变态杀人狂,分尸之类的。”
“后来呢?”
“医院搞爱国卫生运动,装样子么,老板对这个又不感兴趣,我也不敢麻烦老板。我带人检查,进了女值班室,一眼就看见床底下有一条腿。”
“……”周从文一怔,随即哈哈大笑,“天比较冷的时候?”
“你怎么知道。”
“长筒靴穿起来的确好看,但要是随手扔到床底下,靴筒一歪,看上去还真就跟一条大腿似的。”周从文哈哈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