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詛咒之龍 起點-第二千二百四十六章 公平和不公平展示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诅咒之龙
芙丽妲那边布置场景,丹玛丽娜这边则是能引导着堕落者们更好的按照她的需求做事。
所以想要让邪神之母降生,根本不需要那么久的时间,只是要加速这个过程,那对战争的需求就高了一些,毕竟战争激烈了死亡的存在才会变多,无论是大陆的联合军还是深渊生物。
红玉城,红玉看着到来的郑逸尘,沉默了一会之后说道:“之后你就不用滞留在红玉城了。”
“新城还没建好呢。”
“那也不是留在我这里的理由了,赶紧走。”
她非常干脆的赶人了,红玉城的确没有完全的建好,但是里面该有的基本上都有了,并且集合过去了很多深渊副职者,她不信郑逸尘没有发现那些副职者有的已经不安分了,这事红玉城和魔命城能干涉,却不是主动干涉的。
要郑逸尘先做点什么之后才行,那毕竟是新城而不是红玉城或者是魔命城的分城,即使有些事情大家都知道,可明面上还是要遮掩一下。
郑逸尘继续留在这里根本就是在摸鱼。
“真是的,赶人赶得这么干脆……”被红玉从红玉城赶走了的郑逸尘啧了一声,现在他这个炼金师的身份就真的是无家可归的状态了。
来到了新城这里,郑逸尘啧了一声,他是真的想要摸鱼,自己家那边的方舟飞船正在建造呢,还有很多研究要进行,虽说在这里也能进行,不过郑逸尘并不想要让那些比较核心的研究在这个地方研究。
至于实力提升方面,这个目前已经不是最为重要的了,郑逸尘这边有很多提升实力的方式了,力量精粹那种东西种类极多,外加从禁区那边获取的数量,他这边日常拿着当饭吃。
仙道隐名
虽说以他的实力,提升不大了,可积少成多,天天这么来也能上天,反正放着也是放着,有着神代结晶的存在,可以有效的将力量精粹转化提炼出来,让那种东西的效果变得更有效率,不用白不用。
所以实力提升什么的用时间磨就是了,这也是大陆这边的特色,正常的按部就班修炼就需要时间积累,除非是非常有天赋,并且从小就开始修炼的那种,要么就是有着很大的机缘,类似于奥斯这样。
也就是伪神系的出现,才让职业者的实力变强方面能在短时间内见效了,不是人人都是魔女,再怎么修炼也要考虑身体承受能力,除非有着特殊的方式,能无视负担方面的问题,进行全天的修炼。
所以实力方面郑逸尘一直都没有在意过,他的起点非常高了,被动提升就是别人比不上的,也不存在努力认真修炼后,就能突破一下自身的境界,打破境界后直接原有的实力翻倍啥的。
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 小说
真要有那种可能性,努力修炼一下反而是很有必要的,现在所谓的修炼就是挨打,被格蕾锤,被依琳锤,然后学习她们所擅长的战斗技巧。
特殊力量方面郑逸尘从来都不缺乏。
灾厄纪元 妖的境界
可他还是想要在深渊势力这边摸鱼,这边摸鱼别的地方的时间就多了,一多就能完成更多的研究,加速方舟飞船的建造,郑逸尘的计划是两年内最完善的完成方舟飞船的,效率和质量他都要。
别说什么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他干了那么多大事为的不就是全都要吗?
“来都来了,那就开始给这些不安分的家伙来一个血马教训吧。”郑逸尘搓了搓自己的双手,被人从红玉城赶了出来,没办法继续摸鱼让他心情不好,他的心情不好了,那这里的深渊副职者们的心情也就不能好了。
选拔会开始了,消息来的非常的突然,一些还没有抵达新城的深渊副职者们急急忙忙的赶往新城,而已经在新城这里的那些深渊副职者们却开始给自己造势了,他们的想法可不是当新城的副城主或者是副城主候选。
更多的是直接盯上了城主的位置,哪怕这个位置要受制于红玉城和魔命城,但这又如何呢?城主的身份摆在那里的,况且这些深渊副职者里有很多都是背后有人的那种,知道很多事情。
若是能将郑逸尘给踹下去,他们上位的话,他们背后的人就会协助他们摆脱红玉城和名称的支配,同时深渊主城那边的支持也不会少,踹掉郑逸尘,平步青云原地起飞。
失败了也没关系,能证明一下自己,以后也能在新城这边得到足够高的位置。
深渊副职者可是深渊里稀少的职业,只要不是犯下了太过分的事,都不会像是别的深渊生物那样,直接被当做炮灰给消耗掉。
他们对于这个选拔会期待已久!
两天后,郑逸尘带着不爽的视线盯着一群做好了准备的深渊副职者,这一次的选拔会决定了这些第一波加入新城的副职者未来地位,红玉城主和魔命城主都来到了这里,别的城主虽然没有全员到齐,却也来了一部分。
深渊主城那边的主席更是亲临到场,让那些深渊副职者如同受了刺激一样,那郑逸尘的眼睛都红了,就差直接抄刀子冲上来将郑逸尘给捅死,取而代之。
当然他们也知道这边的流程,动手未必能打过这个红玉身边的‘小白脸’,毕竟郑逸尘以前跟红玉活动的时候,就搞过不少事情了,直接战力不明,但是表现出来的整体实力一点都不差。
这么多的城主看着呢,这一次的比试是文斗,如果能车翻郑逸尘,受到的不仅是各大城主的关注,还会被深渊主城关重点关注,没有什么事情比这更加美妙了。
郑逸尘被这么多的深渊副职者盯着,就有一种自己成了BOSS的感觉,看着那些深渊副职者,他嗤笑一声,露出了不屑的神色:“时间到了,开始吧。”
选拔会的题目是来自于各个深渊城市的,那些深渊城市出题,之后由深渊主城筛选出来合适的,也算是将这一次的选拔会物尽其用了,正好能解决一些问题不说,还能挑选出来那些有能力的深渊副职者。
之后这些深渊副职者愿不愿意听郑逸尘的,那自然是要看郑逸尘的本事如何了,连手下都压服不了还当什么城主呢?哪怕这些手下是名义上的手下,那也是手下。
这点郑逸尘也没啥好干涉的,他倒是想要自己弄出来一些题目,只是那样做了肯定会被人喷不公平的,深渊虽说不讲究什么公平,可新城这边是为了整合深渊的那些副职者体系的力量,还真就要讲究一下公平。
即使是明面上的公平。
于是明面上的公平结果就是这样了,解决掉各个城市里的一些关于副职方面的难题,参与选拔会的炼金师都能解决的话,那就看谁解决的更漂亮,等一轮一轮的选拔下来,剩下的就是和郑逸尘正面对决了。
到时候会有更高难度的‘题目’,副职者之间的竞争就这么简单明确,不用表现出来什么直接战斗的实力,能解决关于副职方面的问题就是实力的证明,在这种对比下,反而显得对郑逸尘有些不公平了。
毕竟参加选拔会的副职者那么多,这些副职者的共同目标就是车翻郑逸尘,表现出来自己可以取而代之的能力。
只是郑逸尘作为已经钦定了的城主,这种不公平的部分却显得理所当然了,既然是城主了,那自然能搞定那些一般的深渊生物搞不定的事情。
在深渊里城主就是力量的证明。
此时此刻郑逸尘若是稍稍的有些退让,马上就会有一群深渊副职者口头上的怼他,一场赢了也不会得到多少喝彩的争斗。
可郑逸尘的目的就是为了怼人的,比斗开始之后,郑逸尘就开始从公共区域取出来相应的材料,题目公开的,在正式开始之前所有人都看过了,这一次的题目是不是让人用炼金术制作什么东西。
是让所有的参与者处理一种材料的,被污染的材料净化的处理方式,这也算是一个困扰着深渊的最大问题了,深渊里的纯净材料很少,毕竟那些材料想要维持着纯净,就必须要有着对环境的足够抵抗力。
对材料的质量要求就特别高了,不纯净的材料使用后,会导致深渊生物进一步的受到深渊化的影响,变得易怒暴躁,身上的畸变特征也会增加,最终疯狂,所以在深渊中,深渊生物都会本能的回避那些污染严重的深渊材料。
至于被严重的,那是为了生存肯定要接触了。
这个比斗的题目成为开场的题目很理所当然,这样的题目简单也难,是个深渊炼金师都能处理一下被污染的材料,只是处理的方式类型太多了,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因人而异了。
就像是现在,参加选拔会的深渊炼金师们就各显其能,开始了那些污染严重的材料进行处理,郑逸尘看了一眼,大部分深渊炼金师使用的都是非常传统的转移法,挺残忍的一种方式,将材料的污染转移到活着的生物身上。
死物一般还不行,活着的生物,对于深渊污染有着额外的吸引力,而死物就不存在这种特性,所以想要转移到死物上的话,风险会很大,甚至会影响到炼金师本人,郑逸尘准备来个死物转移。