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1027. 裡子面子相伴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飞越泡沫时代
岛田绅助眯起一双醉眼,打量岩桥慎一不动声色的脸。
岩桥慎一泰然自若,收下岛田绅助看过来的目光。他在心里,对岛田绅助这张请帖的真意已经有数。
今天晚上,这个关西的小阿飞,正为了周防郁雄扮演传声筒的角色。
不管怎么说,周防郁雄是业界的头把交椅,即使他想要跟岩桥慎一正面打交道,也不能主动找上门去,所以,就要通过岛田绅助,把台阶送到岩桥慎一这里。
再等着岩桥慎一主动用岛田绅助送过来的台阶,去跟周防郁雄联系。
出动岛田绅助这个业界响当当的人物来当这个传声筒的角色,是周防郁雄给岩桥慎一的面子。不主动去跟岩桥慎一联系,是周防郁雄留给他自己的面子。
到底是业界的头一把交椅,面子大过天。
除此之外,岛田绅助以商谈合作的名义邀请岩桥慎一过来,又以他之口,把周防郁雄说到岩桥慎一时“尽是些好话”这件事告诉他本人,如此做法,周防郁雄的打算显而易见。既然是通过与自己有合作关系的岛田绅助来当这个传声筒,周防郁雄的目的,显然是示好。
有关于文春事件后,BURNING下一步会如何出招,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之间早就有过商量,两个人都认为,周防郁雄既然暂时不能再出手使绊子,多半会转而寻求合作。
周防郁雄的想法不难猜,岩桥慎一也早就心中有数。岛田绅助忽然提到周防郁雄的时候让他意想不到,但回过神来,立刻开始在脑中思考接下来如何应对。
岛田绅助打量了一会儿岩桥慎一,笑了起来,“慎一君用不着谦虚,周防大哥为人最是爽快,从不说客气话,欣赏就是欣赏,看重就是看重。”
岩桥慎一也报以微笑,“承蒙周防桑的看重。”……接连两次使些拿不到台面上来的手段,还真是谢谢他。
当然,没有上过台面的事,就要当作是无事发生。塑料业界,装傻是必备技能。
想到这儿,他索性主动把话说破,“身在业界的人,对于周防桑这样的人物,当然充满敬意。我自进入业界,便久仰周防桑的事迹。”
岩桥慎一面不改色,“能被周防桑称赞,真该当面表示谢意。”
终于听到了想听到的话,岛田绅助那张凶巴巴的脸上,露出个满意的表情,立刻道:“周防大哥当然是人中之龙,但慎一君也非同一般。我呢,虽然不能和周防大哥相提并论,但个性和他差不多,对待欣赏的人,绝不吝啬自己的佩服,为他做些什么都心甘情愿。”
岛田绅助说道:“慎一君只要发话,我绝对愿意充当这个介绍人。”
明明是周防郁雄想跟岩桥慎一打交道,终于变成了岩桥慎一想见周防郁雄。不过,这本来也不重要。
岩桥慎一答应着,“既然如此,就多谢绅助桑了。”
岛田绅助得到一句准话,心满意足,大包大揽。不仅如此,对待岩桥慎一,更加亲切了几分,这天晚上的款待,也各种周到,甚至挤眉弄眼,表示下次再一起出来玩的时候,他叫上几个艺能界里的女艺人来作陪。
至于岩桥慎一有个公开的桃浦斯达女朋友这种事,在岛田绅助看来完全没关系。毕竟,在这样的人看来,玩玩是玩玩,交往是交往,各取所需更是理所应当。
不过,这种暗示岩桥慎一也不止在岛田绅助这里经历过,只是一律婉拒了。
……谁让他已经有了中森明菜这个女朋友呢。
也许有的女朋友能把“玩玩是玩玩”分得清楚,但中森明菜肯定不是那样的女朋友。岩桥慎一既然那么了解她,就不会去做那样的事。
最重要的,好不容易才交往,为了能公开,两个人一起顶着压力克服困难,辛辛苦苦了一顿,才看到了未来的一角,岩桥慎一想去守护那小小的一角。毕竟他所看到的“未来”,不止是他的,也不止是中森明菜的,是他们两个的。
和“未来”相比,路边石缝里偶尔冒出来的几棵小花小草,哪里值得多看一眼。
岩桥慎一这种油盐不进的作风,让他有时候不太容易加入到业内的某些小圈子里去。不过,反正他是金牌制作人,用不着去凑这种小圈子,自有主动求上门来求合作的。就连岛田绅助这种最随心所欲的小阿飞,被他给婉拒了,也只是玩笑着打趣他两句,此后便不再提这一茬。
岛田绅助那句评价自己的话没说错,对待欣赏的人,他确实绝不吝啬自己的佩服和尊敬。因而,即使岩桥慎一年纪比他小,入行时间也短,但他既然佩服岩桥慎一,也就尊敬他。
何况,今天晚上,岩桥慎一还给足了岛田绅助面子。
岛田绅助的确是受周防郁雄所托,当这个传声筒。BURNING和GENZO之间的暗斗,都是没有摆上过台面的事,岛田绅助并不清楚,但自己尊敬的周防大哥有和自己新交到的有才华的制作人认识并且合作的打算,他当然没有二话,接下这个任务。
末世女友:我家後院通末世
虽说是受人所托,但毕竟话是要由他说出口,假如岩桥慎一没有答应,那么,在岛田绅助看来,就不止是拂了周防郁雄的面子,还让他颜面扫地。
古宅攻略
反过来,岩桥慎一欣然应允,岛田绅助自然而然,觉得岩桥慎一尊重他。说到底,就是因为心里满意,所以才格外殷勤亲切,对岩桥慎一无微不至,十倍的用心款待。
也正因为清楚岛田绅助的这个性格,这一整晚,岩桥慎一在被岛田绅助热情招待的时候,脑袋里偶尔会闪过一个念头——
这样的岛田绅助,如果和他成了敌人,他一定十倍奉还。
当然,毕竟是以商量音乐合作的理由发的请帖,岛田绅助也不是只拿这件事当幌子,酒喝过三摊,人喝个半醉的时候,准时拉着岩桥慎一开始聊音乐的事。
单曲是要做一首为了上班族而作的歌,岛田绅助担任策划的综艺节目,自然也安排在了上班族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与应酬,勉强赶上末班电车回到家,正要享受每日里为数不多的休闲时间的时段。
虽说有潇洒度日的上班族,但更多的还是每天早上六点半就起床,吃完饭就去挤电车到公司报道,开完会忙一整天,晚上下班还要“自愿”加班一小时,没有人先起身离去,自己就不好当那个第一名。
有工作应酬的要去应酬,没有应酬的,也要跟上司和同事去喝一杯。一杯啤酒配上店家送的两根巴掌大的炸串,就能喝上一两个钟头,最后踩着时间冲向车站,塞进末班电车。
等到回了家,已经是深夜。等在家里的太太在玄关迎接丈夫,为他奉上准备的酒菜。吃完饭,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电视,享受短暂的、睡前的自由时间。
岛田绅助要占领的节目时段,就是上班族疲惫不堪、只想放松一会儿的这一个半小时。
“正因如此,节目就一定要轻松、爽快、解压。”岛田绅助眉飞色舞,向岩桥慎一汇报着自己的进度。
节目从四月初开播,每周一集,只播出一个季度。搞笑艺人们要在岛田绅助的指挥下,取悦他们目标的上班族群体们,然后,制作单曲发行。
等到节目一开始播出,岩桥慎一这边就要做好准备,跟岛田绅助搭档,开始单曲的制作。
能在最残酷的搞笑艺人界里混到头部的人,是绝对的天才。听岛田绅助聊起综艺节目,就换岩桥慎一对这个看着凶狠、实际也确实凶残的家伙表示佩服了。
到最后,两个人还跑去了卡拉OK包厢,一起唱了会儿歌。岛田绅助发行过玩票儿的单曲,唱歌的本领不能说好,但姑且也称得上是个卡拉OK及格选手。
而当岩桥慎一开完嗓——
岛田绅助哈哈大笑,“我第一次知道,有人唱歌是这样子的。”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慎一君,你如果去参加综艺节目,一定很有效果。”
被盖章过不知多少次没有唱歌才能的岩桥慎一,对自己的歌声有着清楚的认识。因而,即使被如此调侃,也无所谓,轻轻松松回一句,“但百分百是个‘一发屋’艺人。”
当着从底层摸爬滚打爬上来的搞笑大腕儿,岩桥慎一才不会顺着他的话,说什么自己也要去当搞笑艺人之类的话——好像搞笑艺人有多好当似的。
果不其然,听他这么说,岛田绅助看他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了,笑着感慨了一句,“我输给慎一君了。”
岩桥慎一若无其事,开始选歌,“下一首,绅助桑要唱什么?”
他轻轻揭过,又让岛田绅助见识了他这个人的城府胸襟,更加不敢小瞧这个年轻制作人。在岩桥慎一心里想着岛田绅助这个人不能轻易得罪的时候,岛田绅助自己所想的,是岩桥慎一这样的人,能和他交好、就绝对不能和他为敌。
……
和岛田绅助的这场应酬结束,没几天,他又给岩桥慎一打来电话,计划由他来安排,介绍岩桥慎一和周防郁雄认识,一起喝杯酒。
透視神瞳
先前说好了的事,岩桥慎一当然没有二话,确定行程,说定准时赴约。
放下了电话,他开始在心里计划,要如何应对这场见面。眼下,岩桥慎一绝不担心自己赴的是鸿门宴。所以,他思考的,就是如何让有可能发生的这场合作,主动权握在他的手里。
当然,关键的那张牌,他早就已经握在手里。
身在业界的人,对周防郁雄的大名无人不知,当然,对他的各种手段,也都有所耳闻,知道他这个人手段强硬,行事不够光明磊落,与极道勾结极深……总而言之,绝对不好惹。
但真的见到他本人,周防郁雄看上去,就像个种田老伯一样普普通通。
当然,岩桥慎一心里也清楚,这个外貌普通的种田老伯,是能做出支使极道去殴打不愿意加入他麾下的经纪人,对不听他安排的媒体记者施以狠辣手段,如此种种的事。
乐队天国时,岩桥慎一还入不了他的眼,又有渡边万由美和渡边制作在前面。先前的文春事件,假如周防郁雄的图谋真的成功了,岩桥慎一势单力薄的时候,未必不会体会一把这个业界大佬的手段。
但是,周防郁雄图谋失败。
现在,这个业界大佬只能通过岛田绅助,和他友好见面,拿出业界前辈的样子,对岩桥慎一说:“从岩桥君开始在业界活跃起,我就一直想要结识你这位业界的新秀。”
岩桥慎一稍微低头,谦虚道:“我这边,自进入业界起,看着的就是周防桑的背影。”
周防郁雄笑了笑,“我倒觉得,是从你进入业界起,我就在看你的背影。”他意味深长。
从乐队天国,再到GENZO唱片展露头角,岩桥慎一成为引领乐队潮的人,如今又在乐队热潮中,推出了一个万众瞩目的女SOLO,这些年,始终是岩桥慎一走在前面。
周防郁雄话说出口,又轻轻揭过,“这次,可总算见到你的正脸了。”
岩桥慎一心想——我这边也差不多。不过,没打算要跟周防郁雄耍嘴皮子,适可而止,权当听不出他的话外之意,又稍微低头,权当做是回应。
这样的表现,看在周防郁雄眼里,对这个年轻制作人,又有了更清楚的了解。年轻人气盛,但这个岩桥慎一,却稳重谨慎,不是那种会被人鼓动、或是牵着鼻子走的人。
反正没有拿上台面来的事,统统都不作数,一边不可能确认,另一边不可能承认。既然此时此刻能通过岛田绅助坐到一起,就意味着两边暂时握手言和。
今天晚上,岛田绅助做东,除了岩桥慎一和周防郁雄这两个被邀请的人之外,他们两个,还各自带了自己的心腹。
岩桥慎一和周防郁雄寒暄完了,周防郁雄向他介绍今晚与自己同行的一名青年。
“这是亮君,我的儿子。”
周防亮向岩桥慎一欠身,迅速行了个礼,“初次见面。”
周防郁雄的长子周防亮,准确来说,是他妻子带来的儿子。不过,周防亮一直被周防郁雄所看重,即使是养子,也极有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