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蓋世 逆蒼天-第一千七百六十章 巫鬼符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碧峰山脉,临近银月帝国的边沿地。
太渊宗的江杏雯,领着徒儿苏妍,还有一些苏家和太渊宗的修行者,从银月帝国进入碧峰山脉。
容貌出众的苏妍,此刻神色略显呆滞,她亦步亦趋地跟着江杏雯。
其余那些苏家和太渊宗的门人弟子,大多和苏妍一样,给人一种呆板木讷,如行尸走肉般的诡异感。
一行人,从头至尾没有交流,没人说过一句话。
为首的江杏雯,竟然不可思议地修炼到了自在境,只是如今她阴气森森,耳鼻还不时流逸出森白轻烟。
偶尔,江杏雯回头看一眼苏妍,表情有些犹豫。
她仿佛想通过苏妍做些什么,又知道那个代价极大,所以才举棋不定。
半空中,虞渊的阴神突然浮现,旋即以魂体形态打量着下方的那些人。
“一个个大活人,居然形若鬼物,黄庭小天地也灌满了阴森的气息。”
虞渊凝神端详着,发现在苏妍,还有那些苏家和太渊宗修行者的上中下丹田深处,竟然都有浓郁的阴气。
阴气,比那些人的灵力、气血都要充沛,这极其的反常。
血肉生灵的体内,要是充满了阴气,会很容易被魂灵鬼物盯上,还有可能转变为……巫鬼!
“巫鬼!”
虞渊怔了怔,马上特别关注起苏妍等人的灵魂识海,立即发现他们的阴神,正在从他们的天魂和主魂吞没着力量。
这是将人炼化为巫鬼的秘术!
虞渊心神凛然,他首先想到的是玄漓。
炼化巫鬼的术法,本就是鬼巫宗的奥秘,袁青玺和潋婧那些家伙就擅长炼巫鬼。
杜旌,曾经就被他们炼化为了巫鬼。
懂炼巫鬼的人,现在全部听命于玄漓,难道鬼巫宗要为阴脉出头,要在背地里搞些事情出来?
这么想着,他暗中又观察了一会儿,随后在苏妍那些人的识海深处,隐隐感知到了江杏雯的气息。
也在此时,江杏雯在茂密的林间,突然停下了脚步,有所警觉地朝着高空望去。
虞渊索性不再遮掩踪影,阴神飘然而落,就在江杏雯等人前方悬停住,道:“你身为太渊宗的人,竟然修习鬼巫宗的法门。还想要将苏家的子弟,和自己宗门的修行者,炼化为你的巫鬼?你到底在想什么?”
苏妍让苏家和太渊宗搭上线,不少资质够的苏家儿郎,都向太渊宗靠拢了。
于是苏家成了太渊宗的附庸,江杏雯身为太渊宗的长老,如今还修到自在境,自然能动用苏家的人。
只是,她好像要以苏家的人,做一些阴暗的事。
“我想干什么,和你没任何关系,你也管不到。”江杏雯冷冰冰地说。
“管不到?”虞渊冷哼一声,嘲讽道:“别说你江杏雯了,就是你们太渊宗,我想管也能管一管!”
不久前,对虞家欲图不轨者,除了雷宗和灵虚宗以外,还有太渊宗的人。
此刻,江杏雯又忽然在碧峰山脉出现了,虞渊不由怀疑有没有江杏雯在背后,指使着太渊宗的人向虞家发难?
江杏雯乃聂擎天爱侣的后人,当年在恐绝之地被冥都迷惑,落入到冥都精心编织的情网,因冥都和白骨的鬼神之争落败,江杏雯走不出那张网从而心性大变,从此将他恨上了,天外星空时还欲图杀他。
“冥都……”
想到这虞渊心有所悟,意识到江杏雯或许是通过冥都,也接触到了阴脉的意志。
果不其然。
下一刻,江杏雯突然问道:“我感觉不到阴脉的意志了。”
“你和它有何关系?”虞渊皱眉。
“我得到了它的垂青,鬼巫宗的修行秘术,轮回转世之术,巫鬼的炼制方法,大多是因它而来。它既然眷顾了我,那么我会炼制巫鬼,又有什么好惊讶的?”
江杏雯嗤笑一声,冲着虞渊的这道阴神说道:“它和我说过,如果我长时期联系不上它,就让我为它做些事情。”
“所以,我现在开始做事了。”
这句话落下的霎那,江杏雯的灵魂深处,有一个秘咒被触发。
农门辣妻
碧峰山脉的通天商会分部,一栋陈列各种器物和丹丸的宫殿内,一名脸色发青的苏家老人,突然抱着头哀嚎。
他只是初入阴神境的修行者,他的阴神突然失控,吞噬了他的主魂和天魂,并在瞬间蜕变为巫鬼。
他化作巫鬼那一刻,一枚枚鬼符随之凝成,飞入殿内别的修行者眉心。
鬼符落入那些人的眉心,融入他们的阴神后,那些人的阴神也开始吞没自己的天魂和主魂,立即朝着巫鬼进行蜕变。
一旦新的巫鬼出现,又会有众多鬼符缔结,向邻近的修行者脑海钻去。
于是,这个通天商会的分部开始暴乱起来。
不仅于此。
天源大陆的太渊宗,这样的鬼符也爆发了,所有修炼到阴神境,脑海有阴神存在的太渊宗修行者,都被这样的鬼符侵蚀着脑域。
阴神蚕食着天魂,或阳神的魂魄,还有主魂的一切魂能,纷纷朝着巫鬼蜕变。
寂灭大陆,由巫毒教和鬼符宗整合而成,被玄漓统领着的鬼巫宗,也是一片大乱,也是被这样的鬼符肆虐。
“主人!有新的巫鬼符生出,比我们参悟的还要玄妙,并在我们内部爆发了!”
潋婧慌乱地,找到阴沉着脸的玄漓,嚷嚷道:“我想,这是它留下的后手发难了。它可能也想到了,我们终将站在幽瑀大人那边,所以它还垂青了别人,传授它全新的巫鬼符!”
“巫鬼符!”
玄漓站在深谷高空,低头俯瞰着河谷附近的石楼,还有大树上的木屋,看到那些鬼符宗、巫毒教的门人教徒,不少都在抱头哀嚎,他厉声喝道:“所有人,彼此间相隔千米,不许聚堆!”
裂衍群岛。
同样有巫鬼符被触发,太渊宗的岛屿率先沦陷,众多携带巫鬼符的异类,眼瞳和脸色发青地,向附近的岛屿飞去。
这类人,阴神正在吞没自己的另外两魂,在迅速朝巫鬼进行蜕变。
在他们化身巫鬼的霎那,便有新的巫鬼符自然生出,飘向临近修行者的脑海,巫鬼符一融入对方的阴神,那些人就变得和他们一样了。
天源大陆,寂灭大陆,还有乾玄大陆,纷纷有巫鬼潮爆发。
虞渊念头微动,他在新虞家镇的本体真身,将斩龙台唤了出来,如莹白天幕般笼罩整个城镇。
“你是不是疯了?”
他阴神还在江杏雯眼前,感受着通天商会分部的异变,瞪着江杏雯喝道:“阴脉是异类,你竟然听命于它?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异类?”
江杏雯冷笑不迭,“当年在恐绝之地,你不也是和这样的异类合作?那白骨,难道不是通过这异类的灵魂大道,晋升为的鬼神,变成了现在的幽瑀?玄漓,还有鬼巫宗,不都是受它的眷顾才有今日?”
“怎么,只允许你们过河拆桥,还不允许它反击了?”
越说,江杏雯的怨念越深,“幽瑀翅膀硬了,对于它的要求视而不见,简直就是喂不饱的白眼狼!它感受到幽瑀有了反心,又知道玄漓、袁青玺那些家伙,包括各大鬼王全听幽瑀的,所以转而眷顾我,这又有什么错?”
上班一豬
“我不管异类不异类,我就是听它的话,帮助它好好做事!”
“既然它遭受了不测,那么我就以它所说的,让浩漭变作巫鬼的乐园!我要让整个世界化作恐绝之地,让所有的血肉生灵沦为巫鬼!”
江杏雯的声音渐渐高昂,一脸的偏执和疯狂。
“整个浩漭?”虞渊蓦地变色,“除了碧峰山脉以外,还有何处?”
“你会知道的,你很快就会知道!”
江杏雯狞笑着,眼中都是怨毒,“你们害死了冥都,现在又要害死它!你虞渊,还有你们神魂宗,都罪该万死!幽瑀,玄漓,这些它的眷顾者,胆敢不听从它的命令,那就随着浩漭一起走向灭亡吧!”
她代表着阴脉的意志,她此刻的灵魂如被扭曲,道出了阴脉的心声。
阴脉被摄魂镇压封禁,觉察出即将走向永恒死寂,便启动了江杏雯这步棋,让她点燃全新的巫鬼符,要以此荼毒整个浩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