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手摘枇杷-第十八章 設計獵殺,氣運暴漲!!!展示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小說推薦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连绵不绝的庄园,仙气霞芒最浓郁的殿宇。
“什么事?”
离殇语气略有些不耐,他是挺欣赏这个乡巴佬,并不代表对方有面见他的资格。
装逼犯……这种人徐北望见多了,他淡淡道:
“离公子,你是不是喜欢有琴静宜?”
话音刚落。
“放肆!”
离殇略有些不悦,冷声道:
“你确定要询问我私事?”
顿了顿,平静说:
“有这么明显吗?”
他自认心思挺隐蔽的,举止间也很有分寸,不让有琴静宜有任何不适之处。
有琴静宜各方面都符合他对道侣的要求,容貌天赋皆上等,甚至高于他。
看来自己蒙对了,从装逼犯一个殷勤的小动作,徐北望就看出了他想做舔狗。
“在下拥有一种特殊天赋,能感知生灵之间的爱恋情欲。”
徐北望表情从容淡定,随便胡诌了一句。
嗯?
离殇皱眉,觉得挺荒谬,什么天赋会专营感情之道?
不过结合这个乡巴佬种种诡异的天地异象,天赋太惊人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她喜欢我么?
离殇很想问这句话,碍于自矜身份,只能以强势的眼神暗示。
徐北望踱步到案几旁边,斟了一杯清茶,轻描淡写地开口:
“有琴仙子心有所属,正是她的师弟黎夜。”
“在下感知绝不会出错,所以特意来提醒一下离公子。”
“以离公子的背景和地位,没必要单相思。”
最后一句话,他磁性有质感的声音特意拔高了。
没错,有琴静宜和黎夜都是出自青霞宗,不像日月神朝这种穷乡僻壤的山村只有一个名额,顶级势力往往能有好几个名额。
“单相思”这三个字刺痛了离殇引以为傲的自尊心。
他是东荒之主的唯一弟子,喜欢的女子竟然心有所属,这个打击委实不小。
徐北望轻抿一口茶,随后起身告辞:
“玩笑话,离公子莫放在心上。”
负手离去,气态悠闲。
这群装逼犯的心理,其实很容易拿捏,含着蜜罐长大,岂能受辱?一丝委屈都承受不了。
离殇眯了眯眼,结合这个乡巴佬之前的举动,用七万颗仙晶买一件废品,只为结交东方朔。
很简单,现在他过来,也是想套近乎献媚,像这样的阿谀奉承之徒不知凡几。
至于乡巴佬话语的真实性。
呵呵……
给他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欺骗自己。
“黎夜,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
离殇拂袖坐下,斟一杯茶饮下,神色说不出的自信和傲慢。
遠程遙控的禮物
……
……
半个月后,七千天骄还是在庄园内修行。
于他们而言,五年转瞬即逝,没必要出去历练,在这里还能跟同级别的存在交流心得,提升仙道感悟。
这一天,离公子相邀。
众天骄皆出席,没人不敢不给面子,毕竟离殇隐隐是东荒天骄的话事人,领袖级别的人物。
“师尊吩咐了一句话,这次幼琴榜,咱们东荒不能再垫底了。”
“他老人家说,咱们最好互相切磋一下,明白己身战力有何不足之处。”
“点到为止。”
离殇一袭星斗金袍随风飘扬,表情泰然自若,俯瞰着场中无数天骄。
众人颔首,没有反对之意,如果长时间没战斗,一到了中州恐怕会生疏。
这装逼犯真有两下子,徐北望眼底盈满笑意。
果然永远别担心舔狗的手段。
嗡!
离殇周遭浮现一块橙黄色的光幕,上前悬浮着一个个名字。
“随机吧,大家切记点到为止。”
伴随着话音落下,一组两个名字被抽了出来。
看到自己的名字,诸多天骄眸中战意昂然,一步踏远,在遥遥天际交战。
当然,修为境界差距悬殊的,一方主动认输。
徐北望仅仅一招解决了一个地仙初品天骄,让众人更坚信了此人深不可测,显露在外的绝对只是冰山一角。
毫无疑问,离殇抽到黎夜。
“黎夜?避免落人口实,我让你三招。”
离殇负手在后,脸含笑意。
绝!
舔狗的手段真绝!
徐北望真想给装逼犯点个赞,这般言语,彻底不给黎夜认输的机会。
别人让三招,还众目睽睽之下怯战,那怎么还有脸参与幼琴榜角逐?
结束战斗的天骄纷纷聚集,目光灼热,暗含期待,想知道如今的离殇,实力到底达到何种层次。
“黎夜?好像是青霞宗的天骄吧?”有人小声开口,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
这时,独自屹立角落的灰袍男子缓缓走来,神色倒是古井无波。
无非是切磋,又不是生死大战,无需在乎输赢。
“请。”
离殇依旧面带笑意,可眼底深处一片冷漠。
静宜喜欢这样的废物?
此番出手,也正好可以震慑霄小,他东荒天骄领袖的身份,不可动摇!
黎夜也没有犹豫,仙力涌上手臂,虚空浮现巨大的手掌,朝离殇轰炸过去。
仅仅是最普通的神术,连离殇的发丝都无法触碰到。
而后继续两招,也被离殇轻轻松松化解。
黎夜当然不会就这样认输,好歹也僵持一会,不然连累青霞宗没面子,也被有琴静宜看轻。
他倘若孤注一掷,未必没有一战之力,但没必要过早暴露虚实。
在神灵眼里,离殇也是蝼蚁罢了。
“换我了。”
离殇抬目望去,瞳中迸射诡异的光芒,可怖的秩序神光冲出,余波扩散,遮天蔽日,这是神灵级别的秘法。
什么……
黎夜神色大变,没料到对方一出手就要祭出杀手锏,他感受到恐怖的压迫力。
他素来不是低调隐忍之人,刹那间眼中泛着冷意,逼视离殇。
轰隆隆!
诡异的拳法砸出,直接隐没在天际,旋即阵阵惊雷炸响,有虚影驾驭风雷,像是一片涌动的雷海淹没过来,要将一切给遮蔽住。
这番动静,也惊骇到了诸多天骄,这威力莫非也是神灵秘法?
“果然有独到之处。”
离殇表情森然,愈加坚信了要狠狠教训此人的念头。
他铸就的神光化作一方牢狱,似可镇封九天冥幽,朝雷海震拍而去。
徐北望面无表情注视着,心中明白仙力的差距是不可逆的。
他暂时不是装逼犯的对手,甚至敌不过这根韭菜。
场中交战在继续,余波绵延数万里,足足持续了十几招,灰袍男子虽然落入下风,但仿佛越战越勇。
这一幕,令东方朔等顶尖天骄骇然惊讶,这人隐藏得很深,绝对有资格角逐幼琴榜。
连清高超然,不染凡尘的有琴静宜,美眸中都泛着异彩。
她一直看不透这个师弟,但青霞宗能有这么杰出的弟子,她作为大师姐感到开心。
可她的神色落在离殇眼中,却误以为是在给心爱之人鼓劲,他几欲发狂,此番鏖战都没拿下废物,简直丢人现眼。
轰!
来自天庭的神秘宝术酝酿,顷刻间就让雷海瓦解崩碎,这掌压落,哪怕黎夜肉身坚固,也扛不住,身躯皮肉绽开,发出恐怖的碎裂音。
败了。
仙力衰竭,不可避免落败,等晋级天仙境界,再找回这个场子。
“我认输。”
艰难吐出这句话,黎夜身躯炸开恐怖的窟窿,大片血迹泼洒而出。
“能把离公子逼到这种程度,足以自傲了。”
“没错,他赢得了我的尊重。”
众天骄眼底非但没有嘲笑,反而有透着一丝敬畏。
黎夜刚要取出一株仙药疗伤,陡然识海震动,整个身躯僵硬起来。
意识恍惚,像是进入一片地狱般阴森的灰暗空间,到处都是断肢残骸,无尽的毁灭之力涌来。
“接吧。”
灰蒙蒙天地中,一袭华贵白袍背对着他,修长五指托举着一朵晶莹彼岸花。
黎夜太虚弱了,但他脑海里还有一个念头。
不能接。
他要夺回曾经的荣耀,他要杀上剑玄星域,他要重回问鼎榜!
不能接!
他踉跄着后退,可蛊惑的声音一直萦绕在耳边,那彼岸花代表强大,代表无穷无尽的往生力量。
攥住它,仿佛拥有毁灭一切的权威。
终于,黎夜目光空洞地接过彼岸花,白袍亦缓缓转过身,递给他一个平静的眼神。
病王絕寵一品傻妃
场中,犹如阴森的墓窖般,鸦雀无声!
画面戛然而止!
地上多出一堆斑驳枯骨,像是死去几万年的尸体。
刚刚还悍勇无畏的天骄,就这样死了?形神俱灭?
全场内心狂震不止,简直难以置信,甚至有些微微悚然。
这种死法,有点熟悉……
“你!”
有琴静宜精致的玉颊,彻底冰冷森然,淡红色的发丝狂舞,死死盯着那个俊美的白袍。
与此同时,青霞宗也有两个天骄站了出来。
“此人曾经辱骂我,顺手杀了便是。”
徐北望表情无波无澜,很淡定的承认下来。
刹那间,虚空的仙气都狂暴了,似乎有一头神凰在觉醒,有琴静宜一步步走来。
那是她青霞宗的天骄,更是她的师弟,就这样陨落,宗门引为耻辱,必须报复!
徐北望气定神闲直视着她,毫不畏怯。
暂时打不过装逼犯,还打不过你?
就你召唤的那头神凰,出来得叫我主人,完全被血脉压制,你怎么打?
不过最好不要交战,不然会泄露出一丝线索,被有心人察觉。
果然。
离殇见状,误以为静宜陷入心爱之人惨死的痛楚,他怒声道:
“肆意滥杀,此事我必禀告师尊,待他老人家处置。”
粉红秋水 小说
“跟我来!”
事实上,他忍不住抚掌大笑,恨不得大赞这个乡巴佬。
他肯定是不会动手的,不然营造好的形象崩塌,可他又真想让黎夜去死。
现在好了,乡巴佬主动背锅,替他排忧解难!
离殇拂袖消失在天际,徐北望平静跟随在后面。
众天骄议论纷纷,看来这个乡巴佬死定了,还得连累宗门,简直是无知无畏。
“厚葬。”
有琴静宜不忍去看尸骨,紧咬薄唇,对乡巴佬有强烈的恨意。
……
郑重宣布一条喜讯。
徐北望已经是七片气运树叶了,可谓了暴涨一倍多!
仙界气运之子的确货真价实,一人足以抵过遗弃之界几万、乃至几十万的天命之子。
虽然仅仅七片叶子,但给了徐北望很大的信心,只要继续吞噬掠夺,自己气运绝对会无穷尽。
最倒霉的人,逐渐成为诸天万域最有气运的修士,这个过程委实有趣。
徐北望意识进入月牙戒指,里面有四件宝贝,最令人欣喜的一颗蟠桃,仙气氤氲到令人发指,还能感知阵阵道韵。
一进入殿宇。
“徐北望,我罩定你了,以后跟我混。”
离殇蓦然回首,目光十分满意,还亲自沏一杯茶递上。
“离公子,在下宗门?”徐北望一副惶恐的模样。
“放心,青霞宗但敢报复……”离殇说着顿住。
“日月神朝。”徐北望提醒。
“我以天道起誓,青霞宗不敢找上日月神朝。”
离殇神色自信,透着不容置喙。
东荒境内,他师尊的话语权独一无二。
“多谢离公子。”
徐北望发自内心地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