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壬字卷 雷霆落 第十節 西北望(1)看書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西北的九月已经秋意十足,萧索的劲风来袭,将树立在高台上的大纛吹得猎猎作响。
扶了扶头上的铁盔,冯唐甩开了还要替自己扶一把的冯佐,扳鞍飞身上马,这才训斥道:“怎么,真以为我老了不成?”
冯佐面无表情的退下,旁边的贺世贤几人都笑了起来,“大人才五十岁,哪里能说老呢?照大人的情形,超过李成梁也不在话下。”
冯唐捋了捋胡须,这才一扬头,“走罢,儿郎们肯定都等急了。”
随即冯唐跃马扬鞭,卷起一阵烟尘,身后几骑也是纵马狂奔,紧紧跟上。
贺世贤略略压在了后边,萧如薰则是与他并肩同行。
西北四总兵,榆林总兵贺世贤资历最深,甘肃镇总兵萧如薰能力最强。
另外固原镇总兵已经上了辞表,等待兵部下文,而宁夏总兵暂时空缺一直没有任命,不过副总兵祁炳忠也是一员悍将,虽然也是蒙古族出身,但是却对大周忠心耿耿,乃是冯唐在出征宁夏之后向柴恪力荐走马上任的。
萧如薰看着贺世贤亦步亦趋的模样,有些不屑。
这贺世贤就是冯唐的一条狗,但却靠着冯唐发达了。
论能力贺世贤只能说一般,但是却因为忠心冯唐一走就立即把贺世贤从副总兵扶上总兵位置,对这一点,当时还是在担任蓟镇副总兵的他是很不以为然的。
他从蓟镇副总兵升任甘肃镇总兵,自认为是理所当然的,论资历,论本事,论威信,他萧如薰不惧任何人,当然他也要承认,和盘踞大同几十年的冯家没法比,也无法和在大同、榆林担任过总兵的冯唐相提并论,但和贺世贤这些人比,他自认为绰绰有余。
瞟了一眼一旁一言不发的祁炳忠,萧如薰觉得这厮看样子也是被冯唐给拉拢收揽了。
宁夏镇总兵位置一直空缺,陈敬轩在任的时候屡屡提名漕运副总兵蒋子安,但都被兵部压住了。
蒋子安是平原侯蒋家嫡子,也是陈敬轩在担任漕运总兵时一手提拔起来的,原本想借着出任三边总督时将这个心腹也提拔起来,但没想到却遭到了兵部的否决。
现在冯唐来了,祁炳忠自然想要争取这个宁夏总兵的位置,加上固原镇现任总兵已经上了辞表,这冯唐就有两个总兵的举荐权了,虽然说朝廷未必就会同意冯唐的举荐,但是光是一个举荐都足以让人感恩戴德,收买人心了。
萧如薰也不得不承认,冯唐在西北还是颇有威望的,他人尚未到,一直桀骜不驯的刘东旸、土文秀和许朝几人都规矩老实了许多。
要按照他的想法,这几个叛贼如此嚣张跋扈,早就该处置掉,可朝廷却如此宽纵,柴恪、冯唐以招安手段把这些人重新降服下来,未必是好事。
有过一次反叛,这些家伙内心就会一直有反叛之心,若是没有一个强力人物来弹压,很难在把这帮人控制得住。
不过就现在看来,冯唐却是胸有成竹,萧如薰倒是想看看,冯唐如何来把这几人给降服住。
似乎是觉察到了萧如薰内心的不满,贺世贤倒也不在意。
这厮的确有些本事,不过刚从蓟镇来不久,就开始大刀阔斧地在甘肃镇弄出不少动静,也引来刘东旸他们的不满,各种小规模的士卒闹事甚至哗变也层出不穷,但这家伙也不怕,硬钢了了下来,但这却成了导火索。
随着固原镇也开始因为在播州遭遇败绩而躁动,朝廷甚至懂了裁撤固原镇的心思,宁夏镇也很快陷入了混乱,这遥相呼应,使得整个西北局面都开始动荡不安,陈敬轩控制不住局面,就只能黯然身退,也只有冯大人才能压得住这个局面。
要以贺世贤的看法,这萧如薰不了解西北情况,过分强硬的手段又欠缺足够的威望,急于事功,才是导致这一次西北部文的最大原因。
“贺大人,总督大人倒是胸有成竹啊,我倒是觉得大人对刘东旸、土文秀他们太过于信任了。”萧如薰一夹马腹,胯下健马和贺世贤齐头并进。
“呵呵,刘东旸他们的确是刺儿头,想当初石光珏就是因为他们而掉了脑袋,虽然重新归顺了朝廷,但是要说他们对不熟悉不了解的人有多么友善信任,当然不现实,但是总督大人不一样,当初可是总督大人亲自和他们当面谈下来的,刘东旸他们任何人都不服,但在总督大人面前却是不敢造次的。”
贺世贤语气很笃定,一旁祁炳忠也赶上来了,接上话道:“刘东旸他们在哈密沙洲那边打熬了几年,就算是有些棱角,也该磨平了不少吧?”
萧如薰轻轻哼了一声,“这帮贼将,死性不改,若是不以强硬手段对付,只怕早就翻上天去了。”
萧如薰这话一出口,贺世贤和祁炳忠都忍不住皱眉。
刘东旸好歹还是你甘肃镇的分守副总兵,虽然是被牢牢隔绝在嘉峪关之外的哈密和沙州,但是名义上却还是你萧如薰的副手,你却用“贼将”这样的语言来定位对方,这无疑是一种让人无法接受的羞辱。
也难怪刘东旸他们几个始终和你不对付,就这种态度,换了自己也要和你硬杠到底。
“萧大人,慎言,这等话传出去,只怕又是一番风波。”祁炳忠不好说萧如薰,但是贺世贤却没有那么多顾忌,脸色一板,“萧大人若是想要在咱们西北坐稳,还是需要相互尊重。”
萧如薰斜睨了贺世贤一眼,冷冷地道:“不劳贺大人费心,萧某从宣府到蓟镇,又从蓟镇到甘肃,就没有怕过谁,军中若是没有点儿手段,那就最好别吃这碗饭,甘肃镇这块地盘上,萧某还真的坐定了。”
贺世贤摇头,这厮也的确又臭又硬,就算是你有些本事,但你也需要时间来慢慢积淀,让别人了解你啊,你这般做派,换了自己这种好脾性人都有些接受不了,遑论刘东旸、土文秀这些不是阴沉就是暴躁的性子?
祁炳忠也在心中暗自摇头。
他其实对萧如薰印象颇好,因为对方的确是有些治军本事的,但贺世贤也说得没错,西北汉子素来悍野粗犷,若是熟悉了,大家认可你本事,你嚣张猖狂一些,人家觉得这是你的风格,但现在大家都比较陌生,甚至还有些敌意的情况下,这般做派,就容易引发冲突了,好在贺世贤性子很好,上边还有总督大人压着。
他是蒙古人后代,不过大周素来对蒙古将领没有多少偏见,哱拜叛乱还是特例,像他们这些武将还是很受重用的。
文明的見證 小說
尤其是冯唐在榆林担任总兵的时候就提拔了不少蒙古将领,所以西北四镇的蒙古族将领对冯唐都十分拥戴,当初宁夏叛乱,朝廷平叛如此顺利,很大程度也和冯唐担任平叛主将有很大关系。
像现在紧跟在冯唐身边策马飞奔的马孔英,也是蒙古族将领,原本就是一个宣府边墙外的降人,就是冯唐在担任榆林总兵是从一个守备提拔起来的,现在已经是一个参将了,而且看样子这一次弄不好还要重用。
冯唐策马扬鞭,一路疾行,进入演武场。
这是选在庆阳城外一处平坝之地,用巨木搭起的高台,第一批从四镇抽调来的诸部都应聚集于此,作为集训演武的第一组成部分。
看着黑压压几块阵营分列在高台下三箭之地,冯唐微微点头。
永恒圣帝 千寻月
从一踏上西北之路,他就已经在考虑儿子给自己的建议了。
紫英的言之凿凿让冯唐压力也很大。
按照常理,新走马上任的总督,都是先熟悉情况,然后在安抚大部,选一二刺儿头杀鸡吓猴,最终把局面稳定下来。
但紫英的判断却让冯唐有些坐卧不安了,若是下半年真的要出什么乱子,自己却还在按部就班的安抚收揽人心,突发状况下,自己再要来整饬军队,应对局面,就有些手忙脚乱来不及了。
紫英推断出的风险点有几个,除了义忠亲王在江南反叛外,甚至也包括牛继宗会不会以宣府军趁势动手,虽然冯唐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真当两侧的蓟镇和大同镇乃至山西镇是摆设么?但紫英却说不要小看牛继宗这几年的苦心经营以及义忠亲王原来在军中的人脉,所以冯唐也不敢说就没有这种风险了。
另外紫英还提到了土默特人、鄂尔多斯人乃至察哈尔人会不会趁势作乱的问题,这一点冯唐也同样无法断言。
察哈尔人去年虽然没捡到多少便宜,但毕竟打入了边墙,让林丹巴图尔在其部落中声威大涨,而土默特人的卜石兔和素囊台吉现在还在对峙,但也一样无法排除如果有人引诱其二部,让其寇边袭扰。
紫英还提到了今年大旱可能给山西、陕西带来的巨大影响,山西和陕西北部诸府,特别是从平凉、庆阳到延安,都是旱情骇人,冯唐之前还没有更直观的认识,但是这一路行来,他就意识到这旱情只怕带来的威胁比义忠亲王和牛继宗他们的危险更大,到今冬,如果朝廷没有足够的赈济,铁定要出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