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七百四十五章 斬盡殺絕,玄素之道展示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夔牛妖神,奉天庭妖皇旨意,进军东海,驻扎流波山,便是要彻底毁灭龙族这世间曾经称雄一时的强族、霸族!
他下手凶狠酷厉,无有丝毫留情。
盖因其深知龙族的可怕……这一支强族,纵然屡经摔打,古老的龙凤时代中,甚至被罗睺魔祖大规模的出手屠戮过。
但到最后,仍是顽强的存续下来,直至今天,还回到了人道博弈的棋盘中,成为了棋手!
这样的顽强、韧性,令古神惊诧,让妖皇思虑,决定用对待最高规格对手的方式来处理——
大家辛苦了
斩尽杀绝!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毕竟,龙族太特殊了。
相比于人族的化形手段,龙族对妖族的同化能力太强,自始至终都存在着反客为主的潜力。
龙祖苍龙,铭刻化龙之法于人道中,任何一个有心的生灵,都可以踏上这条路,且不需要急于一时,可以慢慢的走,今天多几片龙鳞,明天长两根龙须……不成龙,可以先成蛟龙,蛟龙中再分个三五七级,始终有目标摆在面前,直到化身成为真龙。
不论出身如何,不论种族根脚,皆可成龙!
这是一个极度完美的族群。
完美到,甚至都惹了天妒——执掌天道的道祖鸿钧都在忌惮,忌惮让龙族拿到了代表天下苍生的那份权柄后,苍龙大圣立刻便能坐稳天帝的位置,反手就把天道给打下去了!
客观的角度而言,龙族是妖族中天生的皇族!
若非龙祖的野心太大,头又太铁,不肯有丝毫的妥协,不让鸿钧老大爷先完成交接班工作,从苦逼的打工人身份解脱,成道盘古……他本应成为圆满无上的妖皇。
可惜。
龙祖不愿意接受排排坐、分果果,更想要亲手摘取胜利果实,给当年那些坑他坑得惨烈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于是乎,他与妖皇的位置失之交臂,无奈之下入股了巫族。
但无论怎样,一点也不减龙族对天庭的威胁……在血脉上,天然处于高位,对天下群妖具有极度可怕的同化能力。
遑论还有思想上的不可思议凝聚!
天皇策划神族,试图分化瓦解龙族的思想道路……然而纵是在龙祖都失陷的情况下,龙族依然秉持着大一统的核心,并且愿意为了这样的核心做出牺牲与奉献,刻进了骨子里!血液里!
抵御外侮,分久必合,存亡断续……流水的阵营争霸,铁打的龙族棋手!
“没法统治,短时间内做不到将龙族转化为我们的力量。”
“既然如此,那就……杀了吧。”
天皇在岁月中叹息,传下了斩尽杀绝的口令。
两大新晋的妖帅,主持了这场血腥的镇压工作。
巫支祁巡视东夷,追杀剿灭着龙师本部溃灭后的残余。
夔牛则坐镇东海,放手屠戮,彻底绝灭龙族最初起源之地!
“锵!”
刺目的刀光横贯了沧海的图景,是夔牛大圣在挥刀。
当他镇杀粉碎了浴血冲杀的大罗境古老真龙,鲜艳赤红的龙血化作了遮天的血雨,为这片沧海带去了悲怆与忧伤的色彩后,其杀戮的脚步并未停止,且越发疯狂了。
一口性命交修的雷霆神刀跃动着出现,落在夔牛的手中,演绎着攻伐极致的禁术,更加迅速的诛杀龙种……屠戮,也是有技巧的,有方法的。
如何更有效率的屠杀,如何更有效率的投放战力,这是一门学问。
刀芒划破永恒,那种攻击力堪称震世,切断了一条条大道规则,打穿了种种有形无形的法度,甚至于涉入到了冥冥中的概念。
比如说,“龙族”!
夔牛大圣刀斩瀚海,亦是刀斩这片广袤无边大海的所有龙种,顺着因果,锁定了龙族独特的、独有的规则烙印,发动了无差别的打击!
“哗啦啦!”
东海一时为之赤红,无数血水“咕噜噜”的涌动,从深海中浮起,伴着残碎的龙种尸身……太多太多的生灵消亡殒落了!
缺乏最顶级的高手坐镇,善战的大神通者都被天庭设局诛杀殆尽了,龙族纵使四海皆为家,数量广大,后备兵员充足,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当被敌人钻研生命本源,施展克制的手段,如瘟疫一般的扩散,针对种族、族群专杀,那会是一片又一片的死!
这个过程中,不乏有真龙抗争……他们自知大势倾颓,敌不过天庭的敌人,上去也是送死,本来在努力蛰伏,潜藏着身形与存在,不做无谓的牺牲,要熬过最艰难困苦的这段时日,等待龙祖的归来。
可惜,当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族人、准族人的被屠杀后,终于再也无法坐视,哪怕明知是死,也要溅夔牛一身血,顺便为弱小的族人创造即使仅有一线的生机。
“咔嚓!”
一杆大槊刺出,斩断了群山,让流波山化作一片焦土。
“嗡嗡!”
天一真水涌动,玄冥真水流淌,两大先天真水演绎水道的法理,有涵养万物,亦有冻结时空。
……
数条真龙并起,悍然发动了决死冲锋。
“你们终于不藏头缩尾了!”
夔牛大圣放声大笑,“反攻于我?”
“可惜!”
“凭你们,还远远的不够!”
夔牛轻喝,他的刀光在这一刻变得格外的璀璨澎湃,像是天地间某种永固的概念在此际显化了真实无虚的形体,律动了洪荒大千的波动,刹那的绽放,有极尽升华、超越种种的威能。
这一刀,惊艳千古。
抛开立场和心性不谈,夔牛大圣的战力对得起他的职位。
“咔嚓!”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在此地崩开!
一刀之下,恍如是斩灭了诸天,破灭了古来长存的秩序,是那般的恐怖如斯。
沧海巨震间,几条真龙炸开,他们的身躯被立劈了,还无还手之力……残躯四裂,还未等他们重组再战,夔牛大圣便乘胜追击,杀到他们尸骨不存,仅以一道不灭的先天灵光立于世间。
灵光闪耀着,这是他们的意志在怒吼,调动着横跨无限时空永恒自在的无量化身他我,恢宏浩大的法力洪流,依然有着改天换地般的威能。
大罗的生命层次太超然了。
肉身破碎,还远谈不上生命的终结,依旧能继续战斗。
不过。
连肉身都被摧枯拉朽的斩灭了,其实胜负早已分出……只是还不甘心罢了。
“无用的!徒劳的!”
夔牛大圣冷酷一笑,“龙族当灭,什么都救不了你们!”
他宣言着龙族的命运。
然而就在此时——
“轰隆!”
宏大的时空波动,自虚天中传递而来,撕开了一条通道,有强横至极的存在气息涌动着传来。
人还未至,杀伐便到!
一缕混沌仙雷绽放,神威所到,天地诸象都虚淡了,恍惚间有亘古道韵显化,阐述着乾坤未辟之景,犹是混沌元苞之致,无气无象,无色无名。
一道模糊的身影,结梵气于太初之年,舒至精于太始之分,无而有,有而无,精微玄妙,演绎着玄牝的至理。
玄牝之门,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仙雷之下,复返天地于太初混沌,要将夔牛打入永恒的虚寂中!
“杀!”
叱喝声暴起,虽是女音,却尽显刚强,震人心魄。
夔牛一时不察,瞬间便吃了大亏,大道领域被撕开,一道散发着七彩霞光的身影撞入,驾驭着混沌仙雷,轰击到了他的身躯上。
“轰!”
“噗哧!”
先是雷霆炸开,无数电光爆裂,挤压满了这片时空……那每一束电光,都有无远弗届之威能,闪耀了人世,贯穿了无穷虚空大海,在诸天诸世中尽情宣布着自己的存在。
这一刻,不知道多少蜉蝣天地、亘古诸天,都有诡异又灿烂的天象演化,惊慑古今,回响在古史中,成为神话,成为传说。
岁月的河流,似乎都因此而干涸了!
被倾覆,被截断!
而接着,在灭世一般的场景中,夔牛大圣遭到了极致严重的伤害,尽管他奋力抗争,努力挣扎回击,可被动接战,被有心算无心的连击,闪电海中,他遭遇了千刀万剐一般的杀伐。
一个又一个血窟窿被洞穿而出,妖神血洒遍了这片沧海。
“翕兹!玄素!”
夔牛大圣怒喝,道出了袭杀者的身份。
“你竟然来到了此地?!人族的防线不要了吗?!”
夔牛惊怒中有着不解。
都什么时候了?
人族本就是崩了龙师和鸟师这两大堂口,又有天庭大军的压境,人族如何还敢将祖巫这样的重要战力外放?
“那不是你我该操心的问题……”
玄素神女此刻化身成为巅峰的女战神,起手便是雷霆禁法,一举重创了夔牛,随后更是妙招迭出,出手间飘渺若仙,连环不断,竟是生生压着夔牛打,杀到此地万物凋敝,时空崩塌。
若说层次,等闲祖巫与妖帅同级。
可,同级是同级,亦有老手与菜鸟的区别。
霸愛:惡魔總裁的天真老婆 l寵愛s
很显然,新晋的夔牛大圣,对比起玄素这位翕兹祖巫,还差了许多!
肉眼可见的,玄素始一出手,便占据了主动权,绚烂的光芒连闪间,将夔牛逼入下风,最后甚至是将之立劈生撕了!
“如此欺我?!”
夔牛妖帅怒吼,血光迸溅间,落在天地中,自然演化成了诡异可怕的大道符文,连绵铺展无边无际……他血流的怎样多,这样的符文便相应的增加,直到某一个刹那——
“轰!”
妖艳的血光绽放,这些符文燃烧,引动了洪荒宇宙大道根本的共鸣,显化出无边恐怖的景象,万道共击,演绎破灭的法。
风、雨、雷、电、日、月……六象轮转,皆呈现破灭之象!
这一刻——
风在咆哮,横扫了整片瀚海。
雨在瓢泼,掺杂弱水,蚀骨销形,绝灭万物。
雷在激荡,不知震碎了多少凡俗的魂魄。
电在肆虐,多少生灵惨遭无妄之灾。
大日绽放光彩,虽只一颗,却如同是十颗、一百颗一起出没,凝聚出太阳之火,烧灼苍生。
神月流淌光辉,祂本能开启苍生灵慧,是万物统领……然而凡事过犹不及,灵慧过高,灵感过强,听到、感受到太多不适合感知的东西,只会走向疯狂与灭亡的深渊。
夔牛倾尽全力的搏杀反抗,以己身神血为祭,让所修持的大道狂暴了,助他征伐!
瀚海沸腾了!
太阳真火落在其中,仿佛是浴日于东海,多少水生族群被活活烹死于海水中。
东海倒灌了洲陆!
狂风呼啸,大浪击天,靠近东海的山河疆域,遭遇了史无前例的海啸之灾!
即使侥幸活下来的,又被神月所染,真灵本性被扭曲,踏上诡异的道路,敬奉太阴,以炼其形……太阴炼形!
……
一尊顶尖的大神通者,发狂发怒,不择手段反击,那种景象是恐怖的。
天地之中,一尊庞大无边、像是无量广袤时空宇宙集合在一起的法相矗立着,其色泽青苍,形体如牛,但没有角,蹄子也只有一只,看起来很特立独行。
这是夔牛的本相,此刻他仰天无声咆哮,为人世间降下了灾劫。
而这,不过是他反击玄素杀伐的余波,旁枝末节罢了。
玄素神女肃然,此刻她大道变幻,亦显出了莫测手段,浑化天地,有通天地、通阴阳、通众生之玄微。
新機動高達戰記w設定集
玄素之道,其玄,乃天地之精神,阴阳之灵气。神无所不通,形无所不类。知万物之情,晓众变之状,为道敖之主也!
当玄妙的律动扫过山河,天地的精神被把握,阴阳的灵气被平衡,苍生万物,他们的心灵意志被触摸,无声无息间抚平了精神的失常,归于了安稳与平静。
她抚慰苍生,平定灾劫,这一刻如同时光被倒转了,风雨雷电日月的异动被消泯干净,仿佛一切都无事发生。
玄素神女,多少算是一位强大却有善心的女神,心性不错。
只是,在战争之中,这难免吃亏。
她本来占据上风优势,打了夔牛一个措手不及,此刻这份优势却消失了。
纵然道行依旧超然,胜过夔牛,但束手束脚,难以尽展神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