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小說 日月風華 起點-第一零二四章 黑沙灘上白馬盟看書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黑沙滩确实如可敦所言,湖边的砂砾呈暗黑色。
草原上的每一处水源都十分珍贵,黑沙滩属于贺骨境内,本来在黑沙滩周围聚居着两个氏族,不过突牙吐屯从铁宫撤离后,营地就在黑沙滩附近,两个氏族立刻收拾迁避,以免遭受荼毒。
挛鞮可敦提出在黑沙滩见面,乌晴塔格那边答允了可敦的提议,更是下令突牙吐屯撤到黑沙滩南边,与真羽军主力兵马会合。
贺骨军从罗支山撤离之时,真羽军虽然紧随其后,却并没有追击。
贺娄泰率领攻打罗支山的主力骑兵本来在黑沙滩驻营,得到可敦的命令后,立刻拔营向西而去,而真羽军则在黑沙滩南边不到四十里地扎营。
湖面早已经结冰,远远望去,宛若大地上的一面镜子。
时当正午,可敦骑在白马之上,却是一身战袍,鼻子上垂挂着轻纱,黑色的轻纱将她的口鼻遮掩,只露出一双狐媚的眼睛,身披大氅,若不去看她眼睛,却也是英气勃勃。
可敦身边,除了随行而来的秦逍,便是碎骨者都尉莽德勒,在其身后,只带了两百碎骨者。
草原人视马如命,而白马在草原人的心中乃是和平的象征。
可敦今日骑乘通体纯白的大白马,也就是向真羽人表示善意。
大战在即,今日的谈判,事关两部是否能够联手抗敌。
虽然唇亡齿寒,在当前的局势下,缔结盟约对两部都有好处,但双方积怨太深,而且互不信任,许多的事情如果不能说清楚,难保不会出现什么变故,于其说今日谈判是为了结盟,还不如说是经过接触给予双方信任。
“可敦,他们来了!”莽德勒开口道。
秦逍的目力远比莽德勒要好得多,他自然也看到,远处一队兵马正向这边飞驰而来,人数也并不多,不过一百多号人,当先一人身披大氅,奔驰之间,大氅迎风飘起,英姿飒爽,虽然距离尚远看不清楚样貌,但身形轮廓却还是让秦逍一眼就认出那是乌晴塔格。
塔格的坐骑,竟然也是一匹通体纯白的白马。
秦逍唇角泛起笑容,乌晴塔格并没有让自己失望。
塔格领着百骑飞驰而来,距离十步之遥已经勒住战马,塔格和众人的目光先都是投向可敦身后的秦逍。
众人得到的消息,为了促成两部谈判,秦逍甘愿留在贺骨为人质。
这在塔格心中,自然觉得秦逍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心中感动,看向秦逍的眼神满是关切,见到秦逍安然无恙,这才宽心,目光移向可敦,两位漠东草原最有权势的女人四目相对,互相打量对方。
挛鞮可敦曾经是漠东第一美人,如今这称号却被乌晴塔格继承。
两人虽然都久闻对方大名,但却从无见过。
挛鞮可敦打量塔格,塔格亦是从上到下观察可敦。
“据说乌晴塔格是漠东第一美人,今日得见,果然是名副其实。”可敦率先笑道:“你比我想的还要美。”
塔格也是高声道:“可敦美貌之名早在漠东流传,今日得见,我很高兴。”
可敦有意无意瞥了身边秦逍一眼,低声道:“难怪你愿意为真羽出力,她果然是草原上难得一见的美人。”
秦逍有些尴尬,塔格那边却已经道:“可敦约我在此相见,我如约而至。”
“塔格错了。”可敦声音柔媚:“我邀请的是真羽部的首领,今日之事,只能与真羽部的大汗商讨。贺骨部的汗王尚未成年,由我辅政,贺骨的事务,我可以决定,塔格是否可以决定真羽部的事务?”
塔格身后一人高声道:“真羽部已经拥戴塔格为真羽汗,虽然尚未举行仪式,但部族的所有事务,塔格都可以决定。”
秦逍眼中显出欢喜之色。
看来真羽部的诸帐首领在此等严峻的形势下,没有再犹豫,共同拥戴乌晴塔格为真羽部汗王,这对秦逍来说,当然是一个大好消息。
他与塔格虽然相识不久,甚至相处的时日也不多,但共同经历生死,情谊自然不浅。
此番前来大草原,秦逍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从真羽部获取马源,之前真羽部忌惮与铁瀚,不敢与大唐进行战马贸易,如今锡勒人和图荪人撕破了脸,大战在即,此战过后,禁马令自然是废纸一张,真羽部自然也不可能再遵守铁瀚的禁令,接下来真羽部必然开始战马贸易。
乌晴塔格如今正式成为真羽部的女汗,两人关系摆在那里,以后的战马贸易自然是优先向龙锐军提供。
可敦不再多言,一抖马缰绳,白马缓缓前行,而塔格也是催马上前,两匹白马缓缓迎向对方,直到马首靠近,这才停下。
莽德勒沉声道:“设帐!”
后面立刻冲出四骑,奔行之间,竟是两人一组拉开了一面黑布,而塔格后面亦有四骑冲出,竟是同样两人一组展开黑布,八骑到得可敦和塔格附近,很快就四面围拢,用四面黑布遮挡,变成了一个极其简单的帷幕。
秦逍心知这是草原人谈判的方式,帷幕之中,两部的首领单独相处,到底谈些什么,其他人都不能靠近,一时间自然不能得知。
莽德勒再次抬手道:“下马!”
碎骨者们立时齐刷刷下马来,秦逍知道草原骑兵珍爱自己的坐骑,休息的时候,都会下马,让战马也能得到休息,不过这也表明,这次谈判绝非短时间就能完成。
他也从狮子骢身上下来,望着两阵中间的帷幕,心下感叹,这两位都拥有漠东第一美人称号的女人,竟是能够左右漠东草原的命运。
时间流逝,帷幕始终没有撤开,忽听得从后方传来马蹄声,秦逍回头望过去,只见两骑飞马而来,到得近处,翻身下马,到得莽德勒身前,横臂于胸,莽德勒皱眉问道:“何事?”
“都尉,紧急军报。”来人恭敬道:“已经探明,契利大军距离嘎凉河不足百里,以他们行军速度,今晚就能抵达。”
莽德勒微微变色,秦逍也是皱眉。
之前预估契利的兵马三日才能抵达,但现在只过了两天,对方今晚就能赶到,看来契利立功心切,加快了行军速度。
莽德勒点头道:“知道了。”
两人这才退下,莽德勒向帷幕那边望过去,显出焦急之色,秦逍看在眼里,轻声道:“不用着急,可敦已经做好了部署,现在与真羽谈判,也是为了抗敌,我们耐心等候。”
莽德勒微点头,并不多言。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终于见到双方骑兵同时撤下帷幕,各自返回,秦逍这才松了口气,见到可敦和塔格依然是骑乘白马,对面而立,见到塔格抬起手臂做了个手势,很快就从后方的队伍之中缓缓走出一骑。
可敦也是举起手臂,莽德勒向秦逍道:“可敦让你过去。”
秦逍反应过来,翻身上马,催马过去,靠近之时,瞧见从对面过来的一骑竟赫然是贺骨汗。
不要愛上麥君
贺骨汗没有废话,经过可敦身边时,向可敦点点头,也不停留,径自回到本阵。
“塔格!”秦逍靠近过去,冲着乌晴塔格一笑,又看向可敦,想要询问,但想想还是没有多话。
“你是真羽部作为人质留下。”可敦看向秦逍,道:“现在谈判结束,你可以选择跟她一起离开。”
秦逍一怔,想到可敦提过三个条件,除了真羽军从铁宫撤军以及与真羽塔格见面谈判,还有一个条件则是要自己帮她治疗寒疾。
前两个条件自然已经达成,不过第三个条件却还没有开始。
可敦难道忘记了?
“辛苦你了。”乌晴塔格美丽的大眼睛看向秦逍,毕竟可敦就在边上,她不好多说什么,只是道:“咱们回去。”
秦逍也不知道二人到底谈的怎么样,听塔格要自己跟她一起回去,不禁看向可敦,见可敦一双媚眼也是盯着自己,犹豫了一下,塔格本已经准备兜转马头领着秦逍一起回阵,却见秦逍没有动作,蹙眉道:“怎么了?”
“塔格,我还不能跟你走。”秦逍道。
塔格一怔,显得十分意外:“我和她已经谈完了,你不再是人质。”
“塔格,从一开始,可敦就没有将我当做人质。”秦逍叹道:“我对她还有承诺,现在不能跟你一起走。”
他答应过帮助可敦治病,虽然自己确实不能帮她祛除千夜曼罗之毒,但比起可敦目前服用药方煎熬的汤药,血丸显然更有作用,自己既然答应了可敦,总还是要帮忙看看。
臥巢 小說
但可敦患有寒疾,知道的人不多,秦逍知道并不方便告诉塔格。
乌晴塔格听秦逍对可敦有承诺,自然也是大感意外,瞥了可敦一眼,见可敦一双媚眼温柔地看着秦逍,陡然间似乎明白什么,冷笑一声,贝齿咬了一下朱唇,道:“不错,我差点忘记你是什么人。”不管秦逍,兜转马头,拍马而去,也不回头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